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时空剧本档案

    有些人你不见得喜欢,有些人你不见得讨厌,有些人你不见得会爱上。

    但是,当他要从这个世界离开以后,你便会觉得你还真有那么一点不舍。

    虽然小石头有些古灵精怪,有时又有点喜欢搞恶作剧,但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

    更为重要的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小石头的死作为师傅的白少阳不能不管不问,哪怕这背后的力量有多么的强大。

    小石头撒手人寰…他手中紧紧握着的是一个玉符,这玉符雕工晶莹剔透,而这玉符雕刻的内容是一只被圈着的鸟,这鸟似乎永远也飞不出那个圈。

    “玉符鸟?究竟有何寓意?”

    “一只被囚禁的鸟?”

    白少阳湿着眼眶,把小石头抱起,还未走出几步便被一群人团团围住。

    “杀人偿命…莫非你还想活着离开?”

    那说话之人,声音冰凉的让人有些刺骨。

    “站住!”

    “白先生,你来我们桃花源究竟有何目的?是时候说明白了吧!”

    “苏家大公子,苏梦,桃花源未来的接班人?你这无耻之徒,不知廉耻的家伙!”

    “哈哈哈…”

    “白先生你说错了,老东西刚刚已在老槐树下自缢,如今我已是桃花源的实际掌门人,而非是未来的接班人。”

    长者死了?

    虽然桃花源长者的生死与白少阳并无什么关系,但是毕竟也算是老熟人了,所以白少阳还是有些讶异的。

    自缢?

    长者为何要自缢呢?

    白少阳不明白,一个人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选择自缢呢?

    “来人,将这位异乡人拿下,我要好好的审问审问,说不定是个细作…”

    随着苏梦的话音落下,两队人马从两侧飞奔而出,个个手中持拿武器,表情严肃。

    白少阳自知自己此刻插翅难逃,于是也就没了逃脱的念头。

    “苏公子,你如此对我,恐怕不是待客之道吧?”

    苏梦笑道:“白先生,你不好好当你的教书先生,跑到我三弟苏童那里去究竟所为何事,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我在苏家三公子那并未说过任何不妥之话,我问心无愧!”

    “好一个问心无愧!”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今日落在你手里,我无话可说!”

    “你们这些文人真是酸啊!别和我说什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今日的桃花源还得我苏梦说了算!”

    苏梦得意的大声狂笑,笑着笑着突然就噎住了,顿时面部表情变得极度难看,随后从六窍出流出了浓血。

    随后,一个戴着面具的威武壮汉出现在了其身后,随着他手中的刀高高举起,一颗脑袋顺着山坡快速翻滚…那具没有了脑袋的躯体,直挺挺的倒了下来。

    “啊!”

    “杀人了!”

    “苏家大公子被杀了!”

    跟在苏梦后面的两队人马,丢盔弃甲,如受惊的鸟兽四处散去。

    “壮士!”

    “多谢救命之恩!”

    白少阳鼻头一酸,刚才命悬一线,差点就没了小命,所以此刻大脑还处于混沌状态。

    “白先生…你不必谢我,此事本与你无关,我也并非是为了救你!多的我也不多说了!”

    “你还是找些离开桃花源,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若是下次遇到危险,恐怕我就不一定会救你了!”

    “好!我答应壮士,离开桃花源,不过还请壮士千万要留下名号!待我回到江阳城后带足金银,定会回来报答壮士救命之恩!”

    “我叫云逍遥…不过你未必还有机会能见到我!”

    云逍遥?

    这名字听着为何这般熟悉,莫非是逍遥榜上的大咖级人物?

    “你不必寻思我究竟是谁,你只需记住,这桃花源的事情与你无关,请你离开桃花源!”

    离开桃花源,虽然回有所不甘,但毕竟这壮汉救下过自己的性命,若执意要留在桃花源恐怕也会遭受排挤。何况在救命恩人面前,也会让救命恩人难堪,于是白少阳只得选择离开这里。

    只是对于小石头的死,恐怕会是一个永远的遗憾。

    “壮士,当初我误入这桃花源,如今又该如何出去呢?”

    云逍遥道:“这有何难,来人!把他眼睛蒙上,带他出去!”

    “该死!”

    白少阳暗骂一句,本以为有机会能够记住出去的路,却没想到这救命恩人会给自己来这一出,但为了拖延时间,只得再想办法。

    “离开桃花源,恐怕就没有机会回来了,我还有一些重要之物在家里未取,能否让我回一趟家?”

    “量你也不敢逃!”

    云逍遥派了两个人跟着白少阳,监视他回去取东西。

    白少阳取的东西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火柴盒”,这东西究竟有何作用白少阳还不能知晓,但他并不打算把此物留在桃花源。

    哪怕就算是要离开,也要彻底的销毁所有的“证据”,当然小石头留下来的那一块玉符也北白少阳小心的保管着。

    再给小石头简单送葬以后,白少阳被云逍遥的人送出了桃花源,出来以后,白少阳便再也寻不到进桃花源的路。

    如梦一般的桃花源彻底消失在白少阳眼前,小石头之死,长者的离去,再到苏梦被杀,一切一切都如梦一般发生。

    “呼~”

    熟悉的声音再一次出现,白少阳隐约觉得那个神秘而又熟悉的陌生人将又要出现了。

    “时空猎人”真的又来了。

    “呼~”

    潇洒的回旋,轻盈的转身,轻飘飘的降落,如幽灵一般。

    “时空猎人,是你吗?”

    “不错,我们又见面了!”

    “你这剧本,我有些看不懂啊?”

    白少阳带着不满语气讽刺道。

    “时间有限,故此也不得不结束这段旅程…”

    “一个无法主宰自己命运的人,没有资格谈条件,因为他不配!------(时空剧本档案)”

    时空剧本档案?

    也就是说每个人的命运都是已经注定的,且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改变机会的资格?

    白少阳越来越看不懂这个时空猎人究竟在搞什么鬼,但有一点白少阳越来越明白,此刻自己的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手里。

    “那么,接下来,我将会去哪里?”

    扑哧…

    “掌握别人的命运实在是一件有趣的事,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可我不喜欢你!”

    白少阳迅速的回绝了他。

    “不错!小东西,挺傲娇啊!有风骨,那么接下来接受挑战吧!”

    时空猎人低下头,在时空猎人剧本上又开始写写画画起来。

    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白少阳被时空猎人再一次丢回了江阳城,没错!是江阳城,他又回来了,带着一个火柴盒和小石头的遗物“玉符”。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