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2章 李龙炎身死!

    这一座无名小岛的上空,笼罩着重重迷雾。

    恐怕,李龙炎压根就没有想到,“忠心耿耿”地跟了自己三十年的大管家,竟然会是当年东林寺慧字辈的大师兄!

    他明明整天戴着一副近视镜,而且还会经常喝咖啡,这么多习惯,和东林寺和尚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李龙炎觉得很屈辱,也很不真实。

    强大的魔幻感充斥了他的双眼和心脏。

    “好啊,你竟然骗了我这么多年!”李龙炎指着老赵的鼻子,怒声骂道。

    这个家伙平日里实在是习惯了高高在上,根本无法接受眼前的情形,整个人都快要气炸了。

    然而,李龙炎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压根就没想到,刚刚他对老赵所扇出的一耳光究竟有多么的过分。

    “你给我闭嘴。”

    苏锐走到李龙炎的身边,猛然踹出了一脚。

    在这之前,这个李龙炎好几次要对苏锐痛下杀手,如果不是苏锐本身的防御比较强悍,恐怕早就中招了!

    这种时候,自然不需要给对方留什么面子!双方已经是生死之仇了!

    苏锐这一脚踹在李龙炎的肩膀上,后者此时身受重伤,哪里还有反抗之力,直接就被踢飞出去了!

    李龙炎的身体重重的撞在了石棺上,觉得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要散了架!不知道裂了多少根!剧烈的疼痛袭来,让他几乎要晕厥过去了!

    然而,下一秒,李龙炎的眼睛里面就出现了浓浓的惊恐之色!

    因为,一把黑色匕首已经出现在李龙炎的眼前,随后,直接插进了他的胸膛之中!

    这把刀是来自于耐萨里奥!

    后者正用他唯一的那只手,握着这匕首,直直的插在了李龙炎的胸膛正中央的位置,随后猛然横向一拉!

    呲啦!

    李龙炎胸膛上的皮肉被割开,肺部也被切成了两半!

    与肺部一同被切开的,还有心脏!

    李龙炎的身体猛然一僵!

    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了心脏被划开!对于当事人来说,这种刀锋摩擦心脏的滋味儿,实在是太恐怖了!

    鲜血在李龙炎的胸腔之中直接炸开来!

    现在看来,耐萨里奥和苏锐真的是要站在同一条阵线上了!

    “虽然和你没什么仇,但是你选择错了立场,为了避免给我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我只能杀了你。”耐萨里奥平静地说道。

    在说话的时候,他那握着匕首的右手还拧了一圈。

    刀锋在李龙炎的胸腔之中旋转,也直接在他那本来就已经被割开的心脏中搅出了一个可怖的血洞!

    李龙炎的身体再度僵硬了一分,鲜血开始从他的胸口里面狂喷出来!

    “刚刚,如果不是你偷袭了阿波罗,那么依照着我的判断,现在洛佩兹已经战力不足五成了。”耐萨里奥的眼睛里面满是遗憾“所以,不要挡住我的路。”

    洛佩兹并不是不可撼动的,如果苏锐那一刀劈中,仅剩五成战力的洛佩兹,是绝对没法活着离开华夏国境的!

    到那个时候,耐萨里奥以命换命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虽然他和苏锐是仇人,但是在这样的战斗之中,

    却有着一股天然的默契,双方对战机的把握都是顶尖水准,配合堪称无间!

    李龙炎若是选对了立场,那么现在或许还能接着活下去,可惜,这世界上永远没有后悔药。

    前面明明是阳关道,可是,转过身,迈一步,就踏上了奈何桥。

    “去死吧。”

    耐萨里奥说完,便把匕首从李龙炎的胸腔之中拔出来。

    后者的嘴唇翕动着,面部肌肉都在抽搐着,浑身哆哆嗦嗦,随后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一个差一点点就成为华夏江湖世界领头羊的大佬,此刻已经彻底挂了,所有的野心与梦想,都已经随着他的生命一起,烟消云散。

    人的能力很重要,但是选择和人品却更重要。

    李龙炎为他的狭窄心胸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耐萨里奥手上已经沾满了李龙炎的鲜血,他只是把自己的手在对方的衣服上简单的擦了一下,便重新站了起来,眼神之中一片淡漠。

    看来,对于弄死洛佩兹,谁也没有耐萨里奥的决心大。

    苏锐静静地看着此景,并没有说什么,李龙炎落到如此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并不值得同情。

