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巫师

    “赌局?”

    “什么赌局?”

    白少阳双腿一蹬,差点从床上翻下来。

    “哎呦喂!”

    “我的腰哟!”

    白少阳扶着腰从地上爬起来,望了望外面,太阳早已升的老高。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天气非常的热,简直都快把人都快烤焦了,林子里的大树一棵棵也变得干瘪了不少。

    水分在逐渐的流失,整个桃花源瞬间便变得没有了活力。

    由于天实在太热,于是白少阳决定给这些熊孩子放假一天,让他们好好的放松放松。

    “如此下去,恐怕小溪水都都要被晒干啊!”

    农民们纷纷表示了自己的担忧,长者站在老槐树底下,一时也没有了主意。活了七十多年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于是也就没有那么的急躁了。

    “办法…这个办法…”

    “这个办法…”

    “这个办法总归是会有的…”

    老者非常肯定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由于天气实在太热,许多的百姓也就顾不得什么祖宗的教诲了,纷纷把上身衣服脱了露着膀子。

    长者看到以后,本想痛骂几句,但看众人皆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于是也就随他们去了。

    天气大旱,连牛都受不了,更别说是人了,大树被晒脱了皮,土地龟裂开来,成了一道道裂缝!

    一觉醒来,发现天气不对劲的白少阳,在自己床边发现了一样有些神奇的玩意儿。

    “这是什么玩意儿?”

    这件东西外表看起来像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差不多只有火柴盒大小。

    “不会是月光宝盒吧?”

    虽然白少阳的想法非常天真,但这玩意还真的不是月光宝盒。

    不是月光宝盒是什么?

    难道会是一个火柴盒?

    这当然不是火柴盒,时空猎人怎么会送那么劣质的玩意儿呢?

    时空猎人就算穷死,从楼上跳下去,不可能送出那么劣质的玩意儿。所以这东西绝对不可能是火柴盒。

    “那他妈这玩意究竟是什么呢?”

    “不会又和我玩什么鬼把戏吧?”

    虽然白少阳绞尽脑汁,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这玩意究竟是干什么的,但仔细想想:时空猎人送的东西,哪怕是一个棒槌,恐怕也是有一定的作用的吧!

    对于拯救世界并没有兴趣的白少阳,一门心思想的都是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就好比某某人说:我对钱没有兴趣,只对怎么帮助别人赚钱有兴趣一样是一个道理。

    白少阳始终相信一点,命运安排他来到这个地方,一定不是为了让他来游山玩水的,而是做出一番作为的。

    果然,当天气大旱以后,巫师又出来骗吃骗喝了。骗吃骗喝也就算了,这一次巫师更加的肆无忌惮,残暴无比。

    河神发怒了!因为他要娶媳妇!

    这个传闻是从孩子们口中传出来的。

    说河神要娶媳妇,白少阳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对于这种睁眼睛说瞎话的人,白少阳绝对会上去给他两耳光,但这毕竟是别人的地盘,所以只能把这种冲动克制住了。

    白少阳虽然并不喜欢以长者为代表的守旧派,但却也实实在在没有想到他们居然真的相信巫师说的话。

    “咱们桃花源要遭灾了,若不给河神准备一个漂亮的媳妇,恐怕农田将会被淹毁!桃花源也会被洪水冲毁啊!”

    白少阳站在下面,双拳紧握,再看看旁边的百姓们,个个被晒得如同死狗一样,哪里看的出来要发大水的迹象。

    英明睿智的长者居然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就按照巫咸所言,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在古华夏,巫是一个崇高的职业。相传黄帝出战时,要请巫咸作筮。据说巫峡之名便来源于巫师巫咸。

    《书·君奭》云:“在祖乙时,则有若巫贤。”

    巫贤是商王祖乙时期担任上帝与商王之间媒介任务的大巫。

    商王朝时,担任上帝与下帝(商王)之间媒介任务的,除了巫,还有卜、史、祝。

    这些人势力很大,国家政事大小,都要征得他们的同意。

    如果他们不同意,即使其它统治者同意了,事情还是不好办。这是因为他们要卜问的至上神──天的权力太大,它可以支配人世间的一切。

    故此,在巫师面前,桃花源百姓都保持着绝对的谨慎,他们并不敢有任何的造次。

    巫师说的话代表着的是上天的意思,违背上天的意愿,这是长者最害怕的事情。

    不论这是不是上天的意愿,把一个平民百姓的姑娘投入到河里,这实在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

    “先生…先生…”

    “河神要娶媳妇啦!”

    小石头惊恐的跑到白少阳的面前,把了解的最新情况告诉了他。

    “娶媳妇的时候,巫师会把那个漂亮的媳妇扔到河里面去!”

    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白少阳,这一次再也不能坐视不管,他要戳穿这个谎言。对于一个受过现代文明教育的人来说,虽然并没有自诩为是比古人要高明,但是非黑白还是能够分辨的清楚的。

    “巫师是骗人,坑害老百姓的大毒瘤!”

    但是若是自己这样盲目的出手,岂不是被人分分钟就秒杀了?所以白少阳决定不能贸然行事。

    在这太阳都能把大地烤焦的情况下,居然有人会相信河神会发大水?

    在这个愚昧无知的时代,有太多太多的话不是一两句就能说清楚的。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巫师的阴谋得逞!这种坑钱又坑命的家伙,不得好死!

    但是巫师毕竟实力雄厚,且在其身后说不定还有一大批利益组织,自己单枪匹马的就这样傻不拉几的去应战,会不会成为炮灰呢?

    第二天,白少阳便听说,家里有女儿的人家纷纷都给送了保护费,这才避免了被迫嫁给河神的悲剧发生。

    也有没有交保护费的人家,这些人就比较惨了,他们的女儿被强行带走,成为了河神娶媳妇的备选后宫人员之一。

    虽然白少阳很想阻止他们,但是谁又会听一个教书先生的话呢?

    告诉长者,巫师是一个骗子,自己才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长者是不是就会听自己的话呢?白少阳不知道。

    虽然白少阳已经郁闷到有些抑郁的境地,但却实在想不出来怎么样的办法来对抗巫师。不免觉得有些惭愧,想想自己曾在江阳城是如何的叱咤风云?

    而此时此刻,自己又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