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新公民

    或许,桃花源真非寻常之地,在被野狐的血滋养以后,白少阳居然渐渐地有了血气。

    男孩正在逐渐康复,精神上也有了活力,白少阳也正逐渐苏醒过来。

    那是一个奇迹,同时康复的男孩的亲友非常开心,这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他们当然不想失去他。

    白少阳的苏醒,再整个桃花源也引起了轰动。

    桃花源的百姓有太多太多的问题要问他,已经许久许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桃花源的百姓都期待着那一刻。

    这像是一个老朋友到朋友家去做客一样,这么久没有亲近,自然会有许许多多的问题。

    对于白少阳而言,眼前的世界依然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曾相识,却有实在模糊。

    他已经有许多次有这样的感受,但每一次都否认了自己的看法,总以为这是错觉。

    只是,人生真的有那么多错觉吗?

    或者说我们生活的世界原本就是假的,只不过是我们总以为它是真实存在的。

    真相只有一个,但我们往往并不可能知道真相的结果是什么。

    “醒了…”

    也不知此刻是白天还是黑衣夜,时间概念也已经完全的混乱,此刻,能够活着就好!

    或许真的是野狐血有了功效,白少阳觉得自己清爽了许多,体能也在逐渐全部恢复。

    他的精神正逐渐变得更好,视力也比昏迷之前更好,一切都在变得更好。

    这是很神奇的事情。

    白少阳苏醒过来,这对于桃花源来说是一件大事,对于白少阳来说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所谓的珍惜,就是失去之后的悔恨。而所谓的在乎,就是担心害怕失去。

    人往往都是健忘的。

    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是绝大多数人都会犯的错误。

    再一次苏醒过来,白少阳的身份发生了变化,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江阳王,在他的身边再也没有那么多每天围着他转的仆人。一切都已发生了改变。

    “他…真的醒过来了!”

    “感谢上天赐给我们桃花源礼物…”

    对于白少阳这个外来物种,桃花源的百姓们都一致认为这是上苍赐给他们的礼物。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白少阳被这些人囚禁了。这也就真的应证了那句话:孙悟空总是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人,谁又能是自由的呢?

    成为江阳王时,还不是被囚禁在江阳城里哪里也不能去,如今随溪漂流到这桃花源,也还是难逃被囚禁的命运。

    从这些热情百姓的谈话中,白少阳明白了一点,他想要离开这里,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这些人如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生怕白少阳突然就不见了。

    脑子里想象出来的世界,毕竟和亲眼所见的还是有些不同的。这个世界实际上远远比白少阳在脑子里幻想出来的世界还要得精彩。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虽然白少阳此刻还不能完全了解这个世界,但从这些人的穿着和表现出来的身份等级,可以看出来,桃花源有完整的“政治体系”。

    所谓的自由,不存在的。

    “小兄弟,你终于醒过来了?”

    再一次体验脑袋炸裂的感觉,白少阳扶了扶有些晕乎乎的脑袋,几乎没能站稳。

    我…这是在哪里?

    一个老者哈哈笑道:“此地名为桃花源,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外人来过了!”

    一个十多年没有来过外人的地方,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白少阳不知道,也不敢相信,也不敢多想。

    但是,当白少阳真正来到这个地方以后,发现这地方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可爱。

    这些孩子,每日之乎者也的诵读,倒也是他们每日的乐趣。

    虽然对于桃花源外面的世界并不了解,但似乎他们更喜欢桃花源里面的世界。

    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不懂就要问,这句话绝对没毛病。

    “敢问,你们这里有茅厕吗?”

    长者露出和蔼的笑容,道:“人有三急,你憋了这么多天,也够难为你的…”

    昏迷这几天,白少阳总觉得自己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所压制着,总不得劲。故此白少阳有许多力量积压在体内,总想把它们全部卸货下来。

    排泄虽并不怎么雅观,但却是最好的疗伤方法,排泄同时也是排毒治疗的绝佳方式之一。

    桃花源不愧为桃花源,茅厕都如此的清新脱俗,与其它的地方并不一样,因为你的茅厕下面是空的。

    总的来说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

    漏风。

    第一次使用漏风的茅厕,白少阳虽然有些不适应,但还是勉强接受了。

    在这茅厕底下,便是长势肥沃的蔬菜们,他们贪婪的探着脑袋,拼命的吸允着排泄物。吃的多,才能长的快,这话绝对没有毛病。

    “终于结束了!”

    白少阳便秘的习惯居然得到了改善,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看来这桃花源的水土还真养人。

    当白少阳上完茅厕出来时,还真被了惊呆住了,因为白少阳发现自己真的已被人监视。

    看来,物以稀为贵这句话还真的没什么毛病。毕竟自己是稀罕物种,被人监视,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就是白少阳的是一个少年,看起来非常的羞涩,看到白少阳也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尴尬的笑笑。

    “你叫什么名字?”

    白少阳提了提裤子,亲切问道。

    “他们都叫我小石头…”

    小石头?

    白少阳虽然有些不能理解,但是为了表示尊重,还是露出了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你真的叫小石头?那么你大名叫什么?

    小石头摇了摇脑袋,有些沮丧道:“我没有大名,他们都叫我小石头。”

    或许这就是别人的风俗习惯,于是白少阳便不好再多问。

    眼下自己的问题都没有解决,又哪里有那么多心思去思考别的。

    初入桃花源,处处景物都让白少阳觉得很新奇。这或许就如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所说的那样吧!

    “该死的时空猎人!”

    “究竟想要玩什么鬼?”

    想着想着,白少阳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早已经离开了江阳城的关键人物。

    一个在逍遥榜和勇士榜上面都小有名气的人物“李鼎霸”,还有一个他虽不喜欢,但古灵精怪的人物“江元昊”。

    此刻白少阳倒是庆幸他们已经离开了江阳城,去往了白帝城。

    若不是因为他们离开了,自己在江阳城的势力很有可能就被一网打尽。

    而现在,白少阳亦也有了一个新身份,“桃花源公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