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关不住的鸟

    齐氏家族?

    白少阳一脸的疑惑,在返回江阳府的路上,脑子里一直在想着这四个字。对于齐氏家族,白少阳,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听过,

    公孙弘?

    白少阳想到了公孙弘,公孙弘见多识广,且在朝廷为官多年,或许听说过齐氏家族。

    当公孙弘听到齐氏家族以后,却是一脸的恐惧,道:“少主,你是从何处听到齐氏家族的?”

    原来,这齐氏家族本是名将之家,齐氏一家共出过三十多位大将军,只是在权力的斗争中齐氏家族被郑氏家族压迫的死死的。

    如今齐氏家族在朝中早已没有了威望,已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

    齐氏家族成员虽然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威风,但依然坚持着每日习武的习惯,是个顶个的英雄好汉,气质上不输任何的大将军。

    只是因为身份实在是卑微,故此朝中的大臣们也并不会和他们再有往来。

    据说现如今齐氏家族还有一支‘齐家军’,人数在三百人左右,虽然人数并不多,但都是以一敌百的勇士。

    “那么,齐氏家族现在还有多少人在朝为官?”

    公孙弘道:“如今只有一人,此人名齐俊,是齐养的孙子,现任白帝城副督卫之职,不过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八品武职而已…”

    白帝城?

    这地方倒是有点意思!

    公孙弘道:“白帝城在边塞,距离都城五百里,那地方地广人稀,人烟稀少,想喝口水都困难!到那地方去当一个副督卫,差不多就相当于流放了吧!”

    白少阳不明白,为何时空猎人要提到这么一个已经没落的家族,但既然时空猎人已经指明了方向,那就说明这齐氏家族还是有一定的本事的。

    白帝城?齐俊?

    白少阳摇了摇脑袋,对齐俊有了想更进一步的了解,当然自己去走一趟,是很不划算的,毕竟江阳城还有许多事情需要自己处理。

    此时,护卫队已训练的有些样子,或许派他们跑一趟去了解一下情况这是目前来看最划算的。于是白少阳让李鼎霸集合护卫队,准备交给他们这个艰巨的任务。

    护卫队自从组建以来,每日都进行着高强度的训练,从未敢懈怠。如今正是他们要施展才华的时候,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便知。

    一百个护卫分成十排整齐站立,等候着听从调遣,这些蠢蠢欲动的小伙子们早就想开始活动活动筋骨了。

    更何况,白帝城那是什么地方?对于长期生活在那里的人,当然早已厌倦了那里的飞沙走石,但对于那些从未见过的人,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白帝城?

    我们要去白帝城?

    对于这些连江阳城都没有出过的人,外面的世界当然是很精彩的,能够走那么远,是此前他们从未想过的。

    当然,李鼎霸也没有去过白帝城,对他来说这也是一次新的尝试,同时这也是一次冒险。

    在这些护卫队成员的眼中,李鼎霸就是他们的“大哥”,在一起生活的这段日子里,是李鼎霸给了他们很多关照。

    所以他们也就开始习惯于称呼李鼎霸为大哥。

    一百个护卫队成员,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去白帝城,人多容易误事,但人少了又难以避免安全问题的发生。

    人的感情都是培养出来的,这句话绝对没有毛病。

    想去白帝城的护卫队兄弟们很多,他们都想去见见外面的世界。但现实是残酷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得到这样的机会,机会是需要靠自己争取的。

    平日里是兄弟,可到了关键时刻,兄弟就只是兄弟了,仅此而已。为了竞争能够去白帝城的名额,兄弟们之间也是可以撕破脸皮的。

    为了公平,同时也为了不伤和气,李鼎霸决定让一百个护卫队成员兄弟,用抓阄的方式来决定出十五个可以得到去白帝城的名额。

    抓阄决定的方案得到了白少阳的认可,这算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方案,既避免了不必要的麻烦,又显得很文明大气。

    “若不是真的因为实在不能够抛下江阳城的事情,本王倒还真的想去大漠走一趟!”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那种充满诗意的生活,白少阳还真想去体验一番,能够在大漠待得下去的人,必定是能够守得住寂寞的人。

    一个能够守得住寂寞的人,也必然是一个有趣的人,因为他的心里一定藏着许多许多的故事。

    “还必须带上酒!”

