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一百八十二章节 震惊

    听到这重宝与至宝的差别时,刑天神色一凝,沉声说道:“混沌海的宝物如此强大岂不是说无数强者都涌入到混沌海中,混沌海岂不是无比的混乱,这种情况之下还有人能够在混沌海中行走吗他们能够在那重重危机中活下来吗我很难想象这其中的恐怖”

    噬神虫母皇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危险混沌海根本不是危险两个字能够形容的,那是希望之地,也是死亡之地,在无尽的岁月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巨头殒落其中,它的恐怖远比你想象的要可怕得多,不要以为你接触过一丝混沌海,就能够明白它的可怕,你看到的只是外表的假象,里面比你想象的可怕多了,不仅仅有数不胜数的至高混沌世界生灵在,还有着土生土长的混沌海的生灵在,更有可怕的混沌巨兽,相比之下至高混沌世界的杀戮则不算什么。至高混沌世界的生灵最大的敌人而是混沌海的生灵,只要遇见便是不死不休”

    “咝,太可怕了,这真是太可怕了,混沌海竟然如此恐怖,除了巨头之外,个人的力量在混沌海中不堪一击,可混沌海的至宝这么强大,它强大的根本是什么,我们可不可以将其祭炼为自己的本源至宝,承载自身大道,如果可以,会不会有危险”在与噬神虫母皇达成协议之后,刑天已经不再有什么好犹豫,也不用担心噬神虫母皇会隐瞒,直接说出了自己心中疑惑,如果能够了解这些,对自己日后进军混沌海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对刑天的疑惑,噬神虫母皇淡然一笑说道:“你也没有必要那么恐惧,混沌海也是分等级的,也有着内外的区别,外围的凶险虽有,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恐怖,当然外围也没有庞大的资源与宝物,甚至是混沌生灵也很少,你不去主动招惹它们,它们一般也不会主动攻击,毕竟它们都没有守护的重宝,自然也就没有太多的警惕性与杀戮之意”

    还没有等噬神虫母皇把话说完,刑天急声说道:“如此说到混沌海的生灵之所以对至高混沌世界生灵有不死不休的痛恨,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它们所守护的宝物,是宝物的存在让它们如此疯狂,也让至高混沌世界的强者如此疯狂,才会形成这样的局面”

    噬神虫母皇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事情就是这样,修行之道在于争,想要有更高的境界,想要走上巅峰,就必须去争夺一切,资源也好,宝物也罢,都需要去争夺,混沌海有着无尽的宝物,而它们大多数都是有主的,你想要得到只有争夺,除非之外别无它法,如果你连这一点都看不透,最好不可进混沌海,不然必死无疑。”

    对于噬神虫母皇的这番警告,刑天是深以为然,非我族类其心必疑,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是真正的至理名言,混沌海与至高混沌世界是两个世界,更没有什么恩情可言,修行之路上自然是勇往直前,别说是混沌生灵,就算是同一文明的同伴,在重宝与至宝的诱惑之下也会翻目成仇,利益之下一切皆有可能,这就是修行大道的残酷无情

    别看现在噬神虫母皇会如此相助刑天,几乎是不惜一切代价,可是那是在自己受到噬神虫母皇的影响之后,自己的穴窍世界也受制于虫族本源,可以说自己是半个噬神虫一族的人,至少在噬神虫母皇的眼中如此,也正是这诸多原因,让刑天会得到这么多的资源与帮助。

    至于噬神虫母皇所谓的合作,只是一个借口,一个迷惑刑天的借口,让刑天不会怀疑自己的话,不会怀疑自己的安排,认为这一切都仅仅只是互相帮助,只要刑天一步一步踏进其中,最后必然难以翻身,这就是噬神虫母皇最大的算计,为了这个计划可以成功,它可以付出更多的代价,也正是如此,才会有眼前的一切发生。

    “原来是这样,不过重宝与至宝这又是怎么回事,至高混沌世界的本质与混沌海真得相差那么大,大到让我们几乎看不到一点希望的程度”说到这里,刑天的眼中闪烁着一丝迷茫的神色,仿佛是自己的心神因此有所动摇,为这差距而不安。

    “不,不是本质,是规则,至高混沌世界与混沌海孕育出来的至宝有得不是本质的差别,而是规则的差别,也正是如此才会有这样惊人的差距。无论是重宝也好,至宝也罢,最贵重的不是攻击性,也不是防御性,而是领域性,如果在混沌海中遇到了领域宝物,无论品质如此,都值得放手一搏,对任何生灵来说领域至宝都会对自身修行有巨大的帮助。混沌海中领域至宝,就是规则的真实表现,能够让你更清晰地感悟规则的力量”

    说到这里时,噬神虫母皇轻叹了一口气,有些失落地说道:“在当年我无数次进入混沌海,去寻找至宝,可惜机缘不足,浪费了无尽岁月只得到了眼下这件时间之轮,这件时间规则的重宝,如果当我有更多的收获,手中多几件领域宝物,也就不会落入这样的灾难中,不会被大道禁锢了无尽的岁月,不会束缚在这片死寂之地中”

    此时,刑天的眼中闪烁着一丝异样的神色,那是对噬神虫母皇这番话的不相信,几件领域至宝就可以对抗大道,虽然时间之轮很强大,但这依然不足让刑天相信这一点。

    在看到刑天眼中这一丝异样的神色时,噬神虫母皇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但我说的都是实情,混沌海的领域至宝无比强大,时间之轮这件重宝的力量还是有限,没有时间大道的全部规则,但仅仅如此,它在我的手中可以与同等敌人手执一件顶极至宝大战而不落分毫,因为我掌握了时间大道,有时间之轮在手,时间规则会无限增强”

