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落水

    钮钴禄氏见武秀宁态度温和,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自拉那拉氏被禁足后,她的日子虽然不至于难过,却也少了盼头。之前她百般迁讨好乌拉那拉氏就是想要承宠的机会,满府上下,除开刚入府的两个新人,独她一个没有承宠,后院众人面上不说,可暗地里都在嘲笑于她。

    依着钮钴禄氏的性子,她如何能忍受旁人的嘲笑,且她自认为比耿氏差,可结果却是耿氏都承宠了,她却连胤禛的面都见不上,如此自然是要想其他办法了。

    当初她投靠乌拉那拉氏这个福晋,也得罪了不少人,李氏便是其中之一,虽说冲突不大,但立场鲜明,她心知就算她此刻转投李氏的阵营也得不到重用,才会把主意打到有过一次间接合作的武秀宁身上。

    武秀宁有多受宠,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到,她羡慕,却更妒忌。

    明明都是一样的出身,可就因为武秀宁有一张漂亮的脸蛋,便理所当然地获得她想要的一切——独宠、子嗣以及提携家族中人。

    不过她打得主意虽好,却不敢一下子甩开乌拉那拉氏,毕竟之前那么多的困难乌拉那拉氏都顺利闯过了,现在这样,谁能保证她不会再次翻身。

    武秀宁不知道钮钴禄氏的想法,若是知道肯定要觉得好笑,垂下眼帘的瞬间,眼底一片暗沉。

    上一世钮钴禄氏忍了太久,让所有人都相信她是个老实本分的,而这一世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便逼得她不得不动,以至于犯两头讨好的错都不自知,这样的人,要么登天,要么下地狱,而上一世她上了天,这一世便理所当然地要下地狱。

    眼瞧着对峙中的惠玉和钮钴禄氏被李氏压制,原本还兴致勃勃看戏的武秀宁难免有些意尽阑珊的感觉,略一思索,她正想着开口告辞,却见一个小丫鬟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脸色微红,语气激动“主子,主子爷过来了。”

    李氏闻言,眼睛瞬间一亮,起身的瞬间立马就迎了上去,武秀宁没那么没眼色,这个时候抢李氏的风头,却也同其他人一样起身相迎。

    胤禛对于李氏的小心思很清楚,可他有自己的考量,不会轻易让她掌权,毕竟康熙的喜好摆在哪里,他若有心就不可能半途而废,所以即便李氏表现再好,他也不可能让她如愿,不然从前到现在,他就不可能一直将管家权放在姚嬷嬷的手上。

    当然,胤禛对武秀宁的偏心众人皆知,他自己心里也明白,可到底还是守着表面的公平,既然这个公平都未能为武秀宁所破,他自然也不可能让李氏破了这个例。

    “妾身(婢妾、奴婢)给爷请安。”李氏站在最前方,一如从前的乌拉那拉氏一般,领着众人一起问安。

    武秀宁瞧着李氏脸上那意气风发的表情,鬼使神差地抬头看了胤禛一眼,见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不由地展颜一笑。

    胤禛见武秀宁一脸高兴的模样,知道她没有受委屈,这心里便松了一口气,他会过来,除了是在意儿子之外,更多的是怕武秀宁受委屈。有些事情不戳穿,他还可以装聋作哑,一旦戳穿,他若还如之前一样就真的辜负了她这一片真心,所以即便知道自己过来会给李氏错觉,他还是来了。

    苏培盛抬起头,瞧见两位主子眉来眼去的模样,再看看李侧福晋脸上那一抹娇羞,心里暗叹,还是无知最幸福。

    主子爷这一颗心都落在武庶福晋身上,每月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揽月轩,其他院落能分点儿汤渣就是算是不错了,更逞其他。能看清的人,至少明白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而看不清的人,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到最后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今儿个是二阿哥的生辰,主子爷这个当阿玛的自然是要有表示,不然也不会走上这一趟,但是主子爷此时的心思明显是在武庶福晋身上,可这李侧福晋一个劲地往上凑,明显是没眼色。

    “爷,不如先请上座吧!”李氏没注意到胤禛的目光是看向武秀宁的,还以为是自己的表现入了胤禛的眼,一时喜不自禁,柔声细语地道。

    胤禛眼中带笑,听到李氏的话,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但入座的时候,却下意识地坐到了武秀宁身旁,此举不仅让后院众人瞪大眼,就是后知后觉的李氏在看到这一幕后也不自觉地黑了脸。

    若不是顾忌胤禛,李氏都想直接赶人了。

    “爷这个时候过来,想必弘昀知道一定会十分开心的。”李氏心知比不过武秀宁,也不跟她比,而是将话题转到孩子身上,借此吸引胤禛的注意力。

    胤禛闻言,端起准备送到嘴边的茶盏也顿了一下,“弘昀人呢,爷记得今儿个先生免了他的课,一大早的他就回了后院,怎么一直没瞧见?”

