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人质(合)

    吴亦凡带着江阳城城主的承诺回到了云州城。

    “没想到还真让你办成了此事!为父真是为咱们吴氏家族感到高兴啊!”

    “江阳王为人好爽!与儿聊的甚为投缘,我们吴家选择拜在江阳王门下这绝对错不了!”

    吴亦凡的父亲吴辉听闻后,激动不已,道:“我儿,此事你是功臣!今后还得仰仗你在江阳王面前多多美言啊!”

    “父亲,我们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客气呢?”

    一个中年妇女走出来,道:“凡儿,没想到你这么有出息,为娘真是为你高兴啊!”

    随后吴辉便马上宣布族人们在祠堂集合,准备商量族人迁移之事。为了家族的荣辱,吴辉已下了决心离开云州城。

    好死不如赖活着,若再不离开云州城,吴辉和吴氏家族早晚会死于发生在云州城正在发生的“没有硝烟的战争”之中。

    云州城是“明王”陈安的封地,陈安死后留下八个儿子,因为陈安并死前没有宣布哪个儿子继承自己的爵位,所以导致了陈安八个儿子的内斗,如今云州城早已经被陈安的八个儿子搅得天翻地覆。

    吴辉并不想卷入这一场内斗之中,所以选择离开。

    有人欢喜有人忧,云州城一乱,最开心的莫过于是山贼。在陈安治理云州城之时,整个云州城整体来说治安非常好,但这种情况在陈安死以后,便发生了变化。

    云州城知府就是一个傀儡,明王陈安活着时处处听陈安的,如今陈安一死,这个傀儡知府居然被惊吓的一病不起。

    现在的云州城,如一团乱麻,每天都有人逃离云州城,加上山贼横行,云州城成为了是非之地。

    对于云州吴氏家族来说,逃离这个地方是最好的选择。

    在祭拜过先祖以后,家族成员们纷纷开始收拾细软,低价变卖家产,准备逃离云州城。

    家族会议也是以长话短说的方式进行,尽量避免说废话,总体来说就是让大家赶快准备逃跑,逃跑的目的地就是江阳城。

    乾元二年,春末夏初。

    对于吴氏家族来说是一个不一样的日子,因为这一日云州城吴氏家族六百六十口举族迁徙至江阳城,同时也意味着吴氏家族曾经在云州城打下的基业全部化为乌有。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通过变卖和低价转让,吴氏家族带着总价值一百万白银的现银来到了江阳城。

    因为吴氏家族与江阳王的关系不一般,所以吴氏家族在江阳城很快就找到了落脚地。

    通过江阳王白少阳的关系,吴氏家族在江阳城城北购得土地十顷。

    望着十顷肥沃的土地,吴氏家族的权威人物,吴氏家族的第三代掌门人吴辉发出一句感叹:“想我云州城吴氏家族,曾最辉煌时有过土地百顷,如今却要在这重建家园,实在可悲啊!”

    吴亦凡劝慰道:“父亲,如今我族人能全身而退,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何必如此多的忧愁呢?”

    “是呀!听说如今云州城已是全城戒备!不让进出呀!我那十万藏书恐怕没有机会运出来了!”

    说话的是吴辉的三子吴宁,他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公子,平日里只爱读书,对于生意没有任何兴趣。

    “混账东西,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读书呢!”显然吴辉并不怎么喜欢自己这个儿子。

    吴宁于是便不再多言,从袖口抽出一本已经残破的古书,蜷缩在一角又继续念了起来。

    吴亦凡道:“三弟,你就别惹父亲生气了,快写收拾一下行装,我们还要去拜见江阳王呢!别到时候给吴家脸上抹黑呀!”

    “这狗东西,读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哪里还知道什么礼数?我看,让他别跟着去了,到时候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得罪了小王爷,一旦小王爷怪罪下来,岂不是让整个族人都得替他背锅?”

