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暗算

    杜月仙的加入,使得白少阳郁闷的心情得到了稍微的缓解。

    平日里没事的时候杜月仙就练练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虽说不算是清静无为,但却实实在在做到了与世无争。

    只是杜月仙哪里都不去,由于他所练的武艺实在与别人不同,所以大多数人都知道他,大家都称他为杜道长。

    白少阳见杜月仙实在无聊的厉害,便打算让他招几个学生,也好让他那一身才华有传承者。

    能够一掌劈倒几十米外大树的杜月仙非同常人,毕竟真本事在那摆着,所以上门想求学的人不断,大多都是一些十一二岁的小童。

    因为年龄太大,已错过了最佳练武年龄,杜月仙并不打算招收。

    每个人活着都有属于每一个人自己的价值,在实现自己人生最大价值的这条路上,每个人的选择也不尽相同。

    但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谈论实现价值太过遥远,因为对他们来说活着本身就不容易。

    特别是对于小青年来说,想要谋求一份职业非常的困难,所以不少人选择给别人当保镖,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给别人当保镖的资本。

    迷茫的时代,垮掉的一代,最烂的一代,上一代人对于自己下一代的要求总是如此的苛刻。

    战乱年代的少年更是如此,他们过早地经历血雨腥风,他们早早地经历过屠杀,为了能够在这个时代活下去,他们不得不在年少的时候就做出抉择。这是在大时代背景下不得已的选择。

    一方军阀在占领一座城镇以后,他们会使出所有的手段,搜刮所有的财富,搜刮这些财富的目的是为了继续壮大自己的队伍,这样的日子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

    正当白少阳惆怅的不行的时候,突然听闻夜来香酒楼又再次开张了,老板娘就是曾经夜来香酒楼的老板娘玉红,现在称霸一方的大军阀。

    在家等请帖的白少阳一直没有等到玉红送给她的请帖,不免有些不快,不管怎么说此刻自己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居然就这样被无视了,白少阳觉得很没面子。

    阳光,暖暖,慢慢洒下来。

    白少阳缓缓闭上双眸,轻柔的靠在一张有软垫的椅子上,周边的人都已被他驱散。

    每到午时白少阳便喜欢用这样的方式独处半个时辰,这段时间,谁也不能打扰他。

    如一颗种子一般,沉浸在阳光的沐浴之下,他的身体被阳光渗透,每一寸阳光都沁入他的肌肤。

    所有的烦恼都已忘却…

    虽然紧闭着双眼,但他的眼前却还是一片火红,他的思绪不能够停下来,还在飞速的旋转。

    深深地打了一个哈欠,顿时便觉得全身都酥了,他有了一些睡意。可恶的阳光突然却又被乌云遮住了,想要沐浴阳光却不能如他所愿,像捉迷藏一般太阳总是躲起来。

    在白少阳的身旁,再也没有可以和他轻声细语的人,以往这个时候江元昊总是在他的身边忽来飘去,就犹如一个幽灵一般。

    虽然这个熊孩子很让人讨厌,但至少能让白少阳感觉到一丝趣味,只是如今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那些感觉。

    无趣!

    真是无趣!

    越来越无趣!

    白少阳对着天空发呆,仿佛并不能感觉到时间在流逝,而他目前所做的事情也愈发觉得很无趣。

    白少阳想要过改变,给这个时代带来些什么,要不然这样子实在太过无聊。

    杜月仙找到了可以消磨时光的事情,把平生所学武艺教授给那些充满了渴求的少年。

    他们的目光中总是充满了无限的遐想,也或许只有他们这个年龄的少年才会如此,对一切都充满着兴趣。

    夜来香酒楼!

    那是一个令白少阳难忘的地方,那个叫玉红的不寻常女子,她有着比大多数男子还要强烈的野心欲望。

    白少阳想去见见她,只是不清楚见面的时候该说些什么,能够成为江阳城的铁血军阀,玉红已遥遥领先大多数奋力拼搏的小人物。

    夜来香酒楼的开张酒宴,虽然并不在被邀请名单之内,但白少阳决定不请自来。

    决定去夜来香酒楼,白少阳并未告知身边的任何人,因为这不关乎任何人的事,只与他有关。

    夜来香酒楼开张的这一天,一个孤独者悄悄而来,当然白少阳也并非是空手而来。带着体面而又贵重的礼物,白少阳望着这灯红酒绿的酒楼,此刻内心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那一种波澜壮阔。

    站在门口迎接和接收礼物的下人,没有在名单上看到白少阳的名字,但是他们都哑然失声了。

    这些礼物难道还不能说明身份吗?

