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姑娘婚嫁否?

    燕城城北坐落着一大户人家,府邸重檐九脊顶,巍然而立,斗拱交错,青瓦盖顶;府外青石防护,绿柳周垂,繁花作称;府内亭台楼阁玲珑精致,池苑水廊清幽秀丽。

    华贵而不失高雅,雍容而不失格调,赫然便是当朝大学士之府。

    学士府最北的角落有一处湖,湖水清宁犹如镜面,便称作了镜湖。镜湖边一条青石铺成的甬路通往一处阁楼,小巧精致的阁楼在绿树奇花的簇拥下若隐若现,阁楼后是一座青山,青山与镜湖遥相辉映,阁楼在中间如一颗被隐藏起来的明珠,若不仔细便看不到它的光芒。

    穿过青石甬路,迈上九重石阶,方进入这阁楼,朱红的牌匾上洋洋洒洒三个苍劲有力的字:揽月楼。

    阁楼上,花窗下,一个女子手捧书卷倚窗而坐,手指纤长白皙如玉,秀发乌黑若云,眉不描而墨,唇不点而红,双目微垂,长而翘的睫毛如两面小扇子,在眼帘上忽闪忽闪,面如璞玉,颜比韶华,是人间少有的美貌女子。

    便是当朝大学士幺女林月儿。

    花窗下看书的女子似乎听到了什么响动,抬了首。眼波流转间,万物失华;颔首间,百花褪色;眼到之处,如蒙华光。

    她看向了远处的镜湖。

    镜湖上升腾起无数晶莹剔透的花朵,由水珠做成,明明盈盈欲滴,却袅袅升上半空中。

    女子惊呆了,从花窗下起身,双目不转睛看着这奇像。

    湖面上的花朵越升越高,在日光下熠熠生辉。

    她唤道:“红菱?”想叫来她的贴身丫鬟。

    却没有声息。

    她便顾自提了裙子,娉娉婷婷下了阁楼,直奔镜湖。

    湖面上的花朵却在她到达镜湖的一瞬间哗啦一声落入湖中,她再一看,湖面又是一片平静。

    她蹲下身子,细细看进湖水。

    湖水中倒映着她如玉的脸庞,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她将手伸进湖水里,湖水温和透着丝丝冰凉,与平时无异。

    “是我看书累了,看到了幻像吗?”她喃喃自语。

    不禁笑了笑,湖水中她的笑脸晶莹剔透,顾盼生辉。她起身欲离去,却在起身的刹那看到湖水中似乎有一颗巨大的散发着紫光的宝石。她不由停下脚步,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

    湖水中呈现出浅紫光芒的犹如铜铃大的双目,渐渐看到巴掌大古铜色的鳞甲,接着便看到如柳条一般粗细的蛇信,竟是一条大蛇!

    女子几乎被吓傻,睁大着双眼,一动不动。

    巨蛇的头在湖这边,尾却已延伸到湖的那边,在湖中摇摆着身姿,湖水飞溅,溅湿女子的裙裳。

    她这才回过神,惊呼一声,想收回探入湖中的手。手却动不了,周围的水像是结成了石块,将她的手禁锢住。

    她一时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湖面巨蛇的双眼盯着她,她一个激灵,一身寒意。血红的蛇信一吐,她被吓昏过去。

    湖面烟雾缭绕,烟雾散去时,又是一片平静,却忽然升起一个黑点,黑点越来越大,渐渐竟幻化成人形,是一个身材英挺,容貌俊秀的年轻男子。

    男子从湖面掠过,落在昏倒在湖边的女子身边,他弯下身子将女子抱起,垂眼看着她,眼底紫光氤氲,看不到神态。他微微一摇身,人已经到了阁楼上。再将女子轻放在窗边,女子闭着眼,枕着袖子在窗下的繁花中入睡。

    如花的容颜盛开在一片姹紫嫣红中。

    男子看着她悄悄弯起了嘴角,窗外忽然起了风,三月的春风和煦而温暖,伴着花香拂面而过,如同暖阳化了千年的冰霜,如同黑夜中终于看到了白昼的光芒。

    男子微抚女子鬓边的发丝,黑色的身影渐渐松散,化成一股青烟消失不见。

    女子紧闭着双眼,一无所知。

    直至风再起,她觉得凉意微侵才悠悠然睁开了眼。

    入眼先是窗口的繁花,再是远处的镜湖。镜湖一片平静,她仍记得方才的异景和湖中的大蛇,心有余悸。

    却又笑了笑:“原来是个梦。”

    每年的三月三是燕城春季最盛大的节日。这天不论男女老少都会出城踏青,为新的一年纳财纳福。

    城外新芽吐青,百花齐放。

    一辆华丽的马车从学士府驶出,车如流水般在春光里行走。

    马车内的林月儿不时掀起车帘看外面的景色。

    淡粉色罗裙的侍女微笑着说:“小姐盼这天盼了许久吧?”

