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刺杀

    “姑娘?”花如许又唤了声,苏凝雪这才懵懵懂懂地将手放进他手心。

    他的手好冷啊。

    花如许将苏凝雪拉起来,站定后,苏凝雪再次呆住。

    好看!

    花如许真的非常好看!

    他的好看不似云褶南那般柔和,有种让人亲近的感觉,可真的靠近了又觉得不可亵渎;他的美是具有攻击性的,就像百花中最娇艳的红玫瑰。那么地显眼,那么地引人注目,却在触碰时会伤了手。

    “你”

    “姑娘快起来吧,初次见面,您这大礼,花某可受不起。”

    “额”苏凝雪愣了下,这才赶紧从地上爬起来。

    身后墨香和玲拢都紧跟着追上来,墨香刚要开口,花如许先对她道“无妨,花某也好久没遇到这么特别的见面礼了,你先下去吧。”

    “嗯。”墨香离开。

    所以墨香是花如许的人吗?

    那天下最美岂不是有花如许一半?

    “小姐!小姐,您没事吧?”经这么一吓,玲拢也没心思瞧花如许了,只顾着上上下下打量苏凝雪,生怕苏凝雪受半点伤。

    “我没事,没事。”

    “这位小姐也请出去吧,花某的屋子不是谁都能进的。”

    “我凭什么要出去啊?要走也跟小姐一起走。”玲拢理直气壮,吼完了才发现自己对着一个绝世美男发火了。

    绝世美男啊?!

    “我,我,我我我我”

    “行了,别结巴了,花某知晓自己花容月貌,闭月羞花,见到花某说不出来话的也不止你一个,出去吧。”

    “小小小”

    玲拢哪有机会说完,花如许衣袖微微一甩,玲拢直接被推出屋外。被苏凝雪压在身体下的门板,更是奇迹般地重新立回原处。

    当然,除了断了的那半截。

    “嗯,比我想象得要好一些。”花如许看着一扇半的门,竟还认真品了品。

    回过头,背对着苏凝雪开始慢条斯理的泡茶,尽管他的衣袍特别地宽松,可苏凝雪瞧着他的背影竟生出几分熟悉感,“你”

    “过来坐吧,既然来了,难不成准备一直站着与我说话?”

    “哦。”苏凝雪很配合,坐下接过茶,没有立即喝,反而问道“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呀?我总觉得你似曾相识。”

    花如许手一顿,随即忍不住笑起来,“这么老套的搭讪方式,姑娘,花某该高兴,说你别出心裁呢?还是该不满,你竟然一点没为花某花费心思?”

    “额,我,我不是搭讪,我是真的觉得你有点熟悉。”

    “呵呵,那可真不巧。花某一生阅人无数,能被花某记住的面孔实在屈指可数。姑娘以前想必送的东西不入眼吧,所以花某对你完全没有印象。”

    花如许倾身往前,半个身子支在茶几上,他与苏凝雪只隔着不到半只手臂的距离,苏凝雪手里还端着那只茶杯,他幽幽一笑,嘴角噙着邪气,笑容又是那般惹人心醉。

    苏凝雪一时愣了神,花如许的手便绕过她的手腕,以交杯酒的方式,悠然饮下那本茶。

    “好喝。”

    苏凝雪一怔,赶紧收回手,花如许却及时拉住了她,“姑娘,来都来了,这般娇羞做什么。来,说说看,你想与花某一起做些什么?”花如许凑近她耳边,轻轻呼一口气,苏凝雪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再也忍不住了,猛地起身,硬是挣脱花如许的钳制。

    “我没什么要做的,单纯来看看你有多好看而已。只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花魁公子竟然举止如此轻浮。”

    “轻浮?呵呵呵,姑娘可真好笑,我们这是青-楼,若举止如你一般,你说说,还有人上门送钱么?”

    苏凝雪一噎,她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你好歹是乾夜国质子呢,有点节操不行么。”

    “姑娘也说是质子咯,不过是颗被人抛弃的棋子,我要节操这玩意干什么?”

    再说,他也确实不明白苏凝雪口中的节操是何意。他只是确信自己不需要这种东西便是。

    “那你也可以--啊!”

    苏凝雪还没反应过来,忽地,窗子被人从外踹开,几个黑衣人以倒掉的方式出现在窗外。窗子的碎片顺势朝他们飞过来,苏凝雪只觉得腰上一紧,她被那道红色身影及时抱住,这才侥幸避开了所有攻击。

    黑衣人趁机落进屋里,这么大的动静,苏凝雪以为墨香会来救驾了吧,却没想耳边花如许说“让她离开,她还走得真彻底啊。”

    这个她能有谁,肯定是墨香呗!

