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接收酒楼

    当周泉醒来之时已是第二日清晨,一醒来便四处寻找老鸨。

    “玉红,你给我出来!”

    “这玉佩究竟是哪里来的?”

    “你可别害老弟!”

    周泉一睁开眼睛,便疯狂的找老鸨,想要问一个究竟明白。

    “玉红!”

    周泉满酒楼的寻找玉红,搞不明白的客人们还以为玉红是这里的头牌。

    此时的玉红大概也是知道了那俊俏小少年的不寻常身份,竟然躲起来不敢出来了。

    一个正在走向老年的妇女,本应该本分一些,想着的应该是如何的修身养性,而不是如何坑蒙拐骗。就算不为自己想,也应该为祖孙后代想一想。

    思想不纯洁的人,很容易在歪路上越走越远,同时也很容易一念成魔。

    而此刻,老鸨玉红也似乎是有些“未成活便也疯了魔”。

    按照郎中给出的说法:这是给吓的。

    玉红被吓傻了,且神志不清,语无伦次,行为疯癫。其表现为见人就喊“你大爷的”,并伴随有羊癫疯的症状。

    整个江阳城的郎中们都束手无策,当周知府找到白少阳时,白少阳已经被老鸨“戏虐”了有一阵子了。因为屁股挨了板子,所以此刻还不能下床。无论周泉怎么哀求,白少阳都表示自己不能离开夜来香酒楼。

    身体上遭受了这么大的折磨,白少阳认为自己必须得到补偿。没有二十万两银子说什么也不起来,明摆着要整垮夜来香酒楼。

    虽说周泉在夜来香也有一些股份,但因为此事已经涉及到了江阳王,为了能够尽快撇清关系,周泉想要全身而退。

    毕竟殴打藩王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一旦这件事情传出去,别说是这夜来香酒楼,哪怕是他这个知府,恐怕也有可能被撸掉。

    其他地方的藩王会怎么看?显然这些藩王会联合起来,表达强烈的不满,这都欺负到了藩王的头上了,还有必要忍受吗?

    为了避嫌,周泉主动提出来不参与这件事情的处理,全凭江阳王的处置,并灰溜溜的离开了夜来香酒楼。

    当公孙弘赶到夜来香酒楼以后,看到几天未见到的白少阳,于是便上演了一出“哭主”的大戏。

    公孙弘捶胸顿足哭道:“少主你为这是怎么了,莫非是受到了妖女的胁迫?”

    “公孙先生!”

    白少阳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句。

    “怎么,他们还打了少主?真是…没天理啊!”

    “王法呢?”

    “难道这些人都这样的漠视王法吗?”

    白少阳只顾着点头,剩下的话就留给公孙先生来帮自己说了。

    “这种黑店必须查封啊!”

    “必须查封整改!”

    公孙弘愤愤不平,表达了自己强烈的不满。

    白少阳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随后,公孙弘带着六十多个护卫把夜来香酒楼上上下下全都包围了,连只蚊子都别想飞出去。

    “公孙先生…抬我回去!叫人抬我回去!”

    与白少阳一起同来的商人,此刻更是惊恐不已,要不是因为叫声实在太大,差点就被白少阳给忘记了。

    电视剧里的抄家桥段,白少阳看过不少,那真叫一个“惨”啊!夜来香酒楼经营多年,不少人都是靠着夜来香酒楼过活的。

    这些突然没有了收入来源,几十口人家的生活遇到了问题。接下来接收夜来香酒楼只是时间和程序问题。

    不论怎么算,这将都会是一大笔银子。

    银子这东西,你说他有多重要就有多重要,就和脸皮是一样一样的。不过面子这东西,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争取来的,和银子是一个道理。

    负责接收“夜来香酒楼”好处多多,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虽然这项工作比较适合自己最亲近的人去做,但是总体来讲适合才是最重要的。

    那么谁比较适合做这一个工作呢?目前来讲白少阳并没有一个比较时候的人选。

    “夜来香酒楼”是一家价值超过二十万两白银的酒楼,里面的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只要好好经营,每年赚五六万两白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如何经营一家酒楼,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干的了的工作,要是没有一点经验很容易就会把牌子给砸了。

