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杜月仙

    成为别人命运的主宰者,这既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又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只是和白少阳约过一次会而已,如日中天的公孙弘突然选择归隐,这是公孙弘的那些部下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至于他们究竟谈了什么,只有公孙弘和白少阳知道。

    成王败寇,至于原因究竟是什么,没有人会关心的,特别是对于失败者。

    白少阳全盘接手了公孙弘的部下,小叶村的族长叶坤也在白少阳的几波攻击之下选择了投降,最终归顺了白少阳。

    江阳城的大军阀公孙弘最先倒下了,白少阳所占领的领地扩张到了三个镇。

    经过几次整编,永丰镇和下溪镇划入了白少阳的门下。

    站在更高的一个维度看世界,确实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看着芸芸众生,白少阳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但尽管如此,对于未来局势的发展,白少阳也并不能自晓,因为此刻与他融合的只是一个虚拟的时空猎人,时空猎人幻化出来的另一个自己,就像是孙悟空的一根毫毛而已。

    但这已经够了,与凡人打交道已经足以应付了。

    没有人察觉出来白少阳有什么异常,但所有人都觉得白少阳更加强大,气场也比以往更足了。

    虽然站得高,看得远。

    但白少阳却没有因此而得意忘形,他时刻都记得把百姓的福利放在第一位,未来还有很多路要走,遇到的困难还有很多。

    白少阳不能停下脚步,他需要不断努力,在陈列驾崩之前,必须壮大自己的力量。

    乾国国君陈列的病情,正在往无可挽回的方向发展,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无法医治好他病情的太医们被一个又一个的处死,以至于宫中的太医纷纷逃亡。

    乾国摇摇欲坠,在风雨之中,就如一艘残破的船,随时都有可能被巨浪掀翻。

    特别是正在逐渐崛起的“锦国”更是一个大的威胁,锦国的建立者云飞卢原本只是一个游牧民族的头子,经常对乾国进行侵扰,掠夺乾国边疆地区牧民的牛马,后来一步步势力壮大起来,竟然建起了国。

    锦国虽不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各种建制正在完备,形成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自从锦国建立以后,云飞卢便以重金招揽人才,不少人才纷纷去投,故此锦国势力壮大很快。

    此消彼长之间,乾国一步一步的走下了坡路,而周边的国家趁势发展军备,蒸蒸日上。

    面对着内忧外患,建国200多年的乾国似乎已走到了王朝末日…

    朝廷的腐朽无能,造成了更多的藩镇割据,而藩镇割据又造成了百姓的流离失所,大军阀吞并小军军阀的故事每日都在上演…

    在百业萧条的江阳城,有一个地方却异常热闹,这个地方就是九玄茶馆。

    九玄茶馆。

    白少阳每一次来到这里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感受。

    九玄茶馆就像是一个古董店,里面藏着太多太多的秘密。

    奇人、怪人、武艺人、能人、还有一些本不该出现的人,都有可能在九玄茶馆出现。

    有些人若非亲眼所见,又岂会相信?这一次,白少阳在九玄茶馆见到的人足以令他惊掉下巴。

    这个人名叫“杜月仙”,确切的说,此人并非现实生活中的人,而是一本仙侠中的人物,仙侠中的人物穿越到乾国江阳城究竟是哪个意思?并且此人现在居然就在九玄茶馆?

    白少阳倒吸一口凉起,若非因为有时空猎人的护体,恐怕此刻已经晕厥过去。

    “杜月仙”是一个捉鬼高手,武艺高超,道行很高,为何会出现在九玄茶馆?

    看来这个九玄茶馆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打定主意之后,白少阳决定前去会会他,哪怕只是交一个普通朋友,说不定将来对自己也是有帮助的。

    只是这个杜月仙虽然与白少阳所知道的那个杜月仙看起来非常神似,但这个杜月仙却显得非常落魄,从穿着上来看,不仅没有半点仙气,甚至连半点活力都没有。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什么道行呢?

    “杜月仙!”

    在人群中白少阳喊了他一声,这家伙居然回过头来了。

    他挠了挠已经有半个月没有洗的头发,瞬间雪花飞舞,那场面相当壮观。

    “兄台!方才是你叫我?”

    “你叫杜月仙?”

    白少阳确认了一遍。

    “不错!我的名字就叫杜月仙?你怎么知道我叫杜月仙?”

    白少阳道:“久仰你的大名,没想到今日居然在九玄茶馆遇到你了!”

    杜月仙摇了摇脑袋,道:“不好意思,我实在有些记不起来了,你叫什么名字?”

    “白少阳!”

    显然杜月仙并不认识白少阳这个名字,更不知道白少阳是江阳城的大名人,于是便点头道:“原来是白公子!”

    “不知白公子找我有何事?”

    “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怎么就忘记了?”