    林月儿莞尔一笑:“可不是?爹娘不许我出来,我在府里都快生根发芽了。”

    侍女嗔她一眼:“小姐又冒出些稀奇古怪的话,被老爷夫人听到又要责备。”

    林月儿伸手刮一下侍女的鼻子,小巧的嘴自然撅起:“现在爹娘又不在,你不说,谁会听到?”

    在别人眼里,她倾城美貌,闭月羞花;她大家闺秀,举止得当。别人却不知,这名满天下的女子其实是个俏皮可爱的小姑娘。

    马车一直行到城南的一处园子处才停下来,因今年这里花开得最好。下了马车,主仆二人就像脱了缰的野马。

    对她们来说,到处都是新的。

    无论是园中颜色各异的花儿,还是叫不出名字的灌木,亦或是小摊上摆放着的小物件,她们看到一样便喜欢一样,拿起一样便放不下一样。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欣喜雀跃的她们如鱼得水,异常欢快。

    人间三月天吹起了东风。微风卷起飘落的花瓣和掉落的树叶,在空中飞舞盘旋,清新的花香晕开,花瓣无声飘落。

    林月儿这儿看看,那儿玩玩,忽然看到一个颜色和形状都新奇的面具,她随手拿起,转身道:“红菱,这个好看吗?”

    身后却没了红菱的身影,她左看看右看看,仍没有看到她的身影,于是放下面具急冲冲去找寻她。

    林月儿拨开密密麻麻的人群,从园口到园尾都没有找到红菱。终于泄气,天色已近晚,再不去回去,该被爹娘责骂了。可她找不到红菱,更找不到来时的马车,只能自己回去了。

    一阵东风过,她便随着东风踏入了“归程”。

    她漫无目的出了园子,打算去打听回家的路。

    园外景色更甚。漫天的柳絮中,一棵榕树拔地而起、参天而立,周身婀娜多姿的柳树都成了陪衬,榕树树冠婆娑,树叶肆意交横,柳絮在绿叶间飞舞,像榕树开满了白色的小花。

    榕树下,柳叶旁站了一个人。

    颀长的黑色身影,小瀑布一般的黑发垂直腰下。东风起,乌黑的发丝吹拂至空中,漆黑的长袍迎风扬起,点点飞絮落下,这样的景,这样的人竟不似在人间。

    林月儿微微一愣,随即走了过去,在他身后小声问道:“请问你知道城北的林家怎么走吗?”

    时间刹那间停止,时光飞逝而过,去到了千年之前。

    同样的榕树下,同样的柳絮中,同样的东风里,这个女子也这样问着这个黑色身影:“你知道城北的林家怎么走吗?”

    时光飞速而过,又回到了千年后。

    黑衣男子回过头。

    东风微倾,他在风中微笑,长眉入鬓,墨眼如星,仿佛有微亮的光芒笼罩在他脸上,又仿佛有银光在他身上盛开。

    林月儿看呆了,愣在东风里。

    男子弯起嘴角:“是城北的学士府吗?”唇红齿白,笑容温婉。

    东风里,拥有倾城美貌的女子却被别人倾了心。她看着他,只听到自己的心跳一下快过一下,只觉得自己的心口已不受控制。她浑然不知男子问了她什么。直至他再问道:“姑娘是学士府的月儿小姐吗?”

    听到自己的名字,她才从刚才的惊艳中回过神。却没有回答,而是顺势问道:“你怎么知道?”

    三月东风里,无边飞絮下,少不更事的女子微微仰着头,清泉般的眼睛倒映着漆黑的身影。

    男子又一笑,“姑娘盛名远播,天下谁人不识卿?”

    这样盛赞的言语让林月儿有些不好意思,她终于移开停在他身上的眼睛,略带羞赧微微低下头。

    头顶传来温润如玉的声音:“正巧在下也要去城北,不如就与姑娘同行吧。”

    林月儿欣喜抬头,明亮的大眼若三月的繁花让人流连。她不曾想这人若是坏人怎么办,若心怀不轨怎么办,她想也不想便点点头。她纯明的心思中,从没想过这人是特意等在这里,从没想过这人等了千年,就是为了这一天。

    绝美的女子,绝美的男子,自榕树下走出,像是从仙境中走入了凡间。两人肩并肩走着,林月儿微微低着头,男子不时侧脸看看她,她能感觉到他温暖的目光。

    她内心如小鹿乱撞,却有个声音在说:林月儿,你怎么能这样呢?他不就长得好看点吗?不就声音温柔点吗?你就犯花痴了?

    还没想完,男子温和的声音又传来:“城南有个算命先生,听说很灵,在下前日便去算了一卦,他说,今日在榕树下,会遇见我的意中人。”

    林月儿只觉得心跳扑通一下停住,她迈开的脚步停下,愕然转脸看向他,又看到他那张俊美的脸,怕自己沦陷,只得又低下头。

    男子看着她笑,她只觉得自己的脸红得几乎要裂开,她急忙迈开脚步。手却被男子悄无声息牵住。

    她如同碰到烫手山芋一般甩开他的手。

    “姑娘似乎未有婚嫁,可否考虑一下在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