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游戏

    这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时代?这很难说清楚,毕竟没有人真真正正了解过。

    从来到这个时代以后,白少阳似乎都是在被一双无形的手在操控着。

    一个躲在阴暗角落的人,那个名叫时空猎人的家伙,幕后的大boss。

    操控别人的命运,是他最大的乐趣。

    白少阳觉得有些困倦,甚至开始觉得有些无趣,每天想的都是如何摆脱命运的束缚,可无论如何也跳不出这个圈子。

    成为别人命运的主宰者,爱你不是白少阳的兴趣所在,为人民服务,也没有这个兴趣。

    一个历史上最失败的穿越者!这是白少阳对自己的评价。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摆脱命运的束缚,成为了一件极其奢侈的事。那些还算熟悉的面孔,此时此刻,却早已经不在,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前程做准备。

    公孙弘、李鼎霸、江元昊…

    带着这些复杂的思绪白少阳走向了公孙弘,原本想要发怒却又被理性克制住,最终道出了一句:“我可以和你谈一谈接下来的事情。”

    对于白少阳来说,合作是目前最划算的决定,不论是敌人还是朋友,只要有共同的利益,什么都好谈。

    至于和谁合作?在这个乱世之中,若真的相信有什么朋友,那就真的输了。

    李彪、张虎、刘麻子三人跟随白少阳一同来到了公孙弘府内,公孙弘对待他们也同样客气,这自然不在话下。

    需要谈论的话题非常多,接下来的工作也并非是儿戏,在管理军队方面公孙弘自然是要比白少阳更加有经验的,可以借鉴的非常多。

    谈判是一门技术活,如何获得利益最大化,以及如何分配权利,谁主谁次?这些都是重要的议题。

    思虑再三,白少阳决定先回下溪镇,下一次邀请公孙弘来下溪镇做客,以敬地主之谊。

    礼尚往来,这非常重要。

    李彪、张虎、刘麻子三人虽说是绿林中人,但却颇为讲义气。聊天时,也是处处把仁义二字放在前边。

    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若不是真的生活不下去,谁又愿意做山贼?

    就拿李彪来说,因为被官府所迫害,背上了高利贷,这才落草为寇。

    但李彪虽为山贼,却从未抢过百姓一粒粮食,只是偶尔打劫官府,做的都是些劫富济贫之事。在李彪手下的六十多位弟兄,个个都有不同的遭遇,但个个都是英雄好汉,被官府认定为山贼后他们个个都在官府有案底,一辈子都难以出头。

    听闻江阳王白少阳义薄云天,为人敦厚老实,处处为百姓着想,不摆架子,故此李彪特意来投。

    李彪身高九尺,魁梧雄壮,一身武艺,与其有相同际遇的张虎和刘麻子皆是讲义气的英雄好汉。

    他们都是听闻江阳王是一个深明大义的王爷,故此无不感到佩服,英雄惜英雄,在自己的偶像面前他们毫不吝惜自己的膝盖。

    一路上,李彪、张虎、刘麻子三人有说有笑,没有一丝烦恼。而白少阳却并不如这三人那样开心,一肚子的烦心事,满脸的愁容,很快便被李彪,张虎,刘麻子三人所看到。

    “大哥,为何闷闷不乐?”

    “莫非是那公孙弘?”

    张虎道:“我看那公孙弘不是什么好鸟,若不是大哥拦着,我早就一斧头砍死他了!”

    刘麻子道:“大哥,有什么不快的事情说出来,你不还有我们兄弟几个吗?”

    山贼们都是自来熟,在这一点上面,白少阳很难做到如此没心没肺。山贼们大多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爽快人,没有什么长远之计。

    白少阳想回到下溪镇美美的睡上一觉,什么也不想,他的脑子太乱了,此刻甚至没有了下一步的方向。

    白少阳的手指又触摸到了火柴盒上的按钮,一个小脑袋弹了出来。

    自称沟通那木国的守护神,掌管着那木国沟通另一个世界的门户的铁斯又探出了脑袋。

    “主人,有何吩咐?”

