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老伯

    洗漱完毕后,刚好公孙弘来请安,白少阳便把自己想要微服私访的想法告知给了公孙弘。

    对于白少阳这个有些疯狂的想法,公孙先生却没有表现出十分的吃惊,反而很兴奋道:“少主,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到处去走走看看,倒也不错嘛!”

    江阳城虽说不上大,但亦也有十万百姓,了解他们的生活,融入他们能够为将来的工作打下一些基础。

    但对于白少阳而言,目前最为急迫的事情是需要打造一支完全属于自己的队伍,这能让他有一些安全感。

    穿越以来,白少阳并没有获得过金手指之类的东西,这是白少阳最为不满的地方。

    取了十两白银的“大乾宝钞”,白少阳带着一个朝廷安排给他的保镖“李鼎霸”上路了。

    对于白少阳这种级别的“藩王”的人身安全,朝廷自然是很看重的,所以常会给他们安排一个武艺高强的保镖来保卫他们的人身安全。

    而李鼎霸也是昨天刚刚抵达江阳城,从都城骑马一路狂奔一千里到江阳成,李鼎霸大气都未喘一下。

    朝廷的文书里也不乏有大量的李鼎霸这人的赞美之词,综合评分,李鼎霸位列乾国官方公布勇士榜第十三位。而民间的逍遥榜更是将李鼎霸列为逍遥榜第九位。

    而李鼎霸来江阳城的也是有理由的,因为李鼎霸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妹妹就是在江阳城走丢的。为了能够找到妹妹,李鼎霸主动要求自己被分配到江阳城。

    李鼎霸正处于直青壮年时期,从都城狂奔一千里到了江阳城以后,一口气连着吃了九大碗白米饭。

    能吃是福,可是太能吃那就是一种病了。

    “你真的有一个妹妹在江阳城走丢了吗?”

    白少阳有些怀疑,因为毕竟江阳城和都城隔着一千多里的路程呢!

    来回跑一趟,是很费马的,因为李鼎霸从都城到江阳城活活跑死了三匹马。

    “怎么,少主不相信俺?”

    “俺可以对天发誓!”

    白少阳见李鼎霸已经有些脸红,脖子粗了,便道:“若非是亲情的力量,你又怎么会有如此大意志力呢?”

    只有一个人漂泊在外时,才会清楚的知道亲情的力量有多么的伟大。

    李鼎霸点了点头,颇为感动道:“少主,李鼎霸此后肝脑涂地,上刀山下火海,一定对少主不离不弃!”

    白少阳松了松筋骨,看着外面一碧蓝天,道:“随我出去走走吧!你说你武艺高强,你在我身边,我就放心多了!”

    “鼎霸靠一身力气吃饭,除了这一身的武艺,也再没有什么才能了!”

    学武之人,有一身武艺便已经足够了,若是太过聪明了,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在茫茫人海之中,想要找到自己的亲人,这无异于大海捞针。更何况,李鼎霸的妹妹究竟还在不在江阳城这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带着李鼎霸出了江阳王府,白少阳一时不知该去往何处,但毕竟不只是出来游山玩水的,故此白少阳还是希望能与百姓们多多接触一下。

    江阳城四季分明,地势相对平坦,各行各业发展的也还算不错。百姓生活虽然说算不上富足,但却不至于说饿死。

    但对于一个从21世纪来的人来而言,江阳城还是太过落后,不仅是交通工具落后,各个方面都落后。就拿粮食产量来说,每亩地的产出只有二百来斤,并且粮食种类比较单一,种植方式比较粗犷,这些因素都在制约着江阳城的发展。

    换了一身轻松便捷的装束,白少阳在前,李鼎霸紧跟在后。

    卖糖葫芦喽!

    新鲜的糖葫芦呦!

    看到有卖糖葫芦的,白少阳顿时来了精神,看来任何一个时代都有吃货呀!糖葫芦这种美味,居然可以霸屏任何一个时代。

    卖糖葫芦的是一个老伯,看起来已经很衰老了,对于弱者,白少阳总是有一种爱怜。虽然肚子已经吃的很饱,但是为了照顾老伯的生意,白少阳还是决定买上几串糖葫芦。

    “老伯,这糖葫芦怎么卖啊?”

    “二文一串!新鲜的糖葫芦,用的都是好料!”

    白少阳看了看李鼎霸,突然嘿嘿一笑:

    “你喜欢吃糖葫芦吗?”

    李鼎霸顿时有些蒙,但还是点了点头。

    “小的时候吃过,有好些年没吃了!”

    “你能吃多少?”

    “莫非这玩意还能当饭吃?”

    “如果我要你当饭吃呢?”

    “那我当然听少…主人的!”

    “老伯能不能吃了再给钱?”

    白少阳打量着这个一额头都是皱纹的老伯。

    老伯一听有些着急了,道:“这,这恐怕不妥吧!”

    白少阳从怀里甩出一两银子,塞到老伯怀里,道:“你可看清楚了,这可是一两银子!”

    老伯吓得双腿都哆嗦了,他哪里见过这么多银子,连连摆手道:“两位客官,我这是小本生意,您还是饶了我吧!”

    “怎么,不愿卖给我?”

    “不瞒两位客官,老伯我不是愿意卖给你们,而是一两银子实在太多,老汉我实在是兑不开啊,这不是难为老汉我嘛!”

    白少阳突然有些明白了,这就好比在九十年代拿百元大钞去小店里买一盒火柴是一个道理,不是别人不愿意卖,而是找不开零钱。

    而就在昨天,周泉请客的那桌酒席就高达十两白银,而周泉居然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所以说人一旦有钱以后,就容易忘乎所以,不知道珍惜。

    李鼎霸胃口再怎么大,也不可能一口气吃五百串糖葫芦,吃不完总不能扛着走吧?

    想要做慈善,居然还被拒绝了,白少阳那个恼火呀!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了一条妙计。

    在穿越之前,白少阳没少看有关大胃王挑战的视频,视频里面的那些大胃王,一个比一个贼能吃。

    或许自己可以考虑举办一个大胃王比赛,既可以解决那些饥民的温饱问题,又能做慈善,为自己赢得一个好名声,同时也为自己招募人才做准备。这不是一举两得,而是一箭多雕。

    “老伯,你家中还有多少糖葫芦?我都买了!”

    老伯似乎听到了这世间最可笑的笑话一样,道:“客官你可真的别逗我开心了,我卖了大半辈子糖葫芦,像你这么豪气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一旁的李鼎霸也有些疑惑了,不知白少阳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虽然说他忒能吃,可从来没有想过把糖葫芦要当饭吃。

    “这一两银子你拿着,算是定金,把你家的糖葫芦都拿来!”

    为了能够赚到银子,老伯咬了咬牙道:“好,明日午时我在‘九玄茶馆’等你”。

    老伯所说的‘九玄茶馆’实际上是一个江湖卖艺人聚集地,虽说名义上为茶馆,实际上是一个露天茶馆,江阳城的三教九流,都能在里面找到身影,什么落魄的好汉、失意的书生、身怀绝技的手艺人…

    九玄茶馆?

    一听老伯讲完,白少阳马上就对这个地方有了兴趣。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