    白少阳以为,作为礼物,酒是少不了的,一个艰苦守卫边塞的将士每日与天地为友,难免孤独,有了酒能够更快的打开他的内心世界。

    在边塞那种苦寒之地,唯有酒的温度方能温暖将士冰凉的躯体,有了酒,他们也就热血沸腾起来了。

    江阳府内有自家酿的酒,度数比江阳城酒馆里面的那些白开水要更烈一些,没有达到四十五度以上的酒,是极没有意思的。

    江元昊吵着也要跟着去边塞,虽然不知道边塞有什么,但觉得那定是一个有趣的好去处,这总比去学堂要有趣的多。

    “胡闹!”

    公孙弘毫不客气的用严肃眼神看着江元昊,拒绝了江元昊这个无理的请求。

    “那我找城主去求情,他定会答应我的!”

    “你可别瞎闹!”

    对于江元昊这个古灵精怪的少年,公孙弘也常的拿他没有办法。

    “我也要去白帝城!”

    江元昊中气十足的走到白少阳面前,说出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且毫不掩饰。

    哎呦!怎么,翅膀硬了?

    白少阳心里嘀咕着,想不通江元昊这少年究竟是什么品种的少年,这要是搁二十一世纪,跑不了就是那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熊孩子。

    “长路漫漫一路颠簸,说不定还会遇到山贼乱匪,难道你就不害怕吗?”

    江元昊道:“古人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话没错吧?”

    “哎呦!不错…不错!”

    白少阳很满意,想着自己一天一两银子给江元昊请的先生,总算是没有白花这银子。

    “这可是教书先生教你说的?”

    “并不是!”

    江元昊摇了摇头。

    “不会是你自己学来的吧?这不可能吧?你居然还会主动去看书?”

    “是书呆子教我的!”

    白少阳扑哧一笑。

    “别没大没小的,你得叫他师哥,怎么能叫他书呆子呢?他可是本王爷的财神爷呢!”

    “我平日里都是这么喊的啊!”

    “吴宁他就没生气?”

    “没!”

    “真的没有吗?”

    “那书呆子每日除了读书以外,根本没有别的反应啊!”

    白少阳那个恼火,这吴宁不会真的是一个书呆子吧,被人称呼为书呆子居然没有反应!

    “得!算我看错了他,看来这吴宁不仅是一个书呆子,还是一个窝囊废物!”

    一想到这吴宁没出息的样子,白少阳顿时就觉得这吴辉还真挺可怜的,居然生出了这么一个窝囊废儿子。再看看这个口无遮拦的江元昊,反倒是觉得此子还真说不定会有些出息。

    于是便郑重其事又问了一遍,道:“你确定要跟着李鼎霸他们去白帝城吗?”

    因为刚才有一阵风吹过来,白少阳认为一定是这一股妖孽之风作怪,于是便以为一定是因为江元昊被风给吹晕了。

    但这江元昊却还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到黄河心不死,非得要往那虎狼之穴,是非之地去走上一遭。

    “这还真是士别三日,更要刮目相待啊!”

    江元昊嘿嘿一笑,道:“多谢江阳王夸奖,这么说,江阳王同意了?”

    话都说到如此份上了,若再不同意,白少阳也会觉得自己脸上无光。话又说回来,这人各有志,既然江元昊真有这么大的志向,又何必束缚住他呢?

    有些鸟儿终究是关不住的,他们的羽毛太鲜亮了。当它们飞走的时候,你心底里知道把他们关起来是一种罪恶,你会因此而振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