    无限增强,这听起来太夸张了,可这就是事实,因为这是时间大道的重宝,因为这是规则力量的叠加,没有真正炼化时间之轮的人,没有真正感悟时间大道的人是很难理解,刑天也是如此,并不了解这件时间之轮对噬神虫母皇的重要性。

    这一刻,刑天有些疑惑地问道:“既然如此,虫皇你为何不将其炼化为自己的本源至宝,承载自身的时间大道,如果以它为源,你的时间大道必然有惊人的收获,你这时间分身也必会有超越本尊的实力,能够挣脱这一身束缚,摆脱大道对你的镇压”

    看到刑天这无知的样子时,噬神虫母皇不悄地冷笑道:“哼,事情那有你说得这么容易,如果一件混沌海的宝物这么容易被炼化,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巨头争夺,想要炼化这样的宝物,首先你需要感悟它的大道,并能融入自身之中,最重要的是一但这么做了,你身上就会有混沌海的气息,那时,你就不复至高混沌世界生灵,而是混沌海的生灵,最困难的是你在融合混沌海规则之时,会遭受到至高混沌世界大道的阻道,受整个世界的镇压,失败了最好的结果就是我这个样子,被镇压,更惨的就是身死魂消。”

    刑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噢原来虫皇是因为这个原因被大道镇压,看来你已经走在了超脱的道路上,难道说这就是你在时间之轮中感悟道的超脱之法,这就是摆脱天地大劫的方法如果是这样,这的确不失为一种脱身大劫的好办法”

    噬神虫母皇冷笑道:“办法是好,可首先你得有一个出自混沌海的领域重宝,这是第一大难题,第二是你能够保证自己可以感悟透彻宝物中的大道规则,第三你得有能力与大道对抗,任何一样做不到都保是镜花水月,不会有任何结果。”

    刑天摇头叹道:“不不不虫皇,我并不认同你这番话,你想错了,一切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难,最后一关,并不难过,只是你选择错了时间与地点,选择错了,自然就会失败”

    “哦你说我错了,那我倒想听听你的解释,你有什么办法可以在大道的对抗中取得胜利,能够承受住来自至高混沌世界的镇压,能够从大道手中超脱自我”说至这里时,噬神虫皇双眼死死地盯着刑天,迫切地想要知道刑天心中的想法,或许换一个思路事情真得可以成功,如果是这样自己的机会又会增强几分,这让噬神虫母皇也不由地激动起来。

    刑天淡然一笑,不以为地说道:“其实,我的办法很简单,一个人做不到,可以联合众人,只要有足够的帮手,就算是与至高混沌世界对抗又如何,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可联合众人就不同了,如果有更多的巨头能够炼化至宝,能够看到超脱的希望,你说他们愿意不愿意与你合作,一起对抗至高混沌世界,没有人会拒绝这个提意”

    刑天说得没有错,的确不会有人拒绝,毕竟这是一条超脱之路,一条希望之路,甚至一些其他想法的人也会参与其中,毕竟能够有机会正面对抗至高混沌世界,这是很多巨头都十分渴望的,一个人这么做是找死,可合众人之力就有可能成功。

    听到刑天的这番话后,噬神虫母皇先是一怔,然后不由地哈哈大道:“可笑啊可笑,就这么简单的问题却将我害得这么惨,如果当初我能够放下那高傲的心态,能够联合众人,或许结果真得会不一样,可惜现在一切都已经太迟了,我已经败了不过,你刑天这样的悟性,这样的智慧,让我看以了脱困的希望,看到了超脱的希望。”

    对于噬神虫母皇的赞叹,刑天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不,虫皇高估我的能力,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厉害,这只是一点小聪明,提个意见还行,但想要自己去面对,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必然是十死无生,力量才是一切的根本,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任是你有再好的算计,再厉害的智慧都没有用,甚至是会害了自己,如果换成是我站在你的位置上,就算联合众人,你觉得我会取得胜利,能够战胜至高混沌世界,不,我做不到,甚至我会更惨,会死无葬身之地,这就是实力不足,而你还活着,活着就是希望”

    “好,说得好,难得你小小年纪,如此弱小的力量能够走到我的面前,你的确很不错,的确是我的希望所在,放心吧,无论前途有多危险,我都站在你的背后,心中不要再有那么多的顾虑,你之所以会这么弱小,就是顾虑太多了,如果你能够放开,能够无视一切,早就有更强大的战力有更高的境界,你有警惕性是好事,可过分的警惕也会影响自己的修行。不要以为与我噬神虫一族有联系是大害,可你不要忘记了,大机遇也有大风险,大危机,没有付也就不会有收获,只有闯过那重重难关,才能够笑到最后。”

    说着,噬神虫母皇又哈哈大笑起来,心情无比的舒畅,无比的喜悦,如果说之前刑天在它的眼中只是蝼蚁,只是炮灰,只是棋子,而现在噬神虫母皇则有一丝把刑天当成是同等地一的人看待,因为他有这个资源,有这能力,至高混沌世界有无数生灵,噬神虫一族也有无数,可没有一个能够有刑天这样的头脑,能够从另一个角度看待问题。

    噬神虫母皇的一再赞叹并没有让刑天自大,相反刑天更加警惕,自己是什么情况,只有自己最清楚,自身之所以会如此弱小,最大的原因并非是自己的警惕,自己的担忧,而是自己的野心与贪婪造成的是,是自己有着谁都难以想象的分身存在,有着恐怖的本尊存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