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我不会跟柏夏联系

    黄猛叫住起身要走的孟繁星,孟繁星扭头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

    他现在手里面的艺人都各自自己的事业版图,也想带新的艺人,孟繁星属于有颜值有功力的,而且,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孟繁星,挑着腿说,“你有没有想过换一个工作?”

    “什么意思?”

    “签给我。”黄猛说:“你是个好苗子,不应该被浪费了。”

    孟繁星有些意外,谢绝了黄猛的好意,她不想要什么名气,虽然进入这个行业会赚钱,但是将自己曝光在镁光灯下,就彻底没有了平静的生活。所以孟繁星拒绝了,“不需要,你只需要按照合同做事情就好了,我不会再跟柏夏联系!”

    当着黄猛的面儿,孟繁星删除了柏夏所有的联系方式。

    黄猛的嘴角抽搐,有些心疼柏夏,多少少女追着柏夏不放,跟他说一句都可以晕死。

    孟繁星是一点点都不在乎柏夏啊,一点情面也不给,删除的干干净净。

    头也不会的走了。

    黄猛有些可惜。

    要是把孟繁星签约下来,那肯定会火的。

    ***

    回去之后黄猛便把这事儿跟商陆说了,他从文件里抽出思绪,抬头看着高阳,“她什么都没有要?”

    高阳回答,“黄猛是这样说的。”

    商陆点点头,“这样也好。”或许是他错怪她了。“欺负一个女孩子没有什么光彩的。”不过他是个商人。

    不过商陆这话落下,办公室的门就被人猛地踢开了,秘书没有拦住柏夏。

    柏夏衣服都没有换,头发跟鸡窝似的,面色憔悴的从外面进来。

    商陆抬头看他,问,“进来之前难道不知道要敲门吗?”

    “商陆你少给我说这些!”刚刚柏夏还不确定,但是现在柏夏是确定了,就是商陆在背后做的,指着商陆问,“我喜欢一个人怎么了?哪里错了?你凭什么管我的事情?让Caroline不许跟我联系?”

    他微信被拉黑,电话也打不通,他也不知道孟繁星到底是住在什么地方。

    根本找不到孟繁星。

    柏夏都要疯了。

    高阳拦住下一秒就要跳上桌搞事情的柏夏,感觉下一秒柏夏就要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揪着商陆的衣服了。

    “柏夏,商总是为了你好!”

    柏夏甩开高阳。

    “去他妈的为我好,我知道难道不知道分辨是非对错吗?Caroline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警告高阳,“要是你和你老婆被人分开,你会开心吗?”

    “她不就是结过婚吗?有过孩子吗?反正现在她离婚了,我就可以去追她!”柏夏很笃定,“商陆,我追她,追定了,你管不着!”

    他一定会把孟繁星找回来!

    根本不管后面的商陆到底怎么想。

    丢下这句话之后就跑了。

    柏言现在是在国外,让商陆好好地盯着柏夏一些,柏夏的未婚妻家里面早就给定下的,根本不容柏夏胡来。

    ***

    星梦办事能力不错。

    隔天孟繁星便收到了那一笔转账。

    孟繁星去银行里面取了钱便直接去了码头见了黑蛇,把那笔钱交给了黑蛇。

    这笔钱依然还有很多,每个月的利息也很多,现在滚下来已经很大一笔钱了。

    这笔钱让孟繁星觉得心里压力很重,但是,咬牙也要继续坚持下去。

    孟繁星是没有想到,柏夏纠缠能力那么强大。

    更加没想到会这样阴差阳错的再次跟商陆见面。

    孟繁星出门的时候是把孟响交给了苏音帮忙看着,她去码头回来的时候苏音给她打电话,说孟响发病了,她急急忙忙的回来。

    路上塞车。

    孟繁星等不及,给了司机钱便健步如飞的在街道上走,之后便在路上奔跑。

    商陆开着车子正好就在一边,被塞的毫无脾气,滑下车窗之后让空气涌进来,一回头一下就见到了飞奔的孟繁星。

    他的肉眼机灵的看到了孟繁星的脸,扫射到了她。

    浑身瞬间一震,脑海里一阵雪花白。

    管不了许多直接推开车门便下了车。

    孟繁星穿着细细的高跟鞋,走的太急,一脚踩到了不平的地砖上面,身体一歪整个人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膝盖和地面猛地摩擦,刺痛一下子传来。

    孟繁星的手臂也碰到了地面。

    她撑着地面咬牙想站起来,但是眼前出现一双黑色的皮鞋。

    头顶上传来一道很是不可思议的声音,好像是很不确定一般。

    “孟……孟繁星?”

    熟悉的声音。

    哪怕是过了几年,孟繁星都能够听出来。

    顾不得被撞的疼痛,也来不及体会心里面是什么感觉,孟繁星低着头站起来继续往前走。每走一步,脚踝处都传来撕心裂肺的疼,但是,她眼前有些朦胧,胸口闷的更疼。

    商陆看到了她脖子处的那颗痣。

    刚刚如果还认为是自己看错,只是跟孟繁星很像的人,但是这一刻他很确定,孟繁星是孟繁星!

