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虚幻时空

    我们是一文不值的小人物,我们是历史的见证者,在我们的身边也发生过一些有趣的故事,只是他们并不被历史所记载。

    这是一本只写小人物的故事,一个跨度长达三十年的故事,在面对抉择的时候,你会怎么选择呢?

    有些故事没有开头,有些故事你看不到结尾,就像有些人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一样,他并不知道你在为他哭泣,就像你并不知道世界上有一个人在为你哭泣一样。

    我们从一无所知,到自以为知晓了所有的一切,大多数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很害怕走出去,他们不知道何去何从。

    少有人有一个全知全能的人生导师,指引着他成长,在他的成长过程中给他指明方向。大多数人都在跌跌撞撞中成长,他们成为人们眼中的好人,他们成为人们眼中的坏人,他们说的话被别人所篡改,在别人的世界里,他们成了另一个人。

    白少阳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绵长的梦,就像那溪溪沥沥的小雨,非常的温和,却是模模糊糊的。

    有的时候,人到底是在梦中,还是人生本来就是一个梦呢?

    没有人告诉他,但他学会了知识。他读圣贤书,知道做人的道理,孝敬父母,不与人争辩,谈吐得体,做事沉稳。

    做梦的这一天,正是自以为最失意的一天,他才二十二岁,却以为人生已经走到了绝境。

    有时候做梦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能够重新梳理人的思维,在梦的世界里,可以肆无忌惮的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就像秘密只能自己知道一样。

    在梦的世界里,白少阳可以肆无忌惮的发挥自己的想象,做他任何以往做不到的事情。但这一次,梦境中的故事就像是自动发生的一样,完全的不受他的操控。

    这是一个几百年前的时代,古老而富有韵味,男耕女织,生活节奏缓慢,小孩笑容可掬,老人慈眉善目。在路上绝对看不到急匆匆追赶的人,他们的生活节奏很慢,他们并不着急着做什么事情,他们用最笨最愚蠢的方式在生活着。

    白少阳梦见了自己成为了古代的一个乡村少年,放牛放羊,生活悠闲自在,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不用看老板的脸色,不用整日挤公交车,也不用整日做梦都想着成绩。

    在潺潺流淌的小溪,一个面容白皙,唇红齿白,天真无邪,没有满脸忧愁的美少年背着一双手站在小溪旁。小溪的四边并没有人,只有这个少年站在这里,望着潺潺流淌的小溪,不知不觉却有了一丝感慨!

    “这小溪水究竟要流向何方?”

    “山外的世界究竟有多么的广阔?”

    突然,白少阳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一个可怕的问题,浮现在脑海里。

    “我是谁?为何站在这里?我要干什么?”

    脑袋像一张白纸一样,突然就停顿了,眼前所见到的世界,也是既熟悉又陌生。这究竟是什么地方?白少阳并不知道,他判断不了。

    一阵眩晕过后,白少阳突然从梦中惊醒,才发现手中紧握着一支笔,是这一支黑色水笔。

    我现在在哪里?刚才发生了什么?

    白少阳突然有些恐惧,也不知道刚才究竟是做梦还是亲身经历。

    “白少阳,怎么在上课的时候睡着了?”

    说话的是白少阳的班主任,一个中年妇女,她用手推了推眼镜,盯着白少阳看了一会儿。

    白少阳此刻完全懵了。

    我不是已经大学毕业了吗?怎么还坐在教室里?

    当白少阳思维混乱之时,等到老师走远以后,同桌推了推白少阳,在其耳畔轻声细语道:“你刚才睡着了!”

    白少阳柔了柔有些迷蒙的双眼,哈出了一口气,用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却是光滑和稚嫩的,与二十二岁青年的身份完全不匹配。再看了看自己的手,完全的一双小孩子手。

    我?

    口中想说的话,却怎么也没说出来,就像被噎住了一样。

    迈着摇摇晃晃的步子,全然不顾此时还在上课,而他身后的那些同学,随着他的走远也逐渐变得模糊不清。但并没有人阻止他,老师也诧异的看着他,但也没有阻止。

    每走一步,白少阳就觉得身后所有的人都在倒退,并逐渐消失不见,就像是坐火车时快速逝去的场景。

    走出教室,眼前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似乎曾经来过,却又觉得不像,这究竟是什么地方?白少阳清晰地记得自己曾经在村校上过两年学,但那时尚还小,记忆已经荡然无存。

    此时,突然有人喊了他一声,待到白少阳再一次回头,所有的一切都已消失不见。

    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条街道。

    哗啦啦…

    雨,悄无声息而来,把整个世界都迷蒙了,所有的故事都在雨中消失了。

    雨虽然下的很大,但白少阳身上却没有沾上一滴雨水,仿佛这雨是虚幻的,并不存在的。

    白少阳加速了脚步,想要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于是朝前方走去,路上行人来来回回,皆是行路匆匆,没有人理会他。

    走着走着,突然间就饿了,白少阳想吃点东西,可是雨这么大?到哪里去找点东西吃呢?口袋里又没有钱,谁会那么好心给他吃的呢?

