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2章 毒甚一筹

    师道妍现在也做不了什么主的,哪怕是要颠覆师氏廷权,因为陆离和四大圣人要对师氏双圣出手。

    “真的要这样吗?”

    往‘御帝宫’的路上,师道妍悲哀的问陆离。

    陆离便笑道:“你想左了,我们是去救你玄祖黄帝的,如果我所料没差,你玄祖未殒于昔世的圣战,而是被师氏另外二圣封印了起来,我血脉中隐隐感到的震悸说明你玄祖‘黄帝’还活着,但是处境相当不妙,那天冥上帝我在魔狱有过一次接触,他用镇狱碑封印着我的本命法宝,但他真是想多了,我的本命法宝岂是他能封镇住的?我乖囡不过是诱他出最后一击,但他迟迟不敢发动,怕遭受反噬,因为他同时在进行令一件大谋算,就是想以镇狱碑为媒介,彻底融合魔狱本源,可是世界本源是那么好融合的吗?真是心比天高啊,之前我去了趟魔狱,助乖囡的阿娘修成了四阶圣王境,圣王大劫出现那一刻,引起了魔狱本源的强烈震动,而这震动可能把魔狱本源的自我意识从某种不能自主的状态中解救出来,以致我感应到血脉中黄帝圣血的悸动,我就怀疑是师氏二圣在弄鬼,那天冥上帝一样躲了亿亿万年,所图甚大,若被魔狱本源挣脱,他受损巨大,何况他离下一尊分身助大冥王炼融乖囡阿娘的圣宝,但被我和乖囡阿娘联手灭杀,大冥王已殒,天冥上帝那具拥有一量劫法力的分身也白搭了进去,对他来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所以他可能要对封印中的黄帝下手,以补其巨损。”

    居然还有这些内幕?

    师道妍都听傻了。

    难道自己玄祖‘黄帝’真的还活着?圣人陨落转世归来的机会还是有的,除非被神魂俱灭,残渣不剩。

    若真是陆离推测的一切,那就不是师氏要倒霉,救出黄帝的话,有陆离帮衬,天冥这廷势还变不了。

    ……

    ……

    蚕壳似的结界中,封着一个须发皆白的气象威严的老者,他阖目盘坐不动,就如同琥珀中被凝封的生物化石一般。

    “……道不同不相为谋,黄帝,虽说我们是同族同宗,但是你却成了我们的羁拌……哎。”

    天冥上帝叹息着。

    要对‘黄帝’下手了,首先要瓦解他的意志,不然频死的一记反击,自己会伤上加伤,被封印在‘天冥敕魂结界’中,圣人都要失去自爆的能力,何况黄帝于圣战中受重创掉了阶,现在只是初阶初期状态。

    圣人掉阶,是因为失了圣宝,若再没有圣宝为倚,这一世别想再有寸进,修复伤势更是痴心妄想。

    结界中被封印的‘黄帝’陡然开眼,“你们兄弟两个做的那些事,只会招来奇灾,灭顶是迟早的事,你看看你现惨的有如丧家之犬,哪还有半点圣人的威严?这些年折腾下来,你居然还看不透?你没发现你越折腾就越惨吗?因为你的心不与道同,违背了天地法则,就算你要夺魔狱本源,也要看看自己是什么实力吧?中三阶的圣王圣君们都没有你这么大胆,你就敢仗着一件镇狱碑为所欲为?你真是想多了,封印同宗手足,现在更要炼我的魂、夺我的体?这个因果真的够大呢……”

    “哈哈哈……黄帝,你再说什么也没有用的,我要做的事我就一定会去做,不择一切手段,任你舌底灿莲也改变不了你的命运,你就认命了吧,就算我会失败你也看不到的,因为你会失我而去,彻彻底底被我灭杀你的神魂,你这具圣骸,足以令我修复伤创,重回圣尊境的了,再夺了你的三千大道,我晋升半步圣王也未尝不可啊,本来,我不会对你下手,怎奈人算不及天算,只是不知被谁破坏了我的大计,我必然会叫他付出惨重的代价的,师氏会记得你做出的贡献,你安心去吧!”

    “你确实是够卑鄙!”黄帝心中衍生无尽的不甘和悲哀,圣人落到他这种地步的几乎没有第二个,居然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大兄,别和他废话了,我动手了!”

    话罢,一道光芒暴闪。

    而天冥上帝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那一瞬间凝固的笑容中带着惨烈的狰狞,他微微垂目看到自己本尊心口被一刃洞穿的景象。

    刃,是天冥御帝的圣宝‘天冥屠神灭世刃’,这是一柄极具杀光戮凶威的先天圣宝,凶名震慑万界。

    御帝是动手了,只是被他下手的目标是自己的同胞兄长‘天冥上帝’,一刃碎心,凶、狠、毒、辣;

    天冥上帝的眼神瞬间暗淡下去,圣人本尊心脏碎裂是最沉痛不可挽回的伤势,本命本源皆在心脏之中。

    “为什么?”