    “刚才还在这……”李氏下意识的回话,目光扫视一周,却没有瞧见儿子的身影,目光转向一旁的玉燕,语气略显慌乱地问道“还不派人去看看,二阿哥去哪了?”

    “是。”玉燕看着李氏的慌乱的表情,心中一颤,应声的同时,立马让人去找。

    胤禛眉心微皱,虽说他不喜铺张,但对于几个孩子还是相当大方的,不然就李氏的出身,哪怕是侧福晋,也很难过上如今的日子。今日弘昀生辰,按理应该是主角,可满场却无一人注意到他,这算什么?

    “还愣着干什么!带人去找!”胤禛冷喝一声,站在他身旁的苏培盛再不耽搁,飞快地打了个千,快速地带人往外走了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众人脸色微变,不管是不是心虚,众人都不想在这个时候跟这种事情扯上关系。

    武秀宁眯着双眼,心里微微有些不安,依着她上一世的记忆,弘昀还真没活过这一年,但是却不是这个时候逝世的,她记得是冬天,而现在离冬天明显还有一两个月。

    乌雅氏坐在武秀宁身旁,眼见武秀宁丝毫不受影响的模样,心里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她的梦境时准时不准,且随着时间很久未曾出现了,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她猜测同梦境中她的下场有关,毕竟梦境中的她可没活到现在。

    “庶福晋对此事怎么看?”乌雅氏凑过去低声问道。

    “还能怎么看?”武秀宁转过头,看着乌雅氏道“要么是二阿哥不适应这样的场面,回去休息了,要么是在周围散心,再不就是一干子兄弟姐妹暗地里想着帮他庆祝,悄悄去了前院。”

    乌雅氏一听武秀宁这话,下意识的抬头,对上胤禛和李氏冷冽的目光,她表情尴尬地道“庶福晋说的对,府里阿哥格格的感情都不错,会想一起庆祝也在情理之中。”

    眼瞧着乌雅氏识实务,不只胤禛挪开了视线,就连恨不得吃人的李氏也满意地转过头去,毕竟作为一个母亲,她一点儿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事,即便只是猜测也不行。

    武秀宁见状只能说这个当口,实在不适合说话,涉及孩子,甭管是胤禛还是李氏,都会心乱,谁要是敢说个不好,怕是就要引火烧身,被冠上别有用心的名头。

    她虽然问心无愧,可保不住这后院暗涌不断,谁也不能保证这老实本分的表皮之下到底藏着怎样一颗心,是红,是黑,还是黑到滴墨。

    只是这出去找人的人动作似乎太慢了,眼瞧着一柱香接着一柱时的时间过去,原本还低声交谈的人,此时也不敢再有半点动作,戏台上的人早就让胤禛给挥退了,短短这么点时间,热闹的思懿院瞬间变得犹如死一般寂静。

    大概半个时辰后,苏培盛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整个人满头大汗,脸色却显得异常苍白,过来之后,‘咚’的一声便跪了下来,“主子爷,二阿哥落水了!”

    “你说什么!”李氏一脸慌乱地站起身,脚下一阵踉跄,她下意识地扶着身旁的小桌,却因为动作太大,将上面的点心和茶盏都扫落在地,发出劈哩啪啦的一阵声响,“落水!怎么会落水呢!弘昀身边那么多人侍候?”

    这个时候谁还会在乎这些,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苏培盛的身上,甭管她们心里怎么想,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想从苏培盛嘴里得到答案。

    “情况怎么样了?”胤禛声音清冷,但熟悉他的武秀宁却听出了一丝颤抖。

    听见胤禛的话,苏培盛抬起头,下意识地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道“回主子爷,奴才不知,奴才只知道找到二阿哥的时候,二阿哥的情况已经不好了,现在人已经送回去院子了,府医正在诊脉,太医还在来的路上。”

    “我的弘昀——”李氏一声哀嚎,随后身子一软,直接倒了下去。

    可此时此刻,胤禛却顾不得李氏,忧心儿子他举步就往前院走,苏培盛见状,立马起身跟了上去。

    feifanshenbaodian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