    总是喜欢骂男人薄情寡义的玉红,跟许多的男子都有所往来,故此看门收礼的下人也不敢多问什么。

    只是他们的内心却有了很大的疑惑,一个五六十岁的女人,为何会对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感兴趣。

    于是他们也只是笑笑而已,然后接下了白少阳手中的贵重礼物。

    “小公子客气了,请往里面请!”

    根据所送礼物贵重,看门的下人给白少阳安排了一个最为显眼的座位。

    白少阳也并未客气,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进入夜来香酒楼的宾客们如蜜蜂看到花蜜般的兴奋,特别是对于某些思想不纯的男子们来说,夜来香酒楼差不多就是人间仙境。

    他们纷纷按照自己的身份高低贵贱,找到一处合适自己身份的位置坐下。

    没有人因此而觉得有什么不满,对于身份的认可这样的观念早已植入他们的脑子。

    人是群居动物,他们很容易形成一个小的团体,然而找到自己所认可的价值观念,于是便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圈子。

    在白少阳生活的那个时代,人们把这样的圈子叫做“朋友圈”。

    一个圈子的人很难进入到另一个圈子,他们有共同的利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一个年轻而又颇有气质的少年,坐在显眼高位,身边又无人跟随。

    白少阳很快便吸引了一些喜欢拉关系,套近乎的宾客的注意。

    “小公子,不知怎么称呼?”

    一个面容慈善,膀大腰圆,留着传统胡须的男子来到白少阳面前打了一声招呼。

    白少阳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清茶,又缓缓放下。

    “那么…这位老爷你又如何称呼呢?”

    中年胖子大笑一声,道:“怎么,连我都不认识?”

    说话这话,中年胖子马上便转变了刚才的态度,道:“小公子该不会是来蹭吃蹭喝的吧?”

    白少阳本想臭骂这胖子一顿,但想想又觉得没必要迎来一场不必要的争端,于是便转而问道:“我孤肉寡闻,不曾听过你叫什么名字,还请告知!”

    此刻,不少宾客皆已落座,各自都相互打着招呼。

    不论是客套,还是拉关系,宾客们都在表面上极力的表现出热情。

    中年胖子道:“我叫张亦,是夜来香酒楼的常客,这里的头牌见到我都要对我客客气气的,你居然没有听过我的名字?”

    中年胖子的唾沫星子到处乱飞,其中的一部分甚至飞溅到了白少阳的脸上。

    此刻,白少阳体内的一股难以压制的内火突然燃起,令他不得不做出反应。几乎不受任何的身体控制,白少阳手掌上出现了一团虚火,这团火开始熊熊燃烧。

    只是轻轻一推,这中年胖子的脸居然被烧黑了一块,被无形之火所伤,中年胖子本能的跳蹿着向夜来香酒楼外飞速奔去。

    “这…”

    白少阳望着自己的手掌,嘴巴大张,几乎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杰作。

    明明没使劲,这中年胖子居然会被自己所伤,这让白少阳一直不能回过神来。

    过了许久,白少阳才隐约觉得自己周围变得嘈杂,待他缓缓转过头之时,方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一众惊恐的眼神所包围。

    白少阳环顾一周,发现皆是躲闪他目光的宾客,仿佛他的目光就是那可怖的闪电,只要被扫视到,就会被其所伤。

    众人的表情皆是一副惊恐之状。

    原本热闹的酒宴此刻也因为白少阳的到来而失去了原本的欢乐,此刻也再也没有人互相寒暄,都在躲避白少阳那一双能“杀人”的目光。

    在众人面前,第一次成为了一个异类,这是一种非常独特的感觉,虽说不上非常受用,但却有一种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快意。

    随后,这次酒宴的主角,夜来香酒楼的老板“玉红”从人群走来。

    她并未刻意躲避白少阳的目光,而是直接选择与其对视。

    是你?

    玉红一眼便认出了白少阳,她太清楚白少阳的容貌,牢记在心的人,又怎么会因为时间的关系,对他的记忆变得模糊呢?

    真的是你?

    玉红朝白少阳走来,动作很缓,每一步都走的很稳,只是等到快走近了却又突然停下了脚步。

    此刻,她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了变化,说不出是一种什么表情。

    你…来夜来香酒楼是找我的?

    玉红一字一顿问道。

    白少阳不置可否,道:“你看起来精神状态比你的宾客们好多了!”

