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一百八十三章节 选择

    第四千零八十四章节选择

    “轰!”的一声巨响,终结之矛正面对上了太平道的无上至宝太平道图,两大本源之力疯狂地在对抗着,互相对冲击,两大本源至宝也在相互磨灭着对方的本源,这是一场生死之战,两大本源至宝都爆发了全力,都没有任何的保留,刑天是为了能够快点结束这场大战,而太平道也是想要快点灭了刑天这个疯子,免得让更多的意外发生!

    “该死,刑天这疯子的终结之矛怎么会如此强大,他的终结大道怎么可能如此强横?”面对着刑天的终结之矛,太平道的诸多老祖为之震骇,之前虽然他们失去了星图,但在他们看来那仅仅只是一个意外,只是自己太大意了,给刑天有机可趁,可这一次他们是动用了全力,太平道图的力量是全开,可是依然没能压过刑天的终结之矛,没有给刑天致命的打击,这就让他们难以接受,也让他们明白自己之前真得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面对这么一尊恐怖的敌人,自己一方还要有所保留,还想要用一点点的力量就能够毁灭对方,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这样的失误,对整个太平道来说十分的凶险!

    “是我们小看了刑天,我们都没有正视过对方,总是以我们自己的观念来看待对方,这一次我们终于明白自己犯下的错误有多大,如此一尊强敌,我们却用对待小辈的眼光来行事,这不是自找死亡是什么,能够正面与太平道图一战而不落下风,可见这个混蛋的终结大道已经有了很深的造诣,时间不等人,我们不能再拖延,既然一件太平道图不够,那就再来一件,我们用数量,堆死这个混蛋,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这时,太平道的掌教站了出来,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也是所有太平道弟子心中的想法,对于太平道来说,这一次他们不能失败,要不然只会让门下弟子更加失望,让门下弟子对宗门再也没有了信心!

    “你疯了吗?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太平道图就是我们的底蕴,再增加,你想把所有的力量,所有的底蕴都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之中,那样会有什么后果你想过没有!”

    太平道掌门慎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想过,我的确想过后果会是什么样的,但我们还有得选择吗?一直隐藏力量,这的确有利我们在大劫之中的生存,可是现在我们真得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吗,你们愿意看到刑天这个疯子全身而退吗,愿意看到宗门的破灭?愿意看到门下弟子那失望的眼神,愿意看到他们的信念破灭吗?”

    “好了,不要争了,我知道你们都有各自的想法,这一次,我们不能不顾及更多的问题,因为这是天地大劫,我们与刑天这一战,也不仅仅是我们双方的事情,关系到更多,甚至是这一场大战我们也好,刑天也罢,都只是对方的棋子,敌人想要借机摸清我们的实力,我们必须要保持冷静,必须要做最坏的打算,不过我们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准备,宗门的破灭,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我们早就有了放弃的打算,在这场天地大劫没有到来之前,早就有了这样的准备,现在正好借助着刑天这个疯子的出手,我们一举摆脱世界对我们的影响,摆脱宗门的束缚,挣脱我们身上的枷锁,所以我决定让刑天这个疯子继续暴发!”

    “什么?这怎么能行,我们要为门下弟子考虑,我们不能放弃宗门,要不然他们的心神是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击,一但宗门失守,对所有门下弟子那将是毁灭性的打击!”此刻太平道掌门已经有些无法忍耐,整个人变得有些激动,有些不可自持!

    “门下弟子的确会因此付出不小的代价,但这也是一次考验,如果他们连这一点打击都承受不了,那还有什么资格去谈论未来,就算是我们可以渡过这场劫难,但暴露了所有力量,我们拿什么挣脱世界的束缚,我们不能因小失大,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挣脱世界束缚,将整个宗门完整地转移到至高混沌世界中,让我们能够在至高混沌世界有立足之地,而不用受他们拘束,为了这个目标,就算是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地!”

    “不错,我们的确不能暴露所有的底蕴,不能再暴露其他本源至宝,这是底线,不能碰触的底线,毕竟我们还没有到山穷水尽之时,没有要不惜一切代价之时,更何况只要我们拖住刑天,等其他人回归,自然可以打刑天个措手不及,可以将刑天彻底留下!”

    听到这些太上长老之言,太平道掌不由地长叹了一口气,失落地说道:“就怕那时候一切都晚了,刑天不是傻子,不可能不知道自身的处境,这个时候他如此拼命,就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要不然他怎么可能如此疯狂地引爆一切!”

    “是与不是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就算是损失一点力量,损失一点本源,但我们必须要有所保留,必须要在面对其他势力时有底蕴存在,要不然这一次我们可以轻松过关,可下一次等待我们的只会是死亡,因为敌人已经摸清了我们的一切!”

    “可是我们也不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这甚至不是牺牲,而是毁灭!”太平道掌门依然无法接受,对他来说这样的代价太大了,大到让他这掌门都无法承受!

    “好了,你不要再有所抵抗,想一想我们身上的因果吧,想一想我们太平道在这无尽岁月之中与世界结下的因果,如果不借助着刑天这疯子之手,我们能全身而退吗,道场虽然重要,可是相比之下传承更重要,活着才有一切,死了什么都没有!”

