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圈套

    夜来香酒楼终于要开业了,这一次开业,不论是菜品、服务、还是特色都有了一个调整和变化。

    菜品口味自不必多说。

    菜品的样式也是有名厨保障。

    服务态度自然也是规格最高最好。

    酸、甘、苦、辛、咸这五味江阳城百姓习以为常的味道或许要加入“辣”这一位新成员了。

    因为白少阳把辣味第一次带到了江阳城,夜来香酒楼也第一次加入了辣椒这一种新味道。

    一般去别人家里喝酒吃饭,总是要包上一个大红包的,当然江阳城也只有这样的规矩的,所以不请自来的江阳城各地的商人和大咖们,每个人都送上了数额不等的银子。

    这些送银子食客倒也挺有意思,根据送的银子不同,自动分成不同的桌,二十两与二十两的坐一桌,一百两与一百两的坐一桌。

    看来阶级矛盾始终是存在的呀!

    着或许是夜来香酒楼最热闹的一天吧!几乎整个江洋城社会上层人士都已经到了,他们个个脸上洋溢着笑容,仿佛能够参加这样的一次宴会,是终身都可以炫耀的荣誉。

    为了表达自己的热情,对于东道主白少阳来讲自然是有必要要露一次面的,只是这一次露面以后,白少阳就再也不能以普通百姓的身份微服私访了。像九玄茶馆那种地方,也再也不能随便去了。

    酒宴的过程非常繁琐,让这些时刻最难忘的还是菜品,有好几道菜都是闻所未闻的,这让他们大开眼界。

    这一次宴会,奠定了夜来香酒楼在江阳城的地位,同时也拴住了这些食客们的胃。

    千杯不醉,万杯不倒的白少阳,如喝白开水一杯一杯的与每一桌的食客敬酒。

    众商人们却是个个喝的面红耳赤,上吐下泻,跪地求饶。

    平日里吃海鲜鲍鱼都吃腻了的豪商在吃了土豆炖牛肉以后,居然偷偷跑到后厨想要找厨师讨教这菜为何这么美味。

    “这什么玩意呀!也太好吃了吧!”

    “我活了五十年了,今天…还是第一次吃到这种美味!”

    说话这人是一个想要吃遍天下,玩遍天下,做遍天下生意,让别人无生意可做的狠人。

    对于这种不要脸的生意人,没有他不敢说的话,亦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

    对于吃货来说,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们对于吃的追求,吃是他们人生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甚至有商人想要出高价挖走这里的厨子,对于吃货而言,他们可以为了吃而不顾一切,甚至是不择手段。

    想要吃土豆炖牛肉秘方的不止这几个,还有许多紧跟前来,虎视眈眈。贪婪在他们的脸上表现的淋淋尽致。

    对于太过不真实的事情,多半人会选择相信此事是多半不可靠的。

    就好比那些所谓的百年老字号品牌,总是以所谓的老字号品牌来挂羊头卖狗肉,实际上内涵实在的东西已经非常少了。

    土豆炖牛肉对他们而言,就是这样的一种东西,这种食材太过于先进,太过于难以获取,太过于珍贵。

    夜来香酒楼开业,整个江阳城只要有点脸面的人都来了,当然也包括周泉周知府。

    整个夜来香酒楼上上下下,二百多个包间全部都红幔子遮蔽,喝醉的人,看到这些红幔子难免会有所错觉出现。

    有人喝醉了,于是他们被抬进了包间休息,也有人喝的连自己是谁都已经遗忘,像这种不仅丢脸而且丢人的家伙通常也会被安排到包间去休息。白少阳对于这些远道而来,喝的东倒西歪的食客们,表现出来了极大的包容。

