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高尚的蛋炒粉

    白少阳当然知道少年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但是他又不能对其他人说,于是一时间气氛变得非常的尴尬。

    “李鼎霸,我们打道回府!带上这少年一起走!”

    “怎么主人?你不会被这小孩子给灌了什么迷魂汤了吧?你真的要带他走!”

    白少阳来不及多解释,剩下的糖葫芦也不再管了,让李鼎霸带着少年迅速的离开了九玄茶馆。

    少年很满意自己的表现,也似乎料定了白少阳一定会带自己走。那种自信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回到江阳府以后,白少阳支开李鼎霸以后把少年带回了自己的房间,准备问一个明白,就连公孙先生也没让他进自己的房间。

    “明人不说暗话,你究竟是何身份?你的土豆究竟哪里来的?”

    “这倒不像你的性格,为何如此急躁?”

    “这与你的年龄也并不相符,少年老成!”

    “既然你知晓我是谁?接下来你就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白少阳的脑子里闪过千万种念头,却怎么也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个少年居然也是穿越者,因为这对他而言,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你想要怎么样?不要太贪心啊!人心不足蛇吞象!”

    少年道:“您是高高在上的江阳王,我是微不足道的小童,我怎么敢有什么奢求呢?”

    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任何的判断都只是推论,对于眼前的这个少年究竟是谁,白少阳也确实是没有定论。

    就算这个少年不是穿越者,那么它手中的土豆又该作何解释呢?

    “收留一个身份成迷的人,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少年嘴角微微上翘,道:“秘密只能自己知道!”

    白少阳愈发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与自己的性格是那么的像,有一股傲气,于是对这少年便愈发的喜欢了。

    “好吧,你留下吧!”

    “关于我的身份,你不想知道了?”

    “你所想告诉我,你便会告诉我的!又何必我去问呢?”

    与聪明绝顶的人交手,用不着耍太多花招,对于少年而言他只想好好活着。

    少年被留在了江阳府,但却被限制了行动和自由,差不多相当于被囚禁了。

    如果没有那个土豆,或许白少阳不会这么做,因为任何有可能给他带来危险的事情,白少阳不得不防范。

    白少阳原本生活的时代,是一个合作共赢的时代,合作共赢的理念深深地嵌刻在他的脑海里。虽然白少阳空有一个江阳王的头衔,手中却无一兵一卒。若是真有一天和知府周泉发生什么不可调节的矛盾,手握兵权的周泉会做出什么,那是不用想都知道的事情。

    每到入夜的时候,整个江阳府就会显得很寂静,除了如夜猫子一样的李鼎霸整日守护着江阳府以外,再也没有一兵一卒的保护。

    公孙弘也整日雷打不动的站在月下吹箫,有时也作诗,虽然并不怎么押韵,但是公孙弘总是乐此不彼。

    在这个异界时空,枯燥无味的生活倒不是最不能忍受的,没有有聊共同话题的人才是最无趣的。

    穿越之前,白少阳虽然只是一个小打工仔,但好歹也有几个朋友经常可以聚在一起聊聊天,吹吹牛,有时还会跑到野外去来一次烧烤活动。可现在,白少阳却真的觉得自己有一种孤家寡人的孤独之感。

    白少阳想要找人聊天,却又不知道找谁能说上话,且来到这个时空以后白少阳总觉得有些恍惚之感。这个时空看起来虽然很真实,却总觉得隔着些什么。

    有人说,当一个少年成为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就意味着他已成长为一个男人。

    人只有在安静下来的时候,才会真正的开始思考一些问题,自己想要什么,接下来该做什么,计划和目标是什么。

    九玄茶馆只是一个普通的茶馆吗?那个手中拿着一个土豆的少年又究竟是谁?李鼎霸真的只是为了来寻找失散多年的妹妹吗?公孙弘还有没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呢?