    苏锐唯一比较担心的是李秦千月,希望这个姑娘在得知父亲身死的消息之后,不要太悲伤吧。

    甚至,连和李龙炎相处了三十年的老赵,也没有多说什么,看着李龙炎的尸体,他的脸上甚至都没什么表情。

    也许,老赵对于这位岛主,早就心生不满了吧。

    “那么,现在,我是该称呼你为赵管家呢,还是称呼为慧锦大师?”苏锐问道。

    苏锐对东林寺极有好感,不过,虽然老赵曾是东林僧人“慧锦”,但是苏锐并没有完全地放下戒心,毕竟,当一个人撕掉了自己戴了三十多年的面具之时,谁也不知道面具之下的那张脸孔究竟是善还是恶。

    对于这些,苏锐现在还不好判定。

    “我已入红尘,不再是出家之人,本名赵寅宇。”老赵说道“苏少直呼我的名字便可。”

    “身份都揭开了,那就不妨好好聊一聊这里的故事吧,聊的让我满意了,我就可以放你们活着离开。”洛佩兹的声音响起,说着,看了耐萨里奥一眼。

    他的潜台词好像是在说——其他人可以走,但是,你不行。

    耐萨里奥面无表情。

    之前的两次冲撞,让他受了很重的内伤,此刻只能抓紧时间恢复着自己的体力。

    然而,赵寅宇并没有理会洛佩兹,而是对苏锐说道“我知道你们在追查陈贤稻的死因,不用再找凶手了,因为……他是我杀的。”

    老赵杀了陈贤稻?

    这让苏锐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你为什么杀了他?”苏锐的眼睛里面杀气弥漫,冷意森森。

    在这几天的接触之中,苏锐对陈贤稻的印象极好,他很为后者的死而心痛,并且发誓要手刃真凶。

    可是,赵寅宇为什么要杀了他?

    果然此人是自己没算到的变数!

    “这是年轻时代的私仇,你还不了解。”赵寅宇看着苏锐“陈贤稻的死,是罪有应得的,你也无需多管闲事。”

    “罪有应得

    ?”苏锐眯了眯眼睛“不好意思,我并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不明白?那就不要明白了。总之,一个人必须要为他曾经做过的事情负责,哪怕已经过了三十多年。”赵寅宇淡淡地说道。

    看来,这是三十多年前的私人恩怨了!

    苏锐似乎是猜到了什么“这难道就是你曾经离开东林寺的原因?”

    “是原因之一。”赵寅宇看着苏锐“你很不错,华夏江湖需要你这样的人,所以,争取活得久一点吧。”

    这听起来像是很认真的叮嘱。

    “我们联手,对付他,行不行?”苏锐说道。

    他倒是挺想为陈贤稻报仇的,可是,有些事情,必须搞清楚了才能动手。

    没有谁是纯粹的好人坏人,善与恶会在身上交织缠绕,每个人都有两面性。

    洛佩兹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苏锐,也看着赵寅宇,他没有吭声。

    这个男人,今天晚上显得有些不太正常。

    “当然可以,我并没有任何和这个西方人讲故事的兴致。”赵寅宇说道。

    他并没有说出这一处密藏的故事,同样的,也没有说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在叶普岛隐姓埋名三十年。

    虽然苏锐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委,这并不是聊天叙旧的好时机。

    而这个时候,洛佩兹的眼睛骤然间眯了一下,随后微微笑起来“很好,又有朋友来了。”

    苏锐有些意外,因为他甚至都没有听到脚步声!

    耐萨里奥也是和苏锐同样的反应!

    这说明——来到这里的人可能是绝世高手!

    赵寅宇点了点头。

    紧接着,从通道里面,又走出了三个老人。

    如果李龙炎还没死的话,眼珠子可能都会惊得掉下来!

    因为,出现的这三个人,正是叶普岛的三大太上长老!

    虽然峰顶的祠堂发生了爆炸,但是他们并没有被炸死!还是好端端地活了下来!

    当然,有可能在爆炸发生之前,这三大长老就已经离开了!

    这是妥妥的三大强者!他们修炼的年限比较长,身手并不在东林方丈慧烈之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洛佩兹并没有丝毫的紧张,微微一笑“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三大长老在进来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他们的身上都腾起了一股骇人的气势来。

    老赵盯着洛佩兹“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受人之托!

    “你要来杀我?”洛佩兹问道。

    “没错,因为有些东西,必须永远留在华夏。”赵寅宇说着,直接腾身而起,朝着洛佩兹扑杀了过去!

    洛佩兹长啸一声,身形也直接腾起,杀向了赵寅宇!

    那三个叶普岛太上长老,也都冲了起来!

    四打一!

    一时间,空气之中,劲气纵横!

    一个东林寺扫地僧式的人物,对上了目前西方黑暗世界已知的最强者!

    孰胜孰败?

    然而,却有一道身影,抢在赵寅宇和三大长老之前,狠狠的撞在了洛佩兹的身上!

    正是耐萨里奥!

    zuiqiangkuangbg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