    他迅速暗淡的目光,盯着天冥御帝这个胞弟问。

    “大兄,你活的太累了,我是这么想的,与其让黄帝成全你这样一个半废物,不若你们两个一起成全我,我会让师氏一族记住你们的功勋伟绩的,我融合你们的两具圣骸,再加上你的本命法宝‘镇狱碑’,还有你们的三千大道,我就足以晋升圣王境啊,大兄,你不能实现的心愿,我会替你去完成,你放心吧……”

    天冥御帝娓娓道来,一付很无奈的口吻,做这样的事似乎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弟弟,青出于蓝呐!”

    天冥上帝说话时,口角的金血溢出,光芒纷舞中,天冥御帝打出的‘天冥敕魂结界’就在瞬间将他封成了黄帝的模样。

    这‘敕魂结界’是他圣宝‘天冥屠神灭世刃’中秘蕴的三千大道‘混沌敕魂术’,这是一门十分恐怖的大神通,圣人被封入其中都不能自爆,只剩待宰的份。

    “大兄,为主是我不忍心看你活的这么累,你就别折腾了,也别浪费‘黄帝’的圣骸了……”

    天冥御帝还劝他大兄呢。

    结界中的黄帝哈哈大笑,“天冥上帝,你的报应来的太快了啊,我能在入灭前看到你这样的结局,真是一件幸事,我说什么来着?这因果够大吧?哈哈。”

    那天冥上帝没有理会黄帝,盯着御帝道:“你是我弟弟,我可以成全你,还有一事我要告诉你,镇狱碑不是无敌的,至少不是四大混沌至宝的对手,还有一个更恐怖的克星,还记得我之前说的那个银世东皇吗?”

    “那只是个小辈……”

    天冥御帝不屑的道。

    “是吗?”

    蓦然,一缕陌生的声音介入了。

    同时,虚空中焰息沸腾,把这秘境于顷刻间就变成了一片火海,四面八方由炎焰凝结而成的‘壁’象结晶般的出现。

    天冥御帝骇然失色,这是自己御帝宫中最绝秘的封印之地,怎么可能被谁无声无声的闯入而不自知?

    但念动间,秘境世界变成了焰壁蛋壳世界,自己和封印中的天冥上帝、黄帝都落在其中。

    陆离、圣音、乖囡都出现了。

    圣音弥散出的微微王者气息,等于告诉御帝这是一尊半步圣王大强者,他更是惊骇的无以复加。

    御帝虽也是圣尊巅峰,但巅峰到圆满还有一段距离的,和半步圣王是有实质大差距的,完全不是对手。

    再就是乖囡,执着‘惊仙剑’的纯真娇稚模样,怎么看也不象个小女魔王,可就是她,一剑戳穿大冥王的啊,那剑的气息,御帝无比熟悉……

    炎壁凸出的蛇鳞纹理一道道细密,似乎蕴含着天地间最绝秘的奥义,闪闪映射出璀璨的光芒。

    这似乎是一个比‘混沌敕魂术’制造的结界更恐怖一百倍不止的神妙空间,这是一件先天圣器啊。

    炎壁空间分八卦八方,暗蕴阴阳五行,其渗出的强横气势令御帝心魂震颤,隐隐感觉自己没有一丝可能从这里逃离出去。

    “尊驾是……”

    “东皇,就是我……你比你大兄天冥上帝隐藏的更深,心性更狠,你未能成大事,真是可惜了……”

    陆离淡淡言,目光清冷的望着御帝。

    圣音随手一指,一点光芒就打进了封印黄帝的敕魂结界中去,那结界脆的有如蛋壳一般,不堪一击。

    一朵莲花就在蛋壳中盛放出来,喀嘣嘣将烂了个洞的敕魂结界瞬间撑的支离破碎。

    这是圣音的秘技大神通‘圣心莲界’衍生出来的终极威技‘太素钧天盛世莲’,绽放到极致能把一个世界撑裂,但那不是现在的圣音能修练到的高度。

    不过一门三千大道演化出的空间结界还是能撕裂。

    御帝的‘天冥屠神灭世刃’抖了一下,光芒一闪,先发制人,他不管圣音解救‘黄帝’,直接向陆离下了毒手,他不信有人能躲过他的碎心一刃。

    但他眼中的陆离含着一丝嘲讽的笑,一动没动,不闪不避,就听啵一声,一刃戳中……陆离破碎的象碎片一样崩散了,同时圣音拎黄帝也消失了,小女孩儿嫣然一笑也崩碎了……这是幻象?

    “三千大道中有一门神通叫‘混沌大幻术’,如幻似真只是它其中一项作用,另一项就是……”

    下一刻,异变陡生,天冥御帝的圣宝‘天冥屠神灭世刃’上被粘附了一层八色炎焰,哧啦哧啦的就开始了融炼,无比灼心的压迫力漫延全刃,到最后,御帝不得不脱手松开圣刃,他怕古怪的炎焰灼到他本体。

    可实际上圣宝与他血脉融相,又岂是能分割开的一个部分?除非他主动切断与圣刃的一切联系,那他的境界立即就会掉一大阶下去。

    不过,就在御帝松开圣刃的瞬间,一朵莲花乍现,将圣刃一包一裹就消失了。

    呃?

    连番奇异的诡变,御帝反应过来时圣刃已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