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章 血腥一场

    圣堂春,你这次是把我们害惨了。”

    圣堂家族内,舒家的家主舒蓓宁脸上满是怒火,可是却又显的有些无可奈何,事情已经做了,而且他们也没有去城主府,那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所以现在对于他们而言,逃命是唯一的选项了。

    “呵呵,又不是我让你们这么做的,你们不想和我同流合污,尽管去城主府啊,也许还有些转机。”生堂春冷蔑的望着面前的舒蓓宁,脸上满是讥讽与不屑。

    “现在,还有必要这么纠结吗?该做的事情都做了,那么该死的话,也都该死了。”生堂春的语气透着讥讽,对方在白起没来之前,可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的,自己让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现在白起来了,反倒是害怕了,想要活命,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你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是你想做那个族长,我们又何必如此冒险?”舒蓓宁听到圣堂春这话之后,顿时满脸的怒意,瞪着后者。

    “我什么意思?你们不也是贪图族长之位吗?否则又何必帮我圣堂春?别把你自己说的那么高尚,行不行?”圣堂春满脸的讥讽与不屑,对于舒蓓宁这种敢做不敢当的行为,更是满脸的鄙夷。

    “你…”舒蓓宁大怒,还想和圣堂春争辩什么,一旁的冰家的家主冰凝却看不下去了。

    “行了,你俩少说两句吧。”冰凝摇了摇头,脸上满是忧虑之色,现在他们的下场已经注定了,得罪白起,被白起盯上,那就活不了。

    所以现在他们只能赶快离开这里,争取逃命才是最关键的。

    “赶快走吧。”冰凝劝着两人一句,脸色已经很是难看了。

    关键时刻,这两个人还在这里吵架,一旦错过活命的机会的话,那就谁都不用走了,都要葬身在这里。

    圣堂春和舒蓓宁岂能不知道这道理,只不过他们都想把这种风险罪责推给对方罢了,临到这里还想嫁祸给对方,可以想象这样的组合,肯定会输掉的。

    “行了,赶快走吧。”圣堂春点了点头,便准备离开。

    “你族人怎么办?我们的族人怎么办?”舒蓓宁见到圣堂春,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就要离开,顿时焦急的问道。

    圣堂春讥讽的瞥了眼他,冷蔑而笑:“死到临头,还管什么族人吗?我们自己先活命再说吧,另外只要我们走了,白起是不会杀我们的族人的。”

    “你太乐观了,白起可不是什么善人,他灭掉贝克家族,丹云家族的时候,你们应该都知道,他什么时候心善过?”冰凝摇了摇头,对于圣堂春的话,她不认可。

    “你们不走?我走!”圣堂春只想骂两个人愚蠢的傻子,到了现在还管什么族人,自己先跑了再说吧。

    于是他再也不管两个人在,迅速的往外跑去,用尽全部的力气和速度能量。

    其他两个人见到圣堂春竟然如此的无耻,竟然连自己的族人都不要了,他们能这么做吗?

    两个人也拼尽全力,紧紧跟在圣堂春后面,开始一个人逃命。

    圣堂春见到两个人最终还是和自己做出同样的选择了,保住自己一个人活命,这才对嘛,关键时刻哪有那么多的仁义礼智信,还活好自己再说吧。

    砰!

    然而异变就在此刻发生,当他们冲出圣堂府邸外,飞入高空的时候,却是直接撞在了一道结界之上,顿时三个人都被弹了回来,重重的落在地上。

    几乎一瞬间三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天上竟然有结界,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被白起盯上了。

    “反方向,快跑。”圣堂春的脑子反应最快,知道那边已经跑不出去了,转身就朝着对面的方向飞去。

    其他两个人也紧紧的跟在后面,飞入高空,但是刚飞了十几里之后,又感觉到上面有一种结界,将他们阻拦下来。

    圣堂春摸了摸上面,只听到咚的一声,结界反弹一道巨大的能量,直接将他们震飞了回来,重重的再度落在地上。

    这一次三个人没有这般幸运了,第一次被击中没有受伤,这一次却受伤了。

    可是三个人来不及喊疼,就急忙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然而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四处都是结界,不管他们往哪个方向跑,最终都被结界给弹了回来。

    经过好几个方向尝试之后,三个人的脸色已经惨白一片了,自知怕是逃不掉了,白起既然来到这里,不可能不关注他们。

    现在他们只怕等待的就是死亡了,圣堂春的脸上满是不甘愤怒,却没有懊悔,他觉得竞争修罗族的族长没什么不对的,以往都是凭借实力竞争的,凭什么现在白起的手下妖千影做族长,就要一直做下去。

