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苏童的梦想

    苏童看起来极似一个不成熟的少年,同时全身上下散发着青春活力。

    在少年身上能够看到的天真,几乎都能在苏童身上找到。苏童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还未长大的孩子。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是白少阳练就的一项基本的生存本领。

    苏童看起来更像一个天真的少年,有着想要构建一个自己眼中的美好世界的想法。

    于是白少阳很容易就想到一句话: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有了话题,必然便少不了酒,酒成了沟通古今文人或者是侠客的必备交流媒介。

    “这么说来,我更该称呼白先生为江阳城!”

    对于江阳城情况丝毫不了解的白少阳,此刻并不敢冒然回到江阳城,哪怕那里才是自己所谓的就藩地。

    情况总在变,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回江阳城,不见得是好事。白少阳自然也并不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苏童,被人洞穿内心是一件极让人不能很舒畅的事情。

    但,只是单纯的喝酒是没有问题的。天气已经快入秋,秋高气爽,有酒陪伴,也能让自己并不那么孤独。

    少说话多做事是白少阳自来到这个世界以来明白最深,领悟最深的感受。

    并且,桃花源这个地方本与白少阳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所以…白少阳也就不对一个与自己没有什么利益关系的地方做出什么评价。

    “苏公子还是叫我白先生要好一些,否则我会觉得有些不适应!”

    入乡随俗,是一种良好的品质,不随意发表自己的观点,是一种良好修养体现。

    白少阳明白,一个太过聪明的人并不见得会有什么好下场,审时度势才是最好的选择。

    此刻的白少阳并不着急表达自己的任何观点和看法,毕竟主动权掌握在别人手里,白少阳的任何的高尚的观点都不见得是适合桃花源的目前现状的,毕竟他只是一个外来者,仅此而已。

    本土文化对抗外来文化,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在江阳城,白少阳是高高在上的王者,但在桃花源他是一无所有的无名小卒,啥都不是。

    在如何做人这一方面,白少阳还是很知道自己的本分的。

    “好,那我就称呼你为白先生!”

    说完以后,苏童继续问道:“不知白先生在桃花源生活的还算满意?”

    “不愁吃,不愁穿…自然不算太糟糕!”

    “那就好!若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请白少阳只管告知我一声,能为白先生排忧解难,苏童义不容辞!”

    “苏公子这么客气,真是让我羞愧难当啊!”

    “哪里,哪里…孔子他老人家说过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苏童只是在遵照孔子他老人家的吩咐在行事而已!”

    “那是,那是,孔子他是说过这话!”

    “可不是嘛!所以,作为主人,待客之道还是要有的!”

    酒实在是好东西,不论是江阳酒还是桃花酒都各有各的独特之处,有些酒偏醇,有些酒略香,还有些酒带着苦味。

    而这些不同味道的酒必须自己去品味,也只有自己去品味了方才知道里面的各种滋味究竟如何。

    少时,苏童总以为这酒定然是甜的,一直没有机会品味,故此一直被馋出了童年的心理阴影,就像小的时候偷看金瓶梅一样,总以为成人的世界总是非常有趣的。

    如今,再一次品酒,不论什么酒却都是越品越苦涩,竟然没有一丝丝甜味,所以苏童总有一种受骗上当的感觉。

    在一处环境优雅的竹林内,苏童把一壶酒温好,并准备了一些桃花源特有的野味作为下酒菜品。

    秋笋、野兔、野猪肉…还有一些农家小菜,虽然并不算奢华,但这种纯天然的做法却足以让人垂涎欲滴。

    在美食面前,且还有酒的情况下,违背一些原则也是可以理解的。

    于是白少阳也就毫不客气的先大快朵颐一顿,然而再狂饮了一壶桃花酒。

    也实在是憋久了,毕竟大锅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对于桃花源的普通百姓来说他们在大多数时候只能吃大锅饭。

    野兔野猪也并不是没有,只是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属于共同财产,只有极少数的上层统治者才拥有私人财产。

    吃人嘴软,在吃吃喝喝以后,思想便很容易被人渗透,容易被麻痹,容易疏忽大意。

    “不知白先生吃的还合胃口否?”

    许久没有吃过荤腥的白少阳,今天在苏童这里全把失去的营养全都给补回来了,自然是非常满意的。

    “好,很好,非常好!”

    白少阳竖起大拇指称赞道:“verygood!”

    “啥?”

    苏童一脸疑惑看着白少阳,不知道他说的究竟是什么,于是便摇摇头道:“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发达社会的人,真是莫名其妙!”

    温了一杯,苏童举起酒杯高过手臂,在半空中停顿了片刻,道:“这杯酒敬给苍天明月,让他们知道苏童的赤诚之心…”

    “苏童虽身在桃花源,却时刻不敢忘圣人教诲,若不思进取,终究将会被淹没在滚滚红尘之中…”

    “改革之路虽困难重重,但若没有牺牲者,何来开拓者?”

    “这第二杯酒…”

    苏童突然转身望着白少阳,道:“这第二杯酒敬给白先生,望白先生能给苏童多多提点!”

    白少阳从苏童从中接过这杯酒,却觉得异常的烫手,如此烫手的酒又怎么能一口便喝下呢?

    “苏公子,这酒实在烫手,我实在难以喝下!”

    “看来白先生还是不愿意帮助我啊!有一句话怎么谁来着,不为我所用,必为我…”

    苏童的态度突然便来了一个大转变,不觉面部表情也有了一丝变化。

    “哼!”

    “这酒烫手?恐怕白先生还有可能会碰到毒嘴的酒吧!”

    听完苏童的一番话,白少阳大有一种差点被绕晕的感觉。

    “苏公子有所误会,我并非不愿帮助苏公子,只是实力不允许啊…白少阳何德何能?能够被苏家三公子如此看中?”

    苏童“哼”了一声,道:“恐怕是苏公子另有想法吧!既然苏公子看不起苏童,苏童又何必强人所难…”

    “你走吧!”

    “就当我未曾找过你!”

    说完这些,苏童转过身去,把举起的手缓缓放下,那杯还尚有余温的酒摇摇晃晃洒在了地上。

    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动作,似乎是失望透顶。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