    说话的是吴辉的大哥吴云,对于自己这个迂腐的三弟,作为大哥的吴云对他从来就没有客气过。

    白少阳派来的人已经到了,吴辉、吴云、吴亦凡、吴宁这四个吴氏家族的核心人物已经做好了进见江阳王的准备,而吴氏家族的旁支只能在江阳府门外跪见等候。

    这是一次规模浩荡的进见,白少阳觉得有些恍惚,在电视剧里,这是皇帝才有的待遇,现在自己居然可以亲身体验了。

    这很神奇,也很受用。

    “少主,吴氏家族成员已经在府外等候了!”

    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白少阳特意让自己的护卫队站成两排,不管怎么说必须体现出王爷的威严。

    训练有素的护卫,站成两排,如一座座大山一样一动不动。

    吴辉、吴云、吴亦凡、吴宁父子四人战战兢兢的跪倒在地。

    “草民吴辉及其三位犬子见过小王爷!”

    白少阳的心情很好,于是吩咐赐予座位,吴辉再一次谢过小王爷然后吩咐三个儿子入座。

    白少阳看了一眼公孙弘,没有自己说话,想让公孙弘先说。

    在长时间的配合之下,公孙先生对小王爷已经非常的了解了,当然也知道白少阳究竟是何意,于是便开了头。

    “你就是吴辉吧?”

    吴辉低着头不敢抬起来,道:“草民是吴辉,云州城人士!”

    “看起来你精神状态不错!”

    “托王爷的福!吴辉身体还算硬朗!”

    “听说你们吴家在云州城的生意做的挺大,不知此番来到江阳城又何计划!”

    “吴家人口多,虽有些生意和产业,但平均下来只是勉强解决温饱而已,并非谣言所说的那样!”

    真是愈有钱,便愈是一毫不肯放松,愈是一毫不肯放松,便愈有钱……

    对于吴辉所言之事,白少阳不敢苟同,有一百万两家产的家族,在整个乾国都是不超过二十家的。

    银子是怎么来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一个人有了天文数字的银子,那些银子便再也不是他自己的,人必须要有一定的觉悟。

    白少阳咳嗽了两声后,公孙弘识趣的停止了问话。接着白少阳走到吴辉及其三个儿子身边,道:“如今,你们已是我江阳城的一份子,既然到了江阳城,就要守江阳城的法。”

    “那么法是什么呢?”

    还未等白少阳说完,吴宁突然站起来道:“回小王爷,小民不才读过一些书,愿为小王爷解惑何为法!”

    “混账东西,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吴辉抡圆了给了吴宁狠狠一记耳光。

    白少阳道:“让他说!”

    吴宁捂着肿了半边的脸,道:“法是神话传说中的一种神兽,据说,它能曲直辨别,在审理案件时,它能用角去触理屈的人!又有记载云“法“是一种与鹿和牛类似的神兽,在古代人们将它作为断案的工具,每当办案时出现多个嫌疑人的时候,人们通常把它放出来,它如果用犄角顶谁,谁就是罪犯!”

    听到吴宁这个解释以后,公孙弘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吴家公子还挺有文才的呀!不过在江阳城…本王就是法!本王就是你们吴家的天!”

    吴辉吓得跪拜在地,道:“请小王爷恕罪!犬子吴宁是草民的第三个儿子,数他最不懂事,口无遮拦,平日里读书读傻了,请小王爷不要见怪!”

    吴云也跟着跪倒在地求情,道:“请小王爷息怒!三弟不懂事,还请小王爷不要怪罪!”

    吴亦凡也跟着求情,道:“三弟不会说话,还请小王爷不要怪罪!”

    白少阳早就打听清楚这吴家颇有家资,所以想让他们出点血,于是便故意道:“此事很难办啊!”

    吴辉把头重重磕在地上,道:“小王爷,我是一个生意人,不懂别的,只懂如何做交易,小王爷开个价吧!”

    白少阳本并没有要为难吴宁的意思,但此刻自己明显是被推着往前走的,既然这吴辉主动提出要孝敬自己,那又何必拒绝呢?

    还未等白少阳开口,公孙弘先开口了,道:“二十万两白银!”

    吴辉头上直冒冷汗,吞吞吐吐道:“草民…草民一定准备好二十万两白银!”