    “孟繁星,你没有死?!你活着!”

    商陆抓住了她的手,刚好碰到是她的伤口。

    孟繁星抬眸,那双冷厉的眼眸就这么看着商陆,看不到半丝情谊,“我没死,让你很失望?”

    她伶牙俐齿竟然怼的商陆说不出来话。

    她没有死。

    商陆自然开心。

    而孟繁星这样说,意思就是,她一直都没有死,但是一直都瞒着。

    看到她好好地活着,商陆既开心,又愤怒,开心她活生生的在自己面前,愤怒,她竟然一直瞒着自己,躲着自己。

    冷酷的脸上,向来都是不苟言笑,商陆甚至连笑都不会了。

    孟繁星冷冷的看了一眼商陆,这个男人,眉眼还是自己记忆里的样子,不过,那种沉稳气息在他身上也展现出来。

    五年了,他们都变了。

    孟繁星还记得在医院的事情,索性将鞋子脱了在地上走。

    商陆看着她狼狈的样子想把她往车上拉,“你这样走在街上像什么?”

    此时商陆是刻意的让自己保持冷静,没人能够知道他此时激动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但是还是让自己冷静,不要失态。

    先给孟繁星找个地方包扎伤口,再跟她找个地方好好说说话。

    孟繁星知道自己这样很狼狈,但是她也不需要商陆的施舍与怜悯,要是商陆跟上来也很多麻烦,她不想让孟响的身份曝光。

    甩开他的手,“五年前我们就没有关系了,你忘了?”

    她怎么样都跟他无关。

    “你大概忘了我那时候说的话,再见就是陌生人,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孟繁星说完之后便把他甩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走了出去之后孟繁星在路口打了车子,让司机送她去医院,商陆不甘心的跟着上车,跟司机说,“跟上去。”

    孟繁星到医院的时候宁伯程是在门口等着的,下车,宁伯程过来就过来扶着她,她膝盖上的血水顺着腿往下流,白皙的肌肤跟红色的血液对比很明显。

    宁伯程拧眉,“怎么这么不小心?”

    是在膝盖上,恢复的时候很难受,很随意就会将伤口给扯开,要是护理不好就会反复发炎。

    孟繁星回头的时候看到了后面的车子,商陆的脸清晰的落入自己的眼底。

    她刚刚想推开宁伯程的,但是在看到商陆之后孟繁星没有动手,而是虚虚的靠着宁伯程,只是手放在他的手臂处,阻止他靠近。

    “刚刚赶过来的时候太急了。”她问,“孟响怎么样了?”

    “没有什么大问题了,今天苏音带她出去了,估计是运动过度所以才会引起晕厥。别担心。”宁伯程说,她需要包扎伤口,清洗干净才行,弯腰,利落的一手从孟繁星的腿弯间穿过,将孟繁星直接抱起来。

    忽然间失重。

    孟繁星只能快速的抬手去抱住了宁伯程的脖子,整个人亲密的贴在了宁伯程的身上。

    宁伯程解释,“你这样走,走到什么时候去?我抱着你方便点。”

    他颠了下,孟繁星的身体轻飘飘的,一点儿压力都没。

    孟繁星想推开他,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让宁伯程抱着自己进去了。

    商陆坐在车里面看着孟繁星和宁伯程走了。

    看清楚了宁伯程的脸,搁在膝盖上的手紧紧地收着,孟繁星出事情之前宁伯程就已经出现在孟繁星的身边了,所以,这几年,孟繁星都是跟他在一起的?

    他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

    司机有些同情他,一副我都懂的表情。

    ***

    商陆有些受伤。

    叶希阳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商陆都直接把电话给掐了。

    脑海里都是宁伯程抱着孟繁星的身子,孟繁星亲密的勾着他脖子,两人亲密的靠在一起,商陆的心里都是酸酸涩涩,有些肿胀的感觉,那种微微的肿胀感在心里面慢慢的拉大,蔓延,将整个身体都满满的占据着。

    他在健身房里面跑了一个小时,浑身都是汗水,失了力气一般躺在地上。

    陆奇进来递给他一瓶水,也坐在地上。

    商陆仰着一口气喝完,捏瘪了水瓶,额头上的汗水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冒。

    陆奇问,“你这是怎么了?看起来状况不太对劲啊?”

    商陆冷眼看他,情绪不太好问,“你怎么来了?”

    陆奇耸肩,他也是刚刚回来就被叶希阳给抓过来了。

    “你说呢?你失踪,叶希阳找不到你,还能够找到谁?”

    他拍着商陆的肩膀说,“我不想管你们两个的事情,叶希阳那边你得自己去搞定,你们都要结婚了,别就弄出什么幺蛾子。她这人没有安全感,其实很大一部分责任都在你。”

    商陆的眼眸深深,表情冷硬,看着就让人觉得不敢靠近,陆奇现在觉得商陆是越来越难靠近了。

    现在商陆也很少出来跟他们聚会了,见面的时间也少了,他们之间的话也越来越少。

    除了必要的工作联系,几乎都没有什么可说的。

    陆奇没有呆多久就离开了。

    这种心塞的感觉他也不想一直体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