    杜月仙尴尬的挠了挠脑袋,道:“我确实不记得了,只记得先前被人打了一棍子,不知不觉醒来便来到了这个地方…”

    “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白少阳心里暗喜,原来这是一个刚刚穿越过来的小白,于是便想套一下他的话。

    对于自己穿越的事情,杜月仙一脸懵逼,直到此刻还是不敢相信。

    “我非是我修炼的走火入魔了?”

    “莫非是我得道了?”

    世界中的杜月仙能够飞沙走石,隔山打牛,还能用意念操控物体移动,并且耍的一手好剑。

    而他最大的本领就是捉鬼非常厉害,不论多么凶残的鬼,只要被杜月仙碰到便手到擒来。

    白少阳二话不说,便拉着杜月仙离开了九玄茶馆,如此的人才,以他敏锐的眼睛,和充满智慧的思想综合判断,此人必定会成为人中龙凤,若能为自己所用,岂不是美事一件?

    对于自己已经穿越的事情,杜月仙者是一直处于木讷之中,但白少阳毕竟是自己在这个世界遇到的第一个人,所以对于白少阳特别信任。

    在一处小酒馆内,白少阳与杜月仙聊的热火朝天,既来之则安之,修道之人,四海为家,既然穿越到了这里,那就说明是命运的安排,杜月仙于是也就不挣扎了。

    “里真把我写得那么厉害吗?”

    听完白少阳的讲述,杜月仙差点高潮起来,他实在想不到,自己居然还是世界中的武林高手。

    “我们修道之人,是有那么一些道行,但并没有那么夸张!”

    “不过…以一敌十本领还是有的!”

    说完这话,杜月仙对着窗外来了一掌,瞬间一颗小树苗便倒了下去,而走在那棵小树苗旁边的一条狗当场被吓晕过去。

    通过展示自己的才华,白少阳更加肯定眼前之人必然就是杜月仙。

    “道长真是一身好本领!”

    白少阳大喜,能够得到杜月仙这样的人帮助自己,何愁大业不成?

    此刻的窗外,突然间热闹了起来,有一个声音传来…

    “九玄令出现了!”

    “九玄令出现了!”

    白少阳疑惑不解,自从来到江阳城以来,他便从未听说过有九玄令这种东西,于是也望向了窗外。

    只见在不远地方的一面残墙之上,一块玄铁深深嵌入墙体,人们纷纷指着这一块玄铁,面部表情皆是惊讶之状。

    莫非这就是九玄令?

    “走,看看去!”

    白少阳拉着杜月仙的手,出了酒馆,便急步向那地方走去。挤进人群,来到玄铁面前。

    一个老者捋着胡子,道:“老朽活了80多岁,也只看过一次九玄令,上一次老朽还是穿开裆裤呢!”

    老头说的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快讲讲,这九玄令究竟是干什么的呀?”

    “这九玄令是九玄门发出的江湖通缉令,或许有一场大战要开始了!”

    “九玄们?”

    百姓们纷纷张大嘴巴,望向了老者,这种状态一直保持着。

    “不错!九玄门是大乾国最为隐蔽的一个组织,能够加入此组织的人皆是武艺高强一个人,但这还不够,据说他们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另外一个身份?”

    “那是什么身份?”

    “这个老朽就不知道了!”

    众人纷纷失望的摇摇头,道:“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年轻人,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白少阳走上前去,拱手道:“老人家,你确定这是九玄令吗?”

    “不相信便算了,老朽也不想和你多费口舌!”

    白少阳道:“老人家,您误会了,我只是想知道这九玄令究竟有什么作用?”

    “九玄令是九玄门发出的通告,这说明他们接下来会有所动作,至于其他老朽也不清楚!”

    还未等白少阳阻止,杜月仙便急速上前,用手取下来了深嵌的九玄令,道:“装神弄鬼!我倒想看看,这九玄令究竟有什么厉害的!”

    老者脸色大变,道:“你居然敢取下这九玄令,难道你不怕死吗?”

    杜月仙淡定道:“有胆就让他来吧!”

    众人皆觉无趣,纷纷散去,毕竟在九玄茶馆,类似的把戏太多太多,并没有太多的人相信什么九玄令,而老者所说的话众人也只是当做是茶余饭后的笑话听听而已。

    不过,白少阳倒是觉得一个连鬼都不怕的人,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杜月仙在他心目中一直是一个英雄般的人物。

    有这个英雄般的人物在身边,白少阳也就觉得没有那么可怕了。

    “我真的穿越了吗?”

    杜月仙想要再一次确认,这一次她很认真地问白少阳,希望能够得到白少阳确切的答案。

    “不错!你现在在的这个地方叫大乾国的江阳城!”

