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取蜜

    边瑞小心的赶开了蜂子,伸出手把一截子竹筒子从土坯墙上轻轻的拧了出来,放到了篮子之后,又把一个新竹筒子给插回了原处。

    周政这边好奇的从边瑞的篮子里拿出了装了蜜的竹筒子,正要说些什么的,突然间发现自己的眼前一黑,耳朵里都是嗡嗡的声音。

    “我去,这蜂子这么野?!”

    胡硕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了起来。

    周政伸手想赶蜂子,边瑞立刻说道:“别赶,你这样越赶这些蜂子越多,你就当什么事没有就行了,要不然这些蜂子能追着你出村”。

    周政焦急道:“我看不见东西了,什么都看不见了”。

    “那你手中还紧紧攥着竹筒子干什么,把这东西放回我的篮子里来”边瑞说着伸手接过了竹筒子放回了篮子里。

    手一离开了竹筒子,很快周政就恢复到了能看东西时的模样。

    周政观察了一下,瞅着边瑞说道:“这东西还真的奇了怪了,怎么就不蛰你呢?”

    边瑞道:“你要是时间呆的久了估计也不蛰你,咱们这边现在两三家养的,这么多蜂子也没有蛰过一个村里人,相反到是外面来的人被蛰过”。

    “我呆的时间还不久?我都在这边前前后后的住了得有两个月了吧?”周政怀疑边瑞话的真实度。

    边瑞说道:“要是胡硕不怕疼的话你可以让胡硕拿这竹筒子看一看,这蜂子直接可以拿尾刺当箭射的”。

    周政听了用胳膊抵了一下胡硕:“要不你来试一下?”

    胡硕哪里肯上这个当直接了当的说道:“我不试,边瑞事关危险的东西是不会说谎的,我选择相信他”。

    “你这人怎么这么胆小?”周政取笑胡硕说道。

    胡硕哪里会上这当,激将法这东西胡硕早就领教过了:“胆小就胆小,总比早上出来的时候还是艳阳满天,回去的时候媳妇以为家里来了一头人型猪的好。瞧那老鼠的模样,现在边瑞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胡硕是摸透了边瑞的脾性,知道这个时候边瑞是不会夸大的,就算是边瑞夸大,胡硕也不准备让周政如了意,要去他自己去,反正胡硕是不会碰竹筒子的。

    “对了,蜂子蛰不蛰狗?”周政问道。

    边瑞想了一下说道:“我还真不知道,反正大灰没有被蛰过,至于村里其它的狗有没有那得去问问别人了”。

    “你说你在村里整天都干什么了,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敢情你一个人窝在这里修仙是不是?”周政伸着脑袋望着边瑞取竹筒子,同时心不在焉的数落起了边瑞。

    边瑞只当没有听到,转着一个个竹筒子,把装了蜜的取下来,把空的新竹筒子插回到了原地。在土坯巢内,越往上的竹筒子蜜越满,越往下可能是温度大一些,筒子里的蜜就越少,边瑞这边只取了最满的,剩下三分之一留给了蜂子,总不能边瑞把蜜全全取走了,那蜂子怎么办?还养不养小蜂子了?

    把自家的几个巢全都取完,装了满满当当一篮子的竹筒子。

    “对了,你家大灰呢?”周政进了院子突然间冲着边瑞问道。

    边瑞被周政这么一问这才想起来,大灰现在白天似乎极少在家,晚上和早上的时候边瑞到是看见过它。

    “咦,你这一说我还真的忘了,大灰的白天跑哪里去了?”边瑞说道。

    这个念头只是在脑子里闪了一下,就被边瑞给忘到了一边,大灰主要的任务是看家,现在家又丢不了,所以边瑞也不管大灰上哪里玩去了,反正他现在是有活要干的。

    拎着篮子进了厨房,边瑞示意周政和胡硕关上房门,自己则是取下了纱罩子,脱下了手套坐了下来,开始用小刀撬竹筒取蜜。

    取了两根蜜筒子之后,边瑞一抬头发现周政和胡硕两人还跟个傻子似的穿着防护服,蹲在自己的旁边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取蜜。

    “我说你俩是不是傻?我让你们关门你们不知道把这厚衣服脱下来啊。怎么着穿习惯了舍不得脱啊,还是别人的东西不值钱你们一定要穿着?”边瑞怼起了这两人。

    周政道:“你早说啊,这东西穿着难受死了!”