    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包括白少阳在内。

    一个神秘的黑衣人出现了。

    他的速度非常快,快到几乎看不见。这似乎只有在武侠里面才会出现的桥段,但此刻却出现在了夜来香酒楼的这些食客身上。

    正当大家喝的正酣的时候,一股清烟开始弥漫,带着淡淡的清香。只要轻轻嗅入鼻中,便会顿时昏迷不醒。

    说它是迷魂药,却又实在不像。因为当这一种轻烟被吸入鼻腔以后,所有的人都出现了一种幻觉。但这种幻觉并非每人感受到的都一样,因为每人的感受都不尽相同。

    要说这菜中有毒,实在是冤枉,这不是白少阳做事的风格。

    关于这个神秘黑人,昏迷的商客们大多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似乎只是从众商客们身边轻轻划过而已。

    神秘黑衣人给人所有的感受只有朦胧和飘渺,因为并没有人有几乎见到他。

    所有人都昏迷不醒,包括厨子们皆是如此。

    当众人皆醉我独醒之时,这世界的真面貌或许也就这样渐渐地显露出来了。

    呼~

    这黑衣人潇洒的跳跃到只剩下残羹饭制的桌子上,全然不顾形象的用他的手就开始随意的把吃的抓起来往嘴里塞。

    “味道倒还不错!”

    显然这个黑衣人非常的满意这些饭菜,在大块朵颐之后,黑衣人从桌子上又飘了下来,动作娴熟且连贯。

    所有的人此刻都以是进入酣睡状态,唯独只有白少阳无比清醒,呆呆看着这个黑衣人,一动不动。

    黑衣人偶然间瞄到一眼,瞬间四目相对。

    “你…为何没事?”

    黑衣人嘴角还挂着油腻,嘴里还有未来得及吞咽下去的饭菜。

    黑衣人有些匪夷所思,所有的人都倒下了,唯独白少阳没有倒下。

    白少阳并未表现出来恐惧,因为这黑衣人与时空猎人比起来,实在算不了什么。

    “你想干什么?”

    白少阳自以为这样的问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所以很期待黑衣人的回答。

    黑衣人并未答话,转身便想离开。

    “怎么,你先是不请自来…被我抓住又沉默不语,莫非想吃白食?”

    呼~

    黑衣人依旧我行我素,鼻子里喘着气,朝夜来香酒楼楼下奔去。

    白少阳赶忙追了上去,不想让这黑衣人就这样逃去。

    这黑衣人毕竟更狡猾一些,白少阳哪里是他的对手,跑出几十步以后,便把白少阳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那黑衣人早已经离白少阳五十步开外远,在那远远望着白少阳,道:“夜来香酒楼那些食客恐怕再也难以苏醒过来,难道你不回去看一看吗?”

    说这话时,黑衣人神情非常的淡定,并不像是玩笑话。

    待到黑衣人彻底消失不见,白少阳才对刚才黑衣人所说的话有了一丝反应。

    想要追到这黑衣人,显然已经不太可能,毕竟对于对手的身份不太了解,所以白少阳也没有打算冒险追随。

    此刻,心里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于是便赶紧折返回到了夜来香酒楼,这些睡得如死猪一般的时刻,也确实没有要苏醒过来的迹象。

    别说是几百号人,哪怕是几百头猪,也总有那么几头是机灵的,可这些食客却真的就这样全都昏死过去。

    这样的场景,若非亲身经历,谁又会相信呢?

    公孙弘?白少阳此刻突然想到了公孙弘,正要准备折回江阳府,却,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又一阵的喧嚣声,透过窗户往外看,浩浩荡荡的人马正在奔赴而来。

    看完以后,方才知道此刻自己已经被包围了。

    白少阳一拍脑门,暗道一句:我去年买了个表。

    只是此刻,任凭白少阳哭爹喊娘,又有什么用呢?毕竟是谁出卖了自己,白少阳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此时此刻,白少阳也没功夫去寻思究竟是哪一个杂碎把自己出卖了,若是再不走,恐怕连性命都保不住了。

    在被老鸨蹂躏的时候,白少阳偶然发现一个暗阁,于是便不再多想,迅速朝暗阁奔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