    小的时候,爷爷常常用不好好读书长大当乞丐来恐吓白少阳,所以白少阳一直对乞丐有着天生的恐惧。总是害怕自己成为乞丐,所以白少阳总是拼命的学习,却不曾想,自己呕心沥血的努力,最终只是达到别人的一个起点。

    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填饱肚子才是真的,若不是因为肚子饿,白少阳真的会以为一切都是幻觉。

    但所有的店铺都关着,没有一家店铺开着,想要吃一点东西的想法都成为了奢望。

    人三天不吃东西不会饿死,但白少阳却觉得自己已经快饿死了!一度出现了幻觉,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里面的那个小女孩一样。又饥又渴的白少阳甚至觉得自己还不如卖火柴的小女孩。

    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街道,从装潢上面看繁华程度令人咋舌,只是却不知为何没有一家店铺开着。所有的门都关着,没有一家开着。

    走着走着,白少阳居然在地上发现了一个狗盆,狗盆上面还有半个馒头,此时白少阳两眼冒出了金光,这哪里是什么馒头呀?那分明是救命的药!

    沦落到与狗抢食,这是白少阳从未想过的!

    人为财死,兽为食亡!

    狗也不是好惹的呀!但这狗或许是因为看到白少阳实在太可怜了,居然颇为讲理的摇摇头走开了,走之前还用它的前腿把狗盆往白少阳面前推了推,似乎在说:“看你够可怜的!就赏赐给你了!”

    白少阳感动的没话可说,只是可惜狗听不懂人话,要不然白少阳非得让它留下电话号码,改日再谢救命之恩。

    吃了大半个能够打晕人的馒头,白少阳头终于没有那么晕了,走起路来也不摇晃了,只是这究竟是什么地方,白少阳却实在搞不明白。

    走着走着,白少阳突然发现了一家店铺居然开门了,那还费什么话呀?进去看看呀!最好问清楚,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白少阳二话不说,迈腿进入店铺,那店铺的灯光能够亮瞎人的眼睛,也不知道是哪个坑爹设计师设计的。

    白少阳一进店铺,便四处寻找老板,在搜索一周以后却连半个头发毛都没看到,里里外外前前后后,都找了一个遍,实在是没有。

    莫非人间蒸发了?

    不过在诚信扫码时代,店铺里没有老板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毕竟还有摄像头呢!这要是偷了东西,逃到天涯海角都得给你找回来!

    这是一家普通的超市,就是一般的那种超市,超市里有的东西,这里一应俱全。

    白少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准备扫码支付买一些吃的,却发现没有了信号。

    还好,口袋里还有一些零钱,选好东西以后再把钱放在柜台上面,这也不算偷东西啊!

    火腿肠,面包,牛奶…

    先吃一点补充能量再说!

    吃完以后再搞清楚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等等…

    这面包的生产日期怎么是2066年8月6日?

    现在不是才2022年吗?

    拆开看了看,并用鼻子闻了闻,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白少阳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吃着吃着突然发现不对劲,因为白少阳发现在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

    “哈哈!不好意思!我会给钱的!”

    白少阳一脸尴尬的看着中年男子,可这中年男子却像没有看见他一样,在货架上面又重新的上了一次货,把旧货换下来,换上新的物品,全然把白少阳当空气。

    “喂!”

    白少阳喊了一声,可这中年男子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白少阳既失落又无奈,于是扯着嗓子又喊了一声,中年男子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真是见鬼了!”

    白少阳骂了一句,不经意见看到货柜上刚刚换上去的商品日期成了2068年的8月6日。

    按道理来说,超市里淘换一些过期的商品很正常,换上新商品的日期只是最新的,但像这么夸张的白少阳还是第一次见到。

    再回过头来看这个中年男子,发现他的两鬓多了几根白头发。

    虽然白少阳搞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这中年男子看不见白少阳这事却是真的。

    白少阳有些怀疑自己成为了隐身人!可是他从小梦寐以求的事情呀!可以随意的进进出出而不被发现…当然白少阳并不想做坏事,毕竟是守法的好公民嘛!