    胡硕这边一言不发就开始脱,没有一会儿把防护服脱了下来,随手往旁边的椅子上一扔,并且大喘了一口气:“我滴个妈耶!总算是服务了”。

    周政这时也脱下了防护服,大口大口的吸着外面的空气。

    边瑞不搭理俩人,继续取着蜜。

    从竹筒子里取出来的蜜如同一个棒子,外面是一层白色的蜂胶,里面是一层层六边形的网状蜜巢,白色的蜂胶半透明的,里面金黄色的蜜透着一股子诱人的清香气。

    “这东西直接可以吃么?”胡硕问道。

    边瑞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说着边瑞拿出了一根蜜棒子,用手上的小刀轻轻一割,从中间分成了两段分别交给了周政与胡硕。

    两人都是吃过蜜的,边瑞以前采野蜜的时候给两人送过,所以边瑞说能吃两人接过了蜜棒子之后直接就捏着往嘴里送。

    “我去,好吃,比去块野蜜都要好吃!”胡硕咬了一口便开始赞了起来。

    边瑞笑道:“野蜜的花采的比较杂,这边的花比较单一,主要是梨花,还有一些少量的杂花,要是纯梨花也不是这个味儿,正是以梨花为主杂花为辅混在一起才有这蜜!”

    说着边瑞自己也削了一根放到了嘴里美滋滋的嚼了起来。

    三人这边躲在厨房偷偷的品着蜜呢,突然听到外面院子有人声传来。

    “这人都上哪里去了?”

    边瑞听到这是四伯的声音,也就是十七哥的老子,于是立刻说道:“四伯,在家呢,我这边收了蜜!”

    四伯听到了来到厨房门口轻轻一推门,看到边瑞三人正坐在厨房的当门地,围着一篮子的竹筒子呢。

    四伯自己家也养蜜,他现在是只要边瑞干的,成本小的他都会插上一杠子,像是养蜂子,整个村里他是头一个向边瑞要蜂子分窝的,别管赚不赚钱四伯就是认准了边瑞这小家伙摆弄的东西就算是不赚钱那也是可以满止口腹之欲的。

    “这么晚才割蜜?”四伯说道。

    “我才想起来,四伯,来尝尝我家的蜜”边瑞把自己割开一半的蜜棒子递给了四伯。

    四伯并没有全接,而是示意边瑞再割一半,他要一半就可以了。

    接过边瑞送过来的蜜棒子,四伯尝了一下,回味过后才说道:“小十九,你这蜜太淡了一些,我是说味道。蜜是好密,看这样子都快直接可以拉丝了,浓稠也是够浓稠的,但是就是味道不行,过于清淡了,不如我和你十哥家里养的蜜香甜!”

    “咱们取的花地不一样”边瑞笑着说道。

    四伯家和十哥家的蜜边瑞都尝过,的确很甜,像是十哥家的蜜甜的都接近于齁甜,四伯家的蜜稍微好一些,不过也是甜的厉害,那是因为两家选的地儿都是含糖量多的果蔬地,边瑞这边只是梨花,因此产出来的蜜自然也就有了差别。

    到不能说边瑞家的就好,人嘛口味不一定,一碗菜有人喜欢就有人讨厌,这种争谁好谁差没什么太大的意义。

    “对了,这春蜜是割了,夏蜜你怎么说?我和你十哥这边都打算多分出几窝来,弄到那边的坡上去,你觉得怎么样?”四伯问道。

    边瑞想了一下说道:“那您们去吧,我这边就在家附近挪一挪就成了,我也不准备分窝”。

    边瑞就想弄点自己吃,现在这些已经够了,一罐子蜜能吃上个把月,等着这边的蜜吃完那边又有新蜜下来了,要是多了还真不好弄,因为边瑞得卖蜜去啊,要不然留给蜂子不得把它们吃的肥死。

    四伯这边过来就是探探边瑞的口风,他和侄子边小十商量好了,等着这边的花谢差不多了就把蜂子迁到那边的南坡去,那里的野花多,而且人很少去可以让蜂子安静的采蜜制蜜,但是南坡的空地不大,容下两家已经是极致了,加上边瑞那是无全如何也不行的。

    但是边瑞是两人的领头人啊,总不能自己吃了井水把挖井人给忘了吧,所以四伯就过来问上一问,当成是通个气吧。谁知这一问才知道边瑞根本就无心把这门生意扩大,人家就是弄点蜜自家吸溜的,看样子也没有挣钱的打算。

    原本来的时候担心,现在四伯又有点觉得这侄子也太懒散了一些,于是张口道:“你也别只弄这几窝,你那蜂子壮实,多分几窝,不说别的每次割了蜜也能给孩子交个学费什么的,我知道你们年青人看不起这小钱,但是大钱可都是从小钱上来的”。

    “我知道了四伯”边瑞笑了笑。

    四伯一看就知道这位根本没有听进去,于是也不再多话。

    望着四伯离开,周政对边瑞说道:“给我来两罐子!”

    “有都有,这些蜜一分为八,每家能分开三玻璃罐子!”边瑞说道。

    胡硕一边唆着手上的蜜一边问道:“真不卖?”

    “这点卖个毛啊,这才是第一年,等下批多挪挪地,多割两次差不多份量能增加一半,咱们几家一年的蜜就有保证了”边瑞说道。

    周政道:“那我可不客气了!”

    胡硕也跟着来了一句:“受之有愧啊,受之有愧!”

    嘴上这么说,但是手嘴一刻都没有停,继续吸溜着蜜。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