    为什么不能竞争?为什么不能公平一些的轮流做族长?他不服气,他就是不服气。

    冰凝与舒蓓宁的脸上就没有这样愤怒,有的只剩下昏暗与绝望,他们很清楚现在被白起盯上,迎接他们的就是死亡了。

    “白起,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吧。”圣堂春瞪着四周,然后不是好气的怒吼咆哮着,对白起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敬意。

    “如果不是你,老子肯定能成功,你现在还不滚出来,坐在后面看笑话吗?”圣堂春怒吼咆哮,再度怒骂白起,他现在已经到了疯狂的边缘,既然不能活着,那就狠狠的骂着白起,至少心里的怒火发泄出去。

    这个世界,现在谁还敢怒骂白起,偏偏他就这么做了,他就算是死,也要死的有价值一些,死得光荣一些。

    其他两个人都傻眼了,谁都没想到这个圣堂春竟然敢这么说话,如此辱骂白起,难道他真的不怕死吗?

    本来还有些希望的,他这么骂起来,怕是很难活着了。

    随着圣堂春的怒骂咆哮,周围方圆数百里的修罗城的人,都一点点的汇聚过来,尤其是圣堂家族的族人,也都被家主的怒吼惊动了。

    一下子,全部跑出来了,当他们看到家主在这里受伤,顿时一个个警惕起来。

    “我的族人不用怕,我身为族长,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你们前面。”圣堂春大义凌然的站在所有圣堂家族的族人面前,沉声喝着,然后攥紧了拳头,肥胖的身姿和大脸,让他看起来是如此的神圣和伟岸。

    可这些族人都并不知道,就在五分钟之前,他们这个伟岸光明的肥胖族长,还想放弃他们一个人逃跑,见到态势不对,就开始忽悠起来了。

    “这人…”冰凝与舒蓓宁都无语了,觉得类似圣堂春这种伪君子,整个帝国只怕就这么一个吧。

    然而他的话还是非常有效果的,他这么一说,顿时几乎所有圣堂家族的族人,一个个都义愤填膺的攥着拳头,一副团结的样子,怒瞪着四周,然后也开始怒骂起来。

    “姓白的,你如此弑杀,早晚遭报应。”

    “我们族长如此好热,你都不放过,你简直就是畜生不如。”

    “没错,畜生不如,我们族长是修罗族最有希望成为族长的人,就因为你手下妖千影,你就要杀人灭口,修罗族的兄弟们,你们不能原谅这个白起,他这是害我们啊。”

    周围越来越多的圣堂族人,开始怒骂着,然后开始蛊惑着。

    不得不说他们很有头脑,也很知道什么样的舆论,是对他们有利的。

    圣堂春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觉得族人真的是太聪明了,这么一说的话,白起或许就会忌惮修罗族所有的族人,害怕他们闹事,然后就不敢杀他们圣堂家族的人了。

    他是这么想的,其他族人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一直给白起泼脏水,辱骂白起,还有开始混淆视听,蛊惑整个修罗族的强者。

    可他们谁都不会想到,迎接他们的,是死亡,而且就来临了。

    咻咻咻咻…

    噗噗噗!!

    “呃啊,是飞剑,飞剑!!”

    “救命,救命啊。”

    “快跑,跑啊。”

    整个圣堂家族,方圆数里,全部都乱了起来,只见漫天的飞剑,一个个飞剑犹如游龙一般辗转腾挪,然后就直接扑入下方的人群之中,一把飞剑带走一个人头。

    这是多少飞剑,谁也数不清楚了,但是只能够看到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快速的落地,根本一点缓解的机会都没有。、

    圣堂春看到这里,脸色彻底惨白一片,一屁股坐在地上,知道圣堂家族完蛋了。

    白起根本就没有妥协,更不可能妥协,因为他完全不需要啊。

    这一刻,圣堂春明白自己的错在什么地方了,可是却没有办法改变了,也没有后悔药可耻。

    噗噗噗!!

    咻咻咻!

    飞剑与人头,一个接着一个的落地,然后鲜血渐渐染红整个区域。

    周围的修罗族的观众,全部撤离,他们可不敢冒险去送死,还是白白被杀掉,为了不被波及到,全都跑了。

    剩下什么白起的罪恶之类的话题,他们根本就不去考虑。

    因为白起太强大了,太可怕了,没有人愿意得罪。

    圣堂家族的死,又如何那?

    反正他们早就习惯白起屠杀这些家族了,见怪不怪了。

    不出五分钟,一万多圣堂家族的族人,包括亚琼级别的高层长老强者,无一例外,死翘翘。

    而白起的身影,也在此刻显现而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