    “你说的那木国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白少阳依然还存在着不少的疑惑,特别是对那木国这个地方,还有着无限的遐想。

    铁斯道:“一千个威武雄壮的战士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那木国的战士,如今已成为主人忠诚的护卫者,难道这还不够吗?”

    “可是我想知道更多…越多越好!”

    “好吧!主人,那么你想知道什么呢?只要铁斯知道的,一定全部如实相告!”

    “除了一千个威武的战士,我还能得到什么?”

    铁斯道:“这很难,铁斯的权限有限,没有得到时空猎人的允许,不能做超出权限之外的事情。”

    “又是时空猎人!”

    白少阳把原本憋在心中的话,又咽了下去,骂人解决不了问题。

    “时空猎人真的有那么强大吗?”

    铁斯道:“是的,时空猎人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游戏规则的制定者…”

    游戏?

    白少阳突然有些疑惑起来,继续追问道:“这和游戏有什么关系?”

    铁斯道:“这也并非不是不可以告诉你,你我如今都进入到了一个游戏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虚构出来的,但这一切在这个游戏里面却是真实的。只有当死亡降临的那一刻,游戏才会停止!”

    “这么说来,时空猎人就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

    “可以这样说!”

    “那么,如何才能摆脱游戏规则的束缚呢?”

    “除非,游戏出现漏洞…不过这种几率非常小!”

    “我真的生活在游戏里面吗?”

    “是的,不仅是你,周围所有的人都是生活在游戏里!”

    “只有游戏结束的那一刻,我们才会回到现实生活之中!”

    以白少阳对现在这个世界的了解程度,还远远的不够,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们甚至连自己是否处在游戏之中都不清楚。但白少阳至少是幸运的,他明白了自己此刻正处于游戏之中,只是他需要去相信这个是真的。

    此刻,不断有人被拖入这个时代,参与到这一场游戏之中,但是他们自己却并不自晓。

    他们或许会以为自己是一个穿越者,但却并不知道自己是一个被时空猎人拖入游戏的人。

    铁斯所说,让白少阳实在难以相信也难以理解。

    按照铁斯所说,不论是公孙弘还是李鼎霸,亦或者是江元昊,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生活在一个游戏之中。

    “主人,无论你信不信,这都是真的!”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游戏中的一部分,我们都生活在游戏之中!”

    白少阳道:“那你是如何知道的?”

    “因为我也是系统的一部分,我只是一个传达者!”

    “除了死亡可以终止游戏,还有什么样的方式可以终止游戏呢?”

    “一旦泄露这个秘密,游戏将会自动终止!你将会被这个游戏抹杀!”

    白少阳道:“既然如此,你为何告诉我这些?”

    铁斯道:“我已被游戏所抹杀,现在只有意识尚存!”

    “除此之外呢?”

    “成为有资格和时空猎人对话的人!”

    “怎样才算有资格呢?”

    “成为万人瞩目的王者!高高在上的王者!人人景仰的王者!”

    “除了帝王以外,我实在想象不出,还有什么样的身份可以成为万人瞩目的王者!”

    “那么,就请努力朝着这个方向走吧!”

    “成为帝王?”

    白少阳从未想过成为帝王,哪怕只是在游戏之中。

    铁斯不置可否,终究还是没有指明方向。

    “主人,我可以提供任何我力所能及的帮助!”

    白少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道:“若你所说是真,那就真的太有趣了!”

    铁斯道:“这只是一个游戏而已!主人一旦被抹杀,便可回到现实生活中去!对主人也没有什么损失!”

    “不过请主人千万要记住,不可入戏太深,亦不可轻易相信任何人,更不可把此事告知第二个人!”

    白少阳点了点头,道:“我知道,秘密只能自己知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