090:心意

    “宋橘子,我困了。”

    “你先睡吧!”

    “嗯!”

    宋橘子回过头,苏惑已经盖上被子进入浅睡眠。他看着乖巧的苏惑,唇边勾起极小的弧度,能陪着她,他已经心满意足。

    宋橘子剥橘子的动作缓慢了一些,搬玻璃罐时,也轻拿轻放。

    直到深夜,他装好所有的罐头,屋子里被浓烈的橘子味笼罩着。他轻轻拉开窗帘,推开玻璃窗和铁窗栏,窗外不远处的通电铁丝网外,有一双正红色的眼睛正盯着他。

    他眯了眯眼睛,霎时间,眼中布满寒光。在边防道灯光的照射下,宋橘子看清那双正红色眼睛的主人,是一个中级兽人,他的怀里正抱着一个伤口正在愈合却昏迷不醒的兽人,一号。

    那双正红色的眼睛在通电铁丝网外停留了一会儿,发现巡逻小队经过,便转身离去。

    宋橘子回过头,舒了一口气。看了床上熟睡的苏惑一眼,等屋里的橘子味散去一些,他才轻轻关上窗户。

    自从初选过后,宋橘子和苏惑也没什么事,宋橘子偶尔带着苏惑去外面走走,有他在身边,苏惑也不畏惧兽人突然出现。倒是韩秀君和叶棠岚为了特训部学员的宿舍问题,忙得焦头烂额。

    楚烈从躺椅上醒过来,伸了个懒腰。起身进屋换了一件简单的白T恤,在镜前端摩着脸上逐渐变淡的疤痕,自信地笑了笑。

    洗漱完毕之后,戴上丝巾遮住脖子上已经结痂的伤口。开始在别墅里翻翻找找,找来找去,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一个灰尘仆仆的编织篮。

    楚烈捡起编织篮,将它洗干净,然后挎在左手手臂上,兴高采烈地走出别墅,微微侧过头,视线落在不远处的葡萄藤架上。

    心里想着摘一些葡萄给媳妇送去,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心,首先抓住一个人的胃,此刻的他已经将长生者不需要大量进食的事情抛之脑后。

    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草地上留下一个长长的倒影,他没有意识到,编织篮挎在他的手臂上显得有多小巧,有多别扭。

    接触过他的人都说他热情火爆,他也知道自己脾气不好。但他不知道,现在站在葡萄藤架下,细心挑选饱满粒大的葡萄,眼神专注而集中的他到底有多温柔。

    死丫头是他未来的媳妇,不对她好对谁好?

    楚烈提着装着葡萄的编织篮来到末圈十八栋的时候,时间临近中午。九月的太阳不是很毒辣,阳光直直照射在他的头顶,乌黑的发丝反射出亮光。楚烈在太阳底下站得久了,额间冒出细细的汗珠,润湿了额前的黑发。

    敲了敲铁栅栏,见没人应,把编织篮里的葡萄取出来,仗着手长的优势,放在苏惑家的门前。一身简单白T恤的他笑意盈盈,头上插着一片枯黄的葡萄叶而不自知。

    楚烈伸手摸了摸鼻子,满意地看着躺在地上的葡萄,心里有些好奇,死丫头打开房门看到它时,惊喜的表情美不美呢?

    一定很美,毕竟是他看上的女孩。

    苏惑刚刚和宋橘子外出回来,现在正在睡午觉。宋橘子听到屋外有响动,用脚趾头也能想出屋外的人是谁,楚烈那家伙又来骚扰苏惑。

    等一会再出去,免得他又叫又闹,吵吵嚷嚷着要见苏惑。苏惑的睡眠质量,由他宋橘子来守护。

    等了好一会儿,不见苏惑出来,楚烈只好转身打道回府。宋橘子打开第一道门,低头一看,脚下躺着好大一串晶莹透绿的葡萄,弯下身将它捡起来,通过铁栅栏看向远处,楚烈正低着头往前走去,手里还提着一个小小的编织篮。

    那个篮子本身没什么笑点,可它在楚烈手里就显得十分滑稽。堂堂C区边防长,说风就是雨的风云人物,手里竟然提了一个编织篮。

    宋橘子知道那是装葡萄的容器,他冷笑了一声,楚烈用他用烂了的招,想接近苏惑,门都没有。

    他瞪了楚烈的背影一眼,越看他垂头丧气,宋橘子就越开心。现在的苏惑不喜欢花里胡哨的男人,他亲身测试过了。

    他转身进屋,关上房门,与刚刚睡醒的苏惑四目相对。准确来说,他看的是苏惑的眼睛,而苏惑看的是他手里的葡萄。

    “那是什么?”苏惑问他。

    “葡萄。”

    “吃的?”苏惑疑问。

    “嗯。”宋橘子灵机一转,耍起小心机:“这是我刚才出去找的食物。”

    楚烈啊楚烈,想要讨好苏惑还这么大意,他就这么肯定会是苏惑出来开门?

