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塞翁失马

    无痕不解地道:“就算戕鱼体型庞大,可我们在它肚子里,凭你我的本事,难道还破不开这层皮肉?“

    叶秋鸿摇头:“痕儿有所不和,戕鱼不仅体型庞大,实力更是恐怖,皮肉坚硬如铁,凡物根本无法对它造成伤害!你我虽有精妙术法和法器,只怕也是无计可施!“

    “如此说来,这戕鱼皮肉之坚,世间无物可破?那岂非天下无敌?“

    叶秋鸿笑道:“那倒也未必,若遇到宗主那般元丹境界的绝顶高手,戕鱼也只能是望风而逃!还有……“

    “还有什么?……“

    “戕鱼皮肉虽坚,若遇到天下四大神剑!也是轻易可破的!只可惜那种传说中的神剑,都在宗主那等大能手中,你我此刻却是到哪里求去?“

    四大神剑!

    无痕心头一亮,郁闷的心情顿时轻松起来,她手中正好便有一把神剑之一“逐日”!虽说只是半截残剑,但其锋之利,当世无匹,大家若真是困在戕鱼腹中,用残剑破开它的血肉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无痕却是不便明说,只能笑道:“现在说这些还早,我们是否困在戕鱼肚中还未可知,大家稍安勿躁,我先出去看看情形再来定夺吧!“

    “你一个人出去?“叶秋鸿脸色微沉,伸手阻拦道,“你刚刚恢复修为,还是让我出去吧!“

    “那怎么行!你也才是大病初愈,比我好不到哪去!“无痕自然也不放心。

    雪虎道:“主人,要不让雪虎出去看看!“

    无痕摆摆手,摇头道:“不行!这法宝由我控制,你若出去遇到什么凶险,只怕不能及时回来,还是由我出去为妥!“

    “罢了,我们一起出去!“叶秋鸿知道无痕心意已决,便干脆建议同行,也好有个照应。

    无痕莞尔一笑,明白对方是在担忧自己,若是执意拒绝,只怕又要纠缠不清,便只好点头同意。

    接着,无痕心念微动,她与叶秋鸿便化做一道轻烟,瞬间来到外界。

    叶秋鸿早有准备,身影刚刚遁出,立即便召唤出飞行法器云船,将两人稳稳载住,不至落入怪兽胃液之中!

    这怪兽的胃液含着极其恐怖的溶物之能,比天下至毒都要厉害,若是沾上一滴,怕是后果难测!

    好在叶秋鸿的云船也非凡物打制,故而并不畏惧怪兽的胃液!就算有几滴溅到船底也无关要紧。

    无痕手指微动,法宝镇魂印便从脚下胃液中破水而出,浮现在她的眼前,上面沾满恶心的黏液,令人不觉一阵恶心。

    无痕微微皱眉,赶紧施了个净水术,将法宝清洗干净后才转念间将它收回丹田。

    两人扬目四望,这怪兽胃部空间果然巨大宽广,仿佛一片幽谷深潭,令人心悸惶然!

    脚下胃液如溶岩之浆、沸腾之水!不断翻滚搅动着,将吞入的大量鱼类慢慢消化吸收,化成丝丝精力融入血肉之中。

    叶秋鸿皱眉道:“痕儿小心,这巨大生物只怕十有八九真是戕鱼!“

    无痕奇道:“叶大哥为何如此确定?我们眼前所见不过是这生物的胃部而已。“

    叶秋鸿指着头顶的三根尖刺苦笑道:“那就是戕鱼的特征,又名反骨钉,传言遇到危险,这三根骨刺会破出体外,化成三道最为锋利无比的钢箭!可穿山破海!无物可挡!非常恐怖!“

    “原来还真是戕鱼!“无痕喃喃无语,大家运气真是够呛,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相传戕鱼属于东海的莽族之最,实力极其恐怖,虽是妖兽却无法化成人形,它不断通过吞噬消化其他生物,将丝丝精血融入血肉,使得体型生长没有任何控制,随着岁月积累,越长越大,渐渐成为海域恐怖的生灵之一。

    瞧这戕鱼如此庞大的胃部空间,估计生长约有几千年之久!

    两人正为世上还有如此庞大的一条戕鱼而震撼时,前方胃部出口突然一开一合,股股狂猛的罡风从食道深处呼呼吹来,顿时便将叶秋鸿的云船吹得东摇四晃!差点控制不住掉落下去。

    两人大吃一惊,匆忙全力升起元力护罩,稳住身形,顶着瑟瑟罡风往胃壁侧面躲闪而去,勉强避开了强烈的罡风侵蚀。

    无痕皱眉道:“叶大哥!这戕鱼呼吸之间便能吹来如此强烈的罡风,若是全力呼吸,岂不是要把你我吹成碎片!“

    叶秋鸿神情肃然,轻声道:“痕儿别怕,只要我们不激怒这头戕鱼,它就不会用罡风攻击我们!你我尽量动作小心一些。”

    无痕点点头,如此巨大的千年巨兽,她也不想激怒!可是一会要用逐日残剑破开巨兽皮肉脱身,这戕鱼定然不会坐以待毙!届时定然会发动恐怖之极的反击,两人能否安全脱身可还真是未知之数!

    无痕正在斟酌之间,眼眸扫过翻腾的胃液,突然发现了什么,笑道:“叶大哥,你说我们被困此处,是福是祸?”

    叶秋鸿摇头道:“祸成事实,福从何来?”

    无痕微微一笑:“塞翁失马,安知非福。”

    叶秋鸿眉头一跳,双眼速度从脚下这一大片胃液水潭扫过,突然展颜笑道:“痕儿说得不错,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我们困在此地,岂能入宝山而空手回!”

    原来这戕鱼生长了不知几千年,吞噬过无数的生物和鱼类,其中不乏有些道行的妖兽或人类修士!这些妖兽或人类修士死亡之后,虽然骸骨已经不复存在,但必然会遗留下许多法器和宝贝!

    普通法器和宝贝自然经受不住岁月的侵蚀,早已失去灵力成为废物,但若是特殊材质打造的非凡之物,虽经几千年的洗礼,只怕仍然完好无损。

    脚下这片腐蚀之极的胃液,虽是夺命的深渊,却也是稀世珍宝埋藏之地!就看谁的手段高明,能够从这些胃液中将宝贝打捞出来。

    无痕与叶秋鸿互视一眼,纷纷露出笑意,准备各展神通,比比谁的福缘深厚。

    叶秋鸿本想施展元力凝聚成无形之手捞取,但又担心惊动戕鱼引来更大祸事,想了想,只好借助法器打捞。

    只见他手中瞬间出现一根长绳,非金非铁,闪着幽幽鳞光。

    叶秋鸿瞅着脚下一眨不眨,当看到有物品浮涌上来之时,长绳便“嗖”地飞射出去,在胃液表面轻轻一点,瞬间将那不知名的物品裹住卷了回来。

    这长绳显然非凡物打造,虽沾染到胃液,却只留下几点印痕,并未受到太多损伤。

    好宝贝!无痕拍手称赞,这长绳绝非普通法器,能在融化万物的戕鱼胃液中来去自如,岂是普通法器可比。

    叶秋鸿不敢伸手碰触卷上来的物品,生怕沾染一滴胃液,直接长袖轻拂收了起来,打算出去之后再慢慢细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