    想到现在楼里可能只有玲拢,苏凝雪更加绝望。

    “快出去,到人多的地方,他们就不好动手了。”

    “嗯。”花如许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在苏凝雪开口时,他已经这么做了。

    “啊!!!”苏凝雪气疯了,让他出去,没让他从顶层的窗户跳出去啊!人家杀手兄弟们好歹是吊着绳子进来的,他们这样赤-条条地跳出去真的能活吗?

    “我,我不想死啊!”她紧紧抱住花如许。

    花如许嘴角莫名扬起一抹笑,“原来你也怕死的嘛。”

    “废话,谁不怕死啊。”

    嘴上没让步,脑中,苏凝雪已经计算着王府暗卫可能出现的地方。云褶南的布局图,她匆匆扫过一眼的。

    “那边,往那边再去一点。”

    “好啊。”花如许竟听从她的指挥,待他的脚再次落在墙面后,果不其然,身边几道黑影闪现冲着后面追上来的黑衣人袭了过去。

    苏凝雪暂时松了口气。花如许挑最近的一个窗户,破窗而入,将苏凝雪放下后,他忽然凑近,那张绝美的脸在她眼前放大又放大。

    “原来,你还跟擎苍皇室有关系啊。”

    “我,我可没说过我们没关系。”苏凝雪连忙将他推开。

    虽然她对花如许绝对没有那方面的想法,但一个盛世美男离她这么近说话,她还是很紧张的。尤其王府暗卫出现后,她莫名有点担心刚刚那一幕会传到云褶南耳中。

    哎呀,一想到云大爷会生气

    果然,她刚刚应该留在茶楼喝茶吃点心啊。

    “和擎苍皇室有关系。那你是谁呢?马上要被送去和亲的明珠公主?还是其他哪位公主?又或者哪位大臣的女儿?”

    明珠公主要被送去和亲了?苏凝雪稍稍震惊了下。

    随即道“我是贤优王妃,你最好放尊重些。”

    “哦?贤优王妃?”

    花如许脑中浮现起那位王爷的模样,蓦地眼底的光芒愈发明亮,他好期待,好期待再一次地碰面啊。

    黑衣人很快被击退,暗卫中有人负责去给云褶南送消息,苏凝雪与花如许就坐在房间里等着,苏凝雪其实是想回去的,可云褶南之前交代了,让她看着,她就真的在这里看着。

    暗卫离开了有一会儿,按道理说早该有人回来汇报消息了,可坐等右等竟然没有人来。

    苏凝雪有些坐立难安,不知是因为对面坐着的男人,还是因为心底不知名的不安,她相信云褶南会安排地面面俱到。

    玲拢原本在屋外候着,苏凝雪怕她被吓着,命人先将她送回去,当然,玲拢是不肯的,苏凝雪说让她回去通知素锦这边的情况,她才以为自己被委以重任,信誓旦旦地回去了。

    “你有没有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那些人来杀你,为何不达目的就那么轻易地走了?只是因为打不过吗?杀手按理来说应该极尽可能地完成任务啊,可刚刚我看他们并没有对你穷追猛打。”

    “嗯。”

    “你嗯是什么意思?”

    “是赞同你的意思啊。”

    花如许不知从哪儿找了壶酒,苏凝雪在这儿绞尽脑汁,他靠在软榻上竟提壶灌酒,逍遥自在起来。

    “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小命悬在弦上,你就这么不紧张吗?”

    “我紧张干什么,反正你们擎苍会想办法护我周全不是,再说了,那群人本就不是来取我性命,我又何须紧张。”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不是来取你性命,那他们是来-”

    苏凝雪蓦然顿住,花如许笑了笑,毫不顾忌地道“当然是来引蛇出洞,调虎离山啊。”

    “你都知道了你不早说!”

    “没人问我啊,再说有贤优王妃作陪,我为何要拒绝?”花如许妖媚地笑起来。苏凝雪真是气疯了,世上怎么有这么胡来的人。

    她赶紧出去找人,这时候只要联系上墨香,抱住花如许,或许不会影响云褶南的计划,可她刚站起来,只觉得屋子一阵晃动,紧接着,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上方的楼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坠落。

    对方这是有多不待见花如许?这是要毁了整幢楼吗?

    苏凝雪下意识地去拉花如许,没瞧见花如许眼中一闪而过的诧异,这点雕虫小技,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可那一瞬间,他被苏凝雪眼中的担忧吸引了。

    曾经有一个人也那般在意他,生怕他受半点伤害。

    楼层不停地晃动,上方的碎渣子还越掉越多,苏凝雪顾不得许多,只拉着花如许一个劲儿地往下跑,“啊!”忽然脚下踩空,他们猝不及防地往下坠去。

    yaofeiqhengbuqgx0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