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四零章 计划周详了

    官家早先让保留旧军营,内阁都以为,官家是对前线不信任,担心出现败退而准备的后援防线。

    待官家将流民安置问题完,诸位才明白,官家早想到了这方面的问题。

    后世,赵曦所知道战争。从来都不是单纯的战争。

    对战争而产生的问题的周全考虑,这个时代绝比不上后世。

    大策略明确了,省下的就容易了。

    无非是钱粮的事。

    “另外,着令海军以及海商,务必要保证南粮北运不间断。至于安南,恐怕在北辽大军南下之时,也该对那个逆子的地盘攻击了吧?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国朝粮食的供应。”

    在这点上,二皇子还是表现了一定的大局观。国朝未发动北伐之前,二皇子即便有心,也一直蠢蠢欲动,却始终没有挑起战事。

    而安南,因为惧怕大宋的支援,也在压着发兵的冲动。

    北辽内乱一年多,周边那个王朝都听闻了,安南自然也会关注着北辽的内乱。

    当知道宋国跟北辽内乱有牵扯后,安南是着实庆贺了一番······不管怎么,北辽还是当下最为强盛的王朝。宋国介入北辽内乱,势必会一起北辽的不满,宋国和北辽就存在冲突的可能,这也是他们安南能收回郎颂、高邦一带唯一的机会。

    只要宋国和北辽冲突了,宋国河北道的驻军,根本就防不住北辽的骑兵,势必要抽调整个大宋境内的队伍,也就不存在支援那个二太子的可能······

    想是这样想的。

    事情也果然向这个方向发展了。当宋国主动挑起与北辽的争端时,安南就安排了大量的细作北上,务必要得到最新的消息。

    一年多,终于等到了这一······北辽内乱平息了,转头开始南下,准备对宋作战。

    也是这样的消息,让安南筹备驱赶宋国二皇子的行动了。

    “南粮北运确实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商贾们传来消息,郎颂、高邦一带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安南本地粮商业都停止了粮食转卖营生。”

    “不过,官家未雨绸缪,在早年已经有官船从占城、蒲甘等地收购粮食,这几年也形成了另外一个海运粮食的通道。臣以为应该不影响国朝的粮食稳定。”

    为这一场大战,国朝准备了多年,别粮食运输一直就没有间断,即便是间断,以现在国朝各地常平仓的存粮,也足够支撑这次战事。

    吕惠卿还是有这个底数的。不过,他倒是没怎么考虑战争启动后,市井对粮食的反应······

    “市面上的粮价,多少还是有些波动的。吉甫不可掉以轻心。四子这边,继续运作苏州一带的各势力是一方面。另外,早年他有意南下,现在朕准了。”

    “但是,这次南下,必须是以为国朝转运粮食为主,并且必须避开海军护航的航线,另外开辟航线,或者是另外寻找机缘!”

    赵曦一直压着四皇子,就是为今做准备的。海洋之大,海军护航毕竟有限,而官方的海商也相当局限。

    要利用四皇子的队伍作战······欺负海盗那些乌合之众还行,真要是上岸登陆,跟北辽的建制队伍作战,那就是纯粹送死。

    “官家,四皇子这边的陆战队······若从苏州登陆,或许有奇兵效果。”

    这不,就是内阁也有这样的妄想。

    “子厚,当初苏州的乱局,北辽朝廷派兵几何?无非五千精骑而已。诸位也可以试想,四子的陆战队,能否拿下苏州?如果连苏州都无法拿下,真正的登陆作战,又能牵扯到多少北辽兵力?”

    “没多大意义。袭扰可以,正规的作战就算了。四子那部分人,现在也有三万之多了吧?都是些也商也盗者,就不必真的冲锋陷阵了。”

    “也可以这样:把选择权交给他们自己,愿意建功立业者,可以在苏州等地一带活动,即便是袭扰战,朝廷也按照战功对待。愿意南下开拓海洋者,战事负责支撑国朝的粮食用度,战后受海军保护!”

    四皇子的那支队伍里,鱼目混珠,但是赵曦也知道,朝臣们多多少少都是有参与的。都以为四皇子是代表皇家的。

    现在朝廷的勋章制,未必不会让那些在海上纵横的人才,产生些念头,赵曦也不能拒绝。

    这是一场倾国之战,调动一切有利因素是必须的······

    应该差不多了······针对这场战争,赵曦并没有表面上那样轻松,这几年,特别是耶律乙辛叛乱开始,赵曦就没有一轻松过。

    怎样将耶律乙辛叛乱利用到极致,又如何能让国朝的损失减低到极点,最终达到以最代价,获得最大利益,赵曦一直在完善自己脑子里的计划。

    这一战输不起,甚至不能达到预期目的都不可以!

    往远的,这是从开朝以来,就是大宋的执念。往近处讲,从朝廷拟定北伐的方略,朝廷从军备、粮草、资金、人员等等各方面,都在为这一准备着。

    所耗费的钱粮,不是简单的从战事上就能看得出来的。

    这算是大宋准备最为充分的一次战争了。

    当然,对于不知情者,还以为朝廷萌生开战是从耶律乙辛叛军被歼灭之时开始的,可对于重臣,都知道这是酝酿很久的事了。

    真的输不起!

    可战争这种事,又怎样在开战之前就能确定全胜呢?

    后世的记载证明,有太多逆转局势的战争了。气、补给,军卒的士气、将帅的指挥作战能力等,甚至包括一些偶然的因素,都有可能直接逆转整个战争的局势。

    赵曦记得,后世有那么一个记载,就因为一次炮击的偏靶,直接导致了战争的大逆转。

    甚至,国朝的檀渊之盟也都是战争的偶然带来的。

    所以,赵曦这两年,几乎都在思考并推演这次战争,他留在殿里的推演旗帜,连旗帜的颜色都没了原色。

    偶然性也离不开必然性。凡有偶然性的地方,其背后总是隐藏着必然性;凡偶然性起作用的地方,它又始终受着内部必然性的制约。这个道理赵曦懂得,所以,他一直在尽量完善计划,尽可能的避免偶然的发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