    太多太多的疑惑困扰着白少阳,让他有些想要抓狂。

    一个人若没有被正确引导,很容易便误入歧途,便再难寻到一条正确的道路。

    人总该为自己做些什么,在一个无亲无故的时代,靠什么生存下去呢?

    躺在床上,白少阳却怎么也难以入眠,太累了,白少阳好想睡上三天三夜。

    人总得做点什么…

    这个尖锐的问题刻印在了白少阳的脑海里,随即白少阳的脑海里开始呈现出一副画卷出来。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今征战几人回?

    这是白少阳脑海中另一个世界的样子,有英雄有豪杰亦有豪情壮志。

    再不济另一个世界也应该是这个样子: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可是古人生活的情趣去哪里了呢?好不容易穿越一次,却并未感受到那种浓郁的古风,白少阳不免觉得有一些受骗上当的感觉。

    刚躺下没多久的白少阳,被外面的吵闹声搞的没有一点心情,于是只好从床上爬起来想去看一个究竟。

    少年没有让白少阳省心,吵闹声皆是因为他起。吵闹的原因也是让白少阳有些懵逼,这少年并不是想要闹着回家,而是想要吃蛋炒饭。

    通过了解,白少阳也总算理解了少年的吵闹原因,因为在江阳城鸡蛋可是一种稀罕玩意儿,并不是普通人家能吃得上的。

    少年的这种熊孩子举动,也彻底的颠覆了白少阳的世界观。看来每一个人的追求还真是千差万别。

    何为高尚,何为低俗?

    吃牛肉就是高尚吗?吃蛋炒饭就是低俗吗?

    或许这个世界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至少对于有追求的人而言,他们有活着的动力。

    对于少年而言,能吃一口蛋炒饭确实是一件高尚的事情,因为一般人都吃不起的东西必然就是好东西。

    “你不会真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吧?”

    白少阳没忍住骂了一句。

    “既然你囚禁了俺,就得养着俺,这不过分吧?”

    少年这话说的一点毛病都没有,白少阳居然找不到话来反驳他。

    “莫非这堂堂江阳府连蛋炒饭都没有?”

    “信不信我现在就能弄死你?”

    “在我死之前,能不能给我吃上一顿蛋炒饭呢?”

    经过综合评分判断,白少阳觉得这少年脑袋绝对被门夹过。

    李鼎霸道:“少主,这孩子真是可怜呐!年纪轻轻居然就得了失心疯,要不…就满足他吃蛋炒饭的心愿吧,不过,既然炒了,就多炒一点,刚好我肚子也饿了!算是沾这小家伙的光!”

    正在喝酒吟诗的公孙弘听到动静后,也跟了进来,连连摇头道:“可怜了这少年,小小年纪就傻了!”

    说完以后,话锋一转道:“都怪这少年娃子,老夫肚子也饿了,给我也来一碗蛋炒粉吧!”

    “你们呀!非人哉!”

    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随后一个陌生脸中年推门而来,走到厅堂中央道:“侄子,你如今发迹了能吃上蛋炒饭了,是不是把我这个叔叔给忘记了?”

    众人皆面面相觑,不知来自究竟是何人。

    见众人没一个理会自己的,陌生中年便介绍起自己来,道:“我叫白政,是你父亲的亲弟弟,也就是你的叔叔!”

    白少阳并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还有这么一个亲戚,“贫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白少阳被关押在大狱的时候,并没有一个人去看他,如今突然冒出一个亲叔叔出来,无论如何也不敢接受。

    李鼎霸直言不讳道:“如今江湖骗子那么多,此人深夜潜入江阳府,究竟是何身份还有待确认,不可随意认亲啊!”

    白少阳看了看公孙弘,想听听他的想法,公孙弘却点头道:“不错!他的确是你的亲叔叔,白政就是我带来的!”

    “狗血的剧情!”

    白少阳心中暗骂一句,道:“吩咐厨房,用大锅,炒蛋炒饭!”

    白政激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道:“知我者,侄儿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