    在太平道掌门的失落之下,太平道做出了选择,没有继续调动其他本源至宝,只是用太平道图一件本源至宝在与刑天对持,仿佛是他们真得到了山穷水尽之境,仿佛是整个太平道真得再没有其他力量可以用,宗门将要亡于刑天之手,可实际上他们有着更疯狂的打算!

    “太平道这是想要做什么,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之下,依然保存实力,太平道难道就没有第三件本源到宝吗?他们有那么多的老祖,怎么会没有人继续战斗,这些混蛋想要干什么,他们真得要放弃自身的人族气运,要与我们所有势力决裂不成?”

    此刻很多观战的人族老祖为之动怒,虽然大家并不知道太平道的底蕴有多强,但眼前所暴露的这点实力绝对不是太平道的全部力量,甚至是一半力量都不到,可是偏偏太平道却没有其他举动,这让众多人族老祖的心大为不满,也让他们对太平道有更多的戒备!

    “这一切只怕就是太平道想要的结果,他们这是要借刑天之手来消除自身因果,要挣脱世界的束缚,他们看出了这一战的问题所在,他们这是要以退为进,要放弃整个道场!”

    “咝!这也太疯狂了吧,放弃道场,这会给门下弟子造成巨大的冲击,会影响到门下弟子的信心,难道说太平道有把握保住门下弟子不受这一战的影响?”

    “哼!有什么把握,对太平道那些疯子来说,根本不在意门下弟子的知,或许在他们的眼中,这就是一次对门下弟子的考验,能够通过的自然会受宗门的培养,不能的只会被放弃,成为炮灰,在太平道的眼中,门下弟子与‘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这番话虽然很恶毒,可是说得是实情,太平道的诸多老祖正是有这样的打算,也正在这么做,对他们而言,门下弟子根本不值一提,只要自己的计划能够成功就好,其他的一切都可以接受,那怕是付出再惨重的代价也是值得地,没有什么比自己超脱更重要!

    “如今人族气运已经指望不上太平道,他们不拖我们的后腿就是好的,指望他们站出来稳定人族气运是不可能的,这一次他们是想要借刑天之手,斩断与世界的因果,因为他们早就发现了这一战背后有力量在操纵,这个时候不这么做,就白白浪费机会,如果换成是我们,只怕会做出同样的决定,毕竟道场再也好没有超脱重要,或许这就是他们一开始的打算!”

    “有道理,如果太平道一开始就抱有这样的想法,那也正好可以解释之前太平道的一切操作,也能够理解他们为何会这样不堪一击,因为这就是他们的计划,这就是他们的阴谋!”

    是不是阴谋诡计,不是由这些人族老祖来说的,而是太平道自己,在一开始太平道可没有做这么坏的打算,只是局势一再变化,刑天的实力一再超出他们的想象,逼得太平道诸多老祖不得不做这样的决定,不得不让自己陷入到这样的危机之中!

    刑天可不管太平道有什么想法,也不想知道,在两大本源至宝对战之时,刑天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来自于太平道图的冲击,太平道的实力比自己想的要可怕的多,仅仅只是这一件本源至宝,就让刑天难以长时间对抗下去,毕竟太平道有得是人,而刑天只有一人,无论刑天的底蕴有多强大在,可是他只是孤身一人,全身都是铁又能打几根钉!

    攻击一个宗门的道场,这就是疯子的举错,这就是在自己找死,现在刑天还能够坚持住,是因为太平道也有顾及,不敢全力而为,不敢把自身的底蕴都暴露出来,所以也就有了眼前这一切,有了刑天与太平道对持的这一刻,而刑天也明白对方心中所想,明白这局势对自身有多凶险,只要自己稍有闪失,等待自己的必然是死亡!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世界意志在拿我当替死鬼,而太平道也不是什么好鸟,他们也要借自己之手摆脱自身危机,只是太平道的手段更阴险,他们不愿意让自己陷入到无尽的业力之中,不愿意自己业力加身,不愿意被雷罚锁定!”想到这里时,刑天不由地摇了摇头,局势真得太凶险了,被人当做棋子,这对刑天来说压力巨大。

    “终结的力量不足以毁灭太平道的一切,再战下去,就真得难以脱身了,是时候放弃了,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将自己陷入到死亡的绝境之中,一但太平道的其他力量回归,我的退路就彻底被斩断,在这个世界之中可不会有人来救我,我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刑天也明白自己的处境,也能看透太平道此刻的真实用意,只是真得要放弃,对刑天来说依然是莫大的为难,毕竟这一战自己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力量,就此收报和离开,刑天也有些不舍,也有有些不甘心,可现实就如此残酷,由不得刑天不放手!

    当危机来临之时,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只要能够保全自身,那就是最好的结果,天地大劫之中,活着才是一切的根本,只有活着才有一切,死去那一切都成空,可是就这么简单、明了的问题,却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开,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更多的人会因为种种的原因,渐渐失去理智,失去自我,最终毁灭在这天地大劫之中,只有一小部分人才能够在大劫之中活下来,才能够为自己夺取那一线生机。

    这是一场天地破灭之劫,是世界意志与混沌神魔交锋的大劫,他们都在清场,而世界之中一切生灵都是被清洗的对象,只是谁都不愿意背上那可怕的业力,谁都在算计着一切,都想用最小的代价,达成目的,用最小的付出完成自己的心愿,借刀杀人自然就是最佳选择,而刑天自然也就是他们眼中最好的打手,最适合的打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