    虽然白少阳并不想做一个恶人,但是对于吴氏家族这种顶级富户来讲,从他们一家身上捞二十万两白银总比去盘剥几万户普通百姓要正义的多。

    白少阳不置可否,道:“此事就交给公孙先生去做吧!”

    接着,白少阳又加了一句,道:“吴宁腹有诗书气自华,不如就留在江阳府陪元昊读书吧!”

    吴辉明白白少阳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把三子吴宁留下做人质,想要求情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于是便道:“全凭小王爷安排!”

    吴辉的三子吴宁被留在了江阳府,白少阳究竟有何打算,公孙弘不清楚,李鼎霸不清楚,白政不清楚,吴家人更不清楚…

    但吴宁似乎对自己的人身安全并没有任何的担心,反而问道:“小王爷,请问王府里面可有藏书?”

    这话差点让吴辉一口老血喷出来。

    “逆子啊!你当是玩呢?”

    虽然吴辉非常激动,但是吴宁表现的异常的平静,似乎对于被留下哪里毫不在乎。

    对于这种爱学习的好孩子,白少阳当然是要给予他一点温暖的,道:“江阳府藏书不多,但亦也有二十万册!”

    听完白少阳的话,吴宁扶着吴亦凡道:“二哥,扶着我,我有点头晕!”

    看到吴宁这样的没出息,吴亦凡也觉得脸上没有光,道:“我家三弟,不太懂事,若留在王府里恐怕难免顶撞小王爷!”吴亦凡担心吴宁说错什么话,说不定哪一天就掉了脑袋。

    白少阳却对于吴宁非常的看好,道:“我看此子倒是挺有意思的!本王现在反倒有点喜欢他了!”

    自从穿越以来,白少阳难得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人,现在又怎么能够随便就把他放走,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都想把他留下来。

    吴家人没有办法,只好把吴宁留下来,为了保住整族人的荣辱与共,只好牺牲这个读书读傻了的吴宁。

    能够留在江阳府,吴宁表现出来的激动是吴家人很难以理解的。

    或许只有脑袋被门夹了的人,才会这么开心的给人当人质吧!

    白少阳认为吴宁要不真的就是读书读傻了,要不就是“大智若愚”。

    有这么一位“大智若愚”的典型代表,他的身份是高贵的皇子,喜欢装疯卖傻,对于帝位没有任何的兴趣,他爱活出丧爱吃祭品,他骄纵妄为却得到了皇帝的百般优待。

    在目睹了父亲和兄弟对帝位的激烈斗争后,这贼皇子对帝位早已经没有了竞争的意识,但是自己不竞争并不代表可以独善其身。

    自己的兄弟会来拉自己,自己若是不加入兄弟的阵营又难免被兄弟们认为是单兵作战,暗待时机。

    他是聪明的,他选择了一条在后人看来正确无比的道路,那就是变成一个荒唐和糊涂的人。

    “世事无常耽金樽,杯杯台郎醉红尘。人生难得一知己,推杯换盏话古今”。

    这个人就是弘昼。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白少阳不可能知道吴家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何要举族迁徙,里面究竟有什么原因,白少阳也只能猜测而已。

    吴宁被留下来了,作为“人质”被留在了江阳府内。对于吴宁的到来,最为开心的人却是江元昊,两个性格迥然不同的人居然能够在一起说的上话,这让白少阳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对于吴宁来说,人生最大的乐趣便是读书,只要有书,无论在什么地方他都能呆得下去。

    第二日,吴辉把约定的二十万两的现银送到了江阳府公孙弘手上,银子还没捂热,这事马上就被周泉知道了。

    作为江阳城的父母官,周泉认为自己有义务了解百姓的生活,对于发生在江阳城的大事亦认为自己有必要知道。

    白少阳没有和周泉通气,允诺吴氏家族从云州城迁移到江阳城,这事让周泉觉得很没有面子。

    但周泉毕竟只是一任地方官,又怎么能说一个藩王的不是呢?所以周泉只能把不满和怨气全往肚子里面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