    不用想,这自然就是时空猎人的杰作,或许是害怕这个世界太过无趣,所以时空猎人想玩一点有趣的。

    但杜月仙实在是一个非常富有正能量的人,有这样的人陪伴,一定不会有负能量出现,这是非常符合白少阳的价值观的。

    杜月仙是一个在武艺方面高能,生活方面低能的修行者,换句话说他是一个非常单纯的青年。

    在的世界里,杜月仙是五大高手之一,从来没有怕过谁,所以对于这个所谓的九玄令不屑一顾也是有原因的。

    “难道你就不怕吗?”

    “修道之人怕什么?我师傅从小就教导我,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欺我,百倍奉还!”

    白少阳挠了挠脑袋,道:“敢问你师傅究竟是谁呀?”

    “怎么连我师傅都不知道?”

    杜月仙用鄙夷的眼神看着白少阳,道:“我师傅名叫云中鹤,这个名字你不陌生吧?”

    白少阳听完云中鹤这三个字,再一次愣住了,因为云中鹤这名字他确实听过。此人是齐国的军师,不仅武艺高超,而且神机妙算,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据说座下弟子无数,不少弟子后来都已纷纷成为一方大咖。

    但是白少阳不明白云中鹤为何教出杜月仙这么愚笨的徒弟,看来世界里的故事还是有些不靠谱的。

    “既然你已接了这九玄令,想必九玄门的人就一定会找到你!”

    白少阳对于九玄门非常的感兴趣,此刻正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能够会一会他们。

    对于武侠世界的向往,一直是白少阳童年时期的梦想,所以白少阳非常喜欢看武侠历史,对于武侠历史中的人物的命运更是表现出来了极大的兴趣。

    一个武侠世界,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

    雨,悄无声息的来。

    没有传说中的飞沙走影,两个身穿黑袍,头戴斗笠的人来到了白少阳和杜月仙的面前,他们两个人的动作几乎一模一样。

    “请两位随我来!”

    说话的语气也一模一样。

    “我们是九玄门的使者,特此邀请两位!”

    白少阳与杜月仙相视一笑,他们早已做好了准备。

    两位黑衣人带着白少阳与杜月仙来到了一处幽静的宅子前,双手一邀,道:“请两位往里面走…”

    这院子,别有一番雅致。但白少阳却无心去品味这院子独特的韵味,只想知道会见他的人是谁。

    一个中年迈着方步,缓缓朝白少阳走来,他举着雨伞,面相温和,看起来不像是江湖人士,却像是邻居家的大叔。

    “那九玄令是你们取下的?”

    杜月仙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九玄令是我取下的!”

    “能够取下这九玄令却毫发不伤,你的内力颇为了得!看来…这九玄茶馆来了高手啊!”

    “你不会只是为了夸奖我吧?”

    杜月仙的回答差点把在中年逗乐了。

    “当然不是!九玄门沉寂了一段时间,恐怕江湖早已把九玄门忘记了,如今天下大乱,有妖人作祟,九玄门此番重出江湖正是为了匡扶正义!”

    “这么说来,这九玄令倒是召集令喽?”

    这中年看了看白少阳,道:“你这小少年,倒是挺聪明,你所说的不错!”

    “多谢夸奖!只是…不知九玄门接下来究竟有何动作?”

    中年道:“九玄门弟子散落在各处,九玄令一出,他们收到消息以后,必然会来找我,只等人到齐了,我们便可举义了!”

    “推翻腐朽的大乾,建立一个新的政权!”

    这话说的是非常有气势。

    白少阳拍了拍手,道:“好!说的好,不愧为英雄好汉!”

    中年道:“怎么小兄弟,莫非有兴趣加入?”

    白少阳道:“我不是习武之人,没有你们这些本事,加入你们岂不是拖累了你们?”

    “哎呀!小兄弟此言差矣啊!自古英雄不问出处,只要你有这份心,又何愁不能建功立业呢?”

    “我看你骨骼稀奇,相貌不凡,必然能够成就一番大事业!”

    白少阳很想说一句“操”,但为了表示尊重,还是把这个词语换成了:“过奖!过奖!”

    “我乃无名小辈,如何能够得到如此夸奖?”

    这中年哈哈大笑道:“若是连你这江阳王都成了无名小辈,又将置我们于何地?”

    本想低调一下的白少阳,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于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我这个王爷有名无实呀!”

    不论怎么说,江阳王的名头还是在的,所以白少阳的名气还是有一些的。

    “不知,这位兄台怎么称呼呢?”

    中年再一次望向了杜月仙,想要对他有更多的了解。

    “我叫杜月仙,是一个道士!”

    中年道:“我们欢迎各种人才的加入,不知杜月仙愿不愿意加入我们九玄门呢?”

    杜月仙看了看白少阳,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到答案,白少阳怂了怂肩并没有回答。

    “你们回去商量商量,考虑好了再告诉我!”

    于是两个黑衣人继续把白少阳和杜月仙送出了院子,除此之外,什么话也没有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