    在回到江阳府修养后,白少阳依旧对于夜来香酒楼一直念念不忘。

    夜来香酒楼的菜品丰富,口味众多,服务态度也还说的过去,这么一家酒楼不赚钱都难。

    “老鸨”

    白少阳想到了这个颇能说会道的女老板,不夸张的讲老鸨的外交能力是没的说的。在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之前,让老鸨继续担任夜来香酒楼的女老板也算是一个并不太坏的决定。

    总而言之,生意一定要交给一个会做生意的人去做。在这一方面,一定不能感情用事。

    当然对于夜来香酒楼的改革也是必然要进行的,对于收留未成年这件事情,是一定要杜绝的。

    夜来香酒楼的问题,成了眼下白少阳最迫切想要解决的问题。

    至于股权问题,白少阳也是采用一刀切的方式,百分之百的股份拥有权是雷打不动的。

    对于那些曾经投资过夜来香酒楼的人,白少阳决定以银子的方式补贴给他们,这样做已经算是很仁意了。

    接收夜来香酒楼的工作并没有那么容易,因为还有一些本不该收留的姑娘要全部遣散。他们大多都是良家女子,有些因为家里变故的原因而被卖身酒楼,现在她们有了一个救赎自己的机会。

    只要愿意离开的,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五两银子的路费,但竟然没有姑娘愿意离开。

    这事儿让公孙弘非常的为难,毕竟江阳府也不是什么慈善组织,总不能把这些人全收留了。

    家大,业大…

    事情也就多了。

    公孙弘无奈,只好把自己遇到的困难告诉给了白少阳,想要白少阳拿一个主意。

    改革遇到了困难,公孙弘也不是做生意的材料,对于如何整改这家酒楼也没有多少主意。

    虽说老鸨经验十足,但老鸨使用年轻姑娘来招揽客人的方法并不被白少阳认可,因为这么做并不符合乾国的价值观。

    做人,必须要保留一丝底线,留下一些良知。

    与其打一些擦边球,倒不如在菜品上多下一些功夫。

    “少主,那个叫刘如意商人怎么处理呢?”

    突然又提到刘如意,白少阳居然有些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个家伙。

    想了想,觉得此人既然为商多年,必然也是懂得如何做生意的,于是打算让他一起参与夜来香酒楼的管理。

    虽然并不知道刘如意是不是真的有真本事,但是从刘如意那极其不要脸的表情可以看出来,这家伙绝对是一个老油条,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老鸨对于自己能够继续留在夜来香酒楼这事表现出来的是吃惊,恐惧和不安并存的一种心理。

    “老娘还能留下?”

    通知老鸨这个消息的是江阳府的一个门客,自从江阳府人口逐渐增多以后,公孙弘便为江阳府增添了几个门客。

    所谓门客一来可以撑撑门面,二来可以用来使唤,大户人家若是没有几个可以使唤的人,总觉得差那么一点意思。

    在白少阳看来,所谓的门客不过就是门卫而已,门卫的职责除了看家护院以外,兼职当快递小哥也能为他们带来一笔收入。对于门客来讲,他们是很乐意这样子做的。

    能够得到这样的礼遇,老鸨已经非常满足了,原本以为自己得罪了江阳王,小命能不能保住都还是一回事,没想到自己还能继续当老板娘。

    这件事情以后,老鸨与周泉之间的关系也一落千丈,所谓的亲戚关系也彻底破裂。靠天靠地,终究还是要靠自己。

    老鸨也第一次感受到了世间人暖,世态炎凉,一旦真正出了事情,哪怕有一个当官的知府表弟又能怎么样呢?

    损失最为惨重的自然是周泉,周泉在夜来香酒楼的投资,全都打了水漂,并且还没有地方申冤。

    想要从白少阳口袋里要到一文钱,差不多就相当于在铁公鸡身上拔毛一样难,于是周泉也就死了这条心,只求自己以后处处小心谨慎,别再和白少阳发生什么冲突。这便是他最大的追求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