    “好吃吗?”苏惑钻出被窝,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宋橘子手里的葡萄。双脚像是受到召唤似的,向宋橘子走去。

    “你尝尝就知道了。”宋橘子转身走进浴室,将葡萄洗干净,才将葡萄递给苏惑。

    她伸手接过,尝了一口,这味道有些酸有些甜,给人的感觉很奇妙。她尝了一颗又一颗,注意到宋橘子的视线,正要往嘴里送葡萄的苏惑停下手里的动作,看了宋橘子一眼,将葡萄递到他嘴边:“谢谢。”

    宋橘子看着苏惑递到眼前的葡萄,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秒,咬着牙接受她的喂食,不想感受这是什么味道,于是将葡萄囫囵吞下。

    苏惑摊着手等着接他吐出来的葡萄皮和葡萄籽,见他半天没反应,还有些呆愣,苏惑疑惑,他不会全吃了吧!

    “宋橘子,你吃葡萄不吐葡萄皮,还吃葡萄籽?你也不怕来年你肚子里长出一颗葡萄树?”

    “这样的话,只要你跟在我身边,就会一直有葡萄吃。”

    “葡萄虽然好吃,但我觉得橘子的味道更好一点。”苏惑老实回答。

    “有的吃就不错了,你还嫌弃?”

    苏惑看着手中剩余的几颗葡萄,咽了咽口水,装模作样地拍了拍自己平坦的小肚子,自言自语道:“哎呀,不是说长生者胃小吗?我怎么没感觉到撑呢?”

    “把剩下的都吃了吧!”宋橘子心领会神,正巧他也不喜欢吃水果,道:“我不是说过我吃肉,不喜欢吃素吗?”

    “啊哈哈,我忘了。”苏惑知道宋橘子这么说,是想省给她吃,她太感动了,宋橘子怎么这么好?

    而事实是,宋橘子真的不吃素,他真的是食肉一族。

    如果楚烈知道自己精心挑选的葡萄摇身一变,成了别人借花献佛的礼物。他一定会气得跳脚,当场炸毛,把编织篮往地上一扔,大吼一声老子不干了,然后气冲冲地离去。

    剩下的两天,楚烈照常送葡萄或者是草莓过来。楚烈每次到苏惑家门前,看到消失不见的水果,心里便开心得不得了。苏惑收了他的礼物,就说明她逐渐接纳他。

    死丫头接纳了他,距离两人相爱还有多远,两人相爱后,距离死丫头变成他媳妇还有多远?相信以他的魅力,死丫头以后肯定会被他迷得神魂颠倒。

    越想越美,回去的路上便开始飘飘然,嘴角咧到耳后根,年纪轻轻就笑出了鱼尾纹。但现实是残酷的,他送的东西全被宋橘子截胡,无一幸免,苏惑压根不知道他来过。

    三天很快过去,窝在家里的苏惑不得不去第一出口见楚烈,是她让楚烈开后门,带她进入特训部,她报到的地方自然是楚烈所待的第一出口。

    苏惑看着宋橘子的表情,读不懂他的内心在想什么,愿意还是不愿意,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他到底有没有责怪她擅自带他加入特训部?

    宋橘子从没想过加入特训部,也不在意以后会变成什么样,他看的是当下。事到如今,不去也得去,他不放心苏惑一个人待在特训部。

    她想做什么事,宋橘子都愿意陪,苏惑完全不用思考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等她后来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太晚了。

    今天的楚烈穿了一件高领的黑色毛衣,S区的九月虽然不热,但也没冷到穿高领毛衣的程度。如果有人关注楚烈,肯定会纳闷,前两天还穿T恤,今天怎么就换上高领毛衣了?

    脖子上被苏惑划伤的地方还残留着一个丑陋的疤痕,可这伤疤不能暴露在人们眼前,他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个伤疤的存在,不然到时候没法解释。

    反正,再过一段时间,它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苏惑曾拿匕首抹他脖子的事,也会随着伤疤的消失被他淡忘。

    站在擂台上等了许久,迟迟不见苏惑的身影,等到队伍集合得差不多时,才看到穿着绿色为底黄色云纹花衬衫的宋橘子出现在人群中。

    苏惑从他身后探出半边身子,她穿着一件黄色为底绿色云纹的花衬衫,楚烈看到苏惑的装扮,瞬间傻眼,死丫头又穿花衬衫,这一次竟然和宋橘子穿同款,难道两人真的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橘子哥?”楚烈从擂台上跳下来,走到宋橘子面前,明明不怎么被待见,却还是对人家宋橘子称兄道弟。

    宋橘子懒得理他,横了他一眼,走向擂台,悠闲地靠在擂台边上,静静地看着向他走来的苏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