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逃命

    得以逃脱并安全离开夜来香酒楼,全靠反应快,否则自己会有如何的命运那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白少阳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走上逃亡之路。

    再见了!

    夜来香酒楼!

    再见了,江阳城!

    这是白少阳最后的心声,一种无声的抗争。

    虽然还有许多事情来不及处理,但此时此刻时间已经不允许了。

    江元昊埋在院子大树底下的究竟是什么,白少阳已经不能知晓。活死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白少阳已经没有机会知道。

    带着三十万两银票,白少阳黯然离开。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句话终于有机会用到了白少阳身上。

    白少阳来不及思考自己究竟被谁给坑害了,现在他只是一个不得不逃离的落魄藩王。

    重生到古代,真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保不准连小命都没有了。

    白少阳原本以为自己将会在这里开始自己的辉煌时刻,再不济也得有三年时间让他做准备,可谁又能料到局势的变化呢?

    说是逃亡,或许有些不恰当。但被人围剿,又该如何定义呢?堂堂一个藩王,居然被人追着要逃跑,这不是奇耻大辱又是什么?

    随手抓了几样东西,就这样匆匆离去,也顾不得回江阳府搬救兵,此刻逃命才是第一要务。

    当然白少阳也不敢回江阳府,在古代玩兵变跟闹着玩一样的这种时代,谁又敢保证自己的手下对自己是绝对忠诚的呢?

    自古以来,只以成败论英雄,谁又会记住失败者?

    就拿混乱的五代十国来说:

    唐朝灭亡到宋朝建立之间几十年发生的那些事情,一件比一件刺激,一件比一件精彩!

    这期间中原地区出现了五个疆域比较大的政权:后梁、后唐、后晋、后汉与后周,所谓五代。

    五代之外有众多割据政权,其中前蜀、后蜀、吴、南唐、吴越、闽、楚、南汉、南平(荆南)、北汉等十个称制立国(称王或称帝)的割据政权,称为十国。

    然而,残酷的现实是全部割据政权远远不止这十五个,历史又回到了春秋战国众多诸侯混战的时代。

    五代十国混乱,大将弑君夺权的情况时有发生,可如今大家却只能清楚的记得赵匡胤,因为赵匡胤更是自导自演了一场黄袍加身的好戏。

    如今历史只会记载,宋朝的开国皇帝赵匡胤,是被人黄袍加身,被迫称帝的。

    讲这种逼人家当皇帝的好处,想想也是可笑。

    然而第一个被黄袍加身称帝的,并不是赵匡胤开的先例。

    这人是谁呢?他是后周太祖郭威。

    郭威,刚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后晋大将刘知远的一个小手下,地位差不多相当于小跟班。

    后来后晋被刘知远攻破,刘知远在郭威的帮助和怂恿下,半推半就,在太原称了帝。

    于是刘知远把国号改成了汉。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刘知远当上了皇帝,手下郭威毕竟有扶龙之功,于是地位逐渐上升。

    刘知远当皇帝没多久便驾鹤西去,其子刘承祐登基。

    刘承祐对郭威这种位高权重的将领心有忌惮,一直对郭威有所防范。

    因为辽国威胁不断,不断的进犯后汉领地,此刻的刘承祐还需要郭威,并没有到卸磨杀驴的时候,所以对郭威只能重用。

    又国三年,辽国又来进犯后汉,郭威带兵前去抗击,可是郭威大军出发没多久,就有贼人在刘承祐面前说起了郭威的坏话。

    说郭威这人贼坏,有许多坏心眼,有篡权夺位的想法。

    刘承祐脑子一浑,就打算派使者把郭威骗回都城。

    按道理来讲,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郭威却不吃这一套,一个叫兵权都没有的皇帝,想要杀死一个掌管全国兵权的大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混乱的时代,见天换个皇帝都不算什么新闻,在这样的背景下,皇帝说的话真有那么有用?

    所以这使者一说明来意,郭威就马上被气炸了,这还没和敌人在战场上开始厮杀呢,后边就开始乱了?

    带兵打仗最怕忌讳的是什么?不是敌人多强大,而是自己的队友在背后抽冷子给自己一刀。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听完使者的话,郭威干脆也不让大军前进了,直接带兵返回京师,然后攻入皇宫,把刘承祐宰了。

    刘承祐死了以后,郭威让李太后暂代朝政,并立刘知远的侄子刘赟为帝。把皇宫里的事儿都摆平以后,郭威又再度启程,决定继续抗辽。

    只是…杀皇帝的事儿都做下了,底下人都以为跟着郭威要做翻天覆地的大事儿呢,结果你把事儿做了一半,又转头上战场杀敌去了,跟着郭威的士兵有些不愿意了。

    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们看这个?

    底下人就这么憋着不满,一直到走到了半路,几千名将士开始闹情绪了。

    最后大家伙一商量,干脆也不前进了,直接扯下了黄旗,然后披在了郭威身上,大家一起跪拜,劝郭威当皇帝算了。

    郭威一看,观众的情绪很高涨啊,那就应观众要求,自己当这个皇帝吧。

    于是把这事儿差人通知后汉太后一声,就当是提前打个招呼,至于说怎么选择,你们看着办吧。

    还能怎么办呢?人家兵权在手,还不是想怎么拿捏自己这批人,就怎么拿捏?

    到了来年,后汉太后也突然想开了,爽快利索的把皇位交给了郭威,并昭告天下:

    从今天开始这皇帝就是郭威的,再没有后汉老刘家什么事儿了。

    而郭威也就顺势的,把国号改成了周。

    想要成为一个成功者,绝对不能有柔弱的性格,并且做事情也不能硬来,必须要有一些套路。

    自古以来,大多数开国皇帝,都是套路满满的,比如说汉高祖刘邦,明太祖朱元璋,唐高祖李渊,还有宋太祖赵匡胤…

    白少阳一路骑驴狂奔,也不管自己到了哪里。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春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白少阳吟着这首诗,感慨着自己的命运,不由发出令自己都觉得可怕的笑声。

    在一个有些寂寥的荒野,白少阳骑着一头瘦不拉几的驴,看起来极其滑稽可笑。

    无意间白少阳看到了三个字,这里,有一个诗意的名字。

    “桃花源”

    看到这名字以后,白少阳差点就给吓傻了,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一个遍地都是牛粪鸡粪鸭粪狗粪的人间仙境。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