    别人看不见自己这倒是一件好事情!

    只是自己现在在的地方,究竟是什么地方呢?

    那些日期又是怎么回事呢?

    太多太多的疑惑困扰着白少阳,他那个小小的脑袋怎么想的明白那么多问题!

    此刻天色已经不早了,怎么说也得找个地方休息吧,如果别人真的看不见自己,找一个地方睡觉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至少不用担心被别人赶出来!

    也不管中年男子能不能听到,在谢过中年男子以后,白少阳便离开了店铺,又重新回到了大街上。而此时的大街,已不是原来的样貌,一切又都发生了变化。

    刚才明明天色已经黑暗,从小超市出来却发现现在天又亮了起来,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的,这让白少阳彻底的凌乱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此时路上已经多了许多行人,这些行人看起来正常多了,白少阳决定上前去问一问。

    “叔叔,请问这是什么地方啊?”

    白少阳逮到一个人,便上前去询问,可是这人却像没听见一样,摇了摇头给了自己一巴掌,自言自语道:“莫非我出现了幻觉?刚才明明听到有人和我说话?”

    白少阳彻底吓傻了。

    莫非我已经死了?看看自己的身体,也确实不是二十二岁的模样啊!

    不带这么玩的。

    虽然白少阳也曾看过一些,对于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也有所耳闻,可那些事情毕竟都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与自己相差的十万八千里呢!而此刻,白少阳开始意识到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并不是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

    可是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这么漫无目的的走下去,也总不是个办法,总得先找个落脚的地方才是。

    自己能看到别人,别人却听不见自己说话的声音,也看不到自己,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鬼嘛?一想到这里,白少阳顿时毛骨悚然起来。

    正在思索着,突然有一双手拍在了白少阳的肩膀上,白少阳只觉得双腿一软,顿时便没了知觉。

    ------

    ------

    对时空猎人来说,保持充沛的精力是他们工作最重要的部分,他们会跨越不同的时空去打猎。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束缚他们,他们可以行动自如的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但真正的时空猎人并不多。

    具体的说,只有不到十个。

    他们是如何得道和修炼的已经无从可考,他们喜欢驾驭别人的命运,他们喜欢故弄玄虚,把人从一个时代拖入另外一个时代。

    他们以上帝的视角,俯视这个世界,给小人物安排一个身份,安排一个时代,让他在这个时代成长、生活、历练…

    “大哥,你打算怎么安排他的命运?”

    说话的人是一个时空猎人,他以安排别人的命运为乐趣。

    “21世纪的人类,不都喜欢玩穿越吗?要不就让他穿越一次,至于哪个朝代嘛?这我还没有想好,你有什么高见吗?”

    “要不把他丢到王朝末年,这够刺激了吧?”

    “那么哪个朝代呢?”

    “那就看他的运气了!”

    “给他开金手指吗?”

    “那就看他的运气了!”

    “给他什么身份呢?”

    “看他运气!”

    ------

    ------

    白少阳穿越后的个人信息如为:

    个人身份:“乾国江阳城城主”

    记忆状态:前世记忆半消退

    语言读取:已获取乾国语言

    穿越时代:乾国乾元元年

    家庭主要成员:父母双亡,一个大伯,一个叔叔,一个堂弟,一个堂姐

    ------

    ------

    鼎泰六年,乾国国君陈鹤驾崩,传位给唯一的儿子陈列。

    第二年元旦陈列登基为帝,改元乾元。

    陈列登基以后,马上就恢复了以往那些被削掉职位的小藩王,让他们回到自己曾经治理统治的城池继续上任。

    白少阳因此得以回到江阳城,借着祖上有功于乾国的功德,白少阳被封为江阳王。

    刚刚莫名其妙穿越,还没有缓过来的白少阳,马上就被封为江阳王,这让白少阳有些难以相信。

    刚从监狱被拖出来,白少阳还来不及思考,就被两个兵士按进了马车。

    “请江阳王即刻前往江阳城就藩!”

    “可是!”

    “请江阳王即刻前往江阳城就藩!”

    这一次,两个兵士的声音更加洪亮,不容拒绝。

    “我真的是王爷吗?”

    白少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壮着胆子问了一遍。

    毕竟能够穿越成为一个王爷,这是血赚不赔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