    玉红点了点头,道:“你看起来也还不错!”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为了避免这种状况,玉红继续道:“我以为你不回来,没想到…”

    “你连请都未曾请,怎会知道我不来?”

    “一切都变了…”

    玉红所说的话意味深长,但并未继续补充,但白少阳明白她的意思。

    “只是没想到会在夜来香酒楼再次见到你!”

    玉红用轻松的口气道:“请大家继续就坐,刚才的事情皆是误会!”

    玉红说完这一番话以后,宾客们稍微安静了一会,又重新入了座位。

    喝酒可以没有情趣,但不能没有酒。

    夜来香酒楼的第一大特色便是江阳酒,江阳酒也是江阳城的特产,虽然江阳酒的度数并不高,但却非常有“滋味”。

    不论男女,皆爱江阳酒。

    所以,酒桌之上江阳酒必不可少。

    喝酒不仅可以交流感情,同时可以麻痹人的大脑神经。

    喜欢喝酒的人,总能通过喝酒酒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所以往往,这些人很难分辨出来自己究竟是因为志同道合而走到一起,还是因为酒而变得志同道合。

    玉红邀请白少阳就坐,一切都表现的很得体大方,没有什么令人觉得厌恶之处。

    一壶酒再一次摆放在了白少阳的面前,白少阳有一种错觉,似乎回到了周泉知府邀请他的那一场酒宴之上。

    只是周泉的酒量实在太差,不胜酒力…结果闹的他自己很尴尬。但白少阳不同,他的酒量好过绝大多数人。

    玉红喜欢以酒会客,这或许是出于曾经工作的习惯,但一个太会饮酒的女人总让人觉得有那么一丝不安全。

    白少阳刚要开口说话,便被玉红打断了,玉红笑道:“今日只管饮酒,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算我向你赔罪!”

    “你知道活人不说话有多难受吗?”

    “我知道,你恨我,恨不得杀了我,对不对?”

    儿女情长在白少阳那里不起什么作用,白少阳道:“今日还需把话说明白的好!否则别人还以为我欠你什么!”

    “江阳王…你又何必如此,莫非真要杀一个你死我活的?”

    白少阳道:“不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但恐怕你死在我之前是大概率事件!”

    白少阳此话一说,众宾客被震惊的纷纷又离开了座位,皆做出要退席的姿态。

    “都不许走!”

    “一个也不能走!”

    一个手拿长枪,冷眼冷眉的青年从人群中极速飞奔到人群之中,他的动作英姿飒爽,他的容貌超凡脱俗,他精气饱满,神采飞扬…

    他跑进来的那一瞬间,也同时带来的辽阔草原的英气蓬勃,他是霸道的王者。

    “不…许…走!”

    此人是谁?众人扶墙扶椅,皆被这气势若威慑,此刻,他才是最耀眼的明星。

    他长发飘飘,眼神能够杀死人,那张被精心雕琢的脸上找不到一丝瑕疵。

    “是你…”

    “这怎么可能!”

    眼前这人白少阳认识,不但认识,且还很熟,不过那却是曾经的事了。

    沧海桑田,任何人都经不起岁月的折腾,岁月就如那风沙一般,会把人的信仰埋藏入一望无垠的大漠之中。

    不!

    这不科学!

    白少阳的眼睛几乎已经爆红,似乎看到了极可怖的东西一般,眼前这人让他忆起太多太多。

    明明只有十七岁的年龄,此刻缺被这一瞬间的功夫塞入了半个世纪的记忆。

    白少阳此刻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究竟还是不是白少阳,这是极可笑的。

    一切仿佛都在倒退,眼前还算清晰的一切又开始变得模糊,然后快速的开始倒退…

    这青年快速刺出一枪,重重击在白少阳的胸口,白少阳体内的血如泉水一般喷涌而出。

    白少阳此刻已不知这究竟是在梦中还是真的中了一枪,但此刻他分明感觉到了一阵难以理解的疼痛在他的胸口开始扩散开来。

    血!

    白少阳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却依然无法阻止血流不止,按照这个速度,用不了多久,白少阳便会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白少阳缓缓闭上了眼睛,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常倚靠在一张躺椅上沐浴阳光时的快意。

    一个人追求什么不好,非要打打杀杀?

    等待死亡的那一刻,却无比漫长,比相信中的还要久。

    白少阳似乎听到了玉红的笑声,但却已经没有力气去细看。

    接着,白少阳感觉自己又被重重刺了一枪。

    终于,白少阳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感觉,整个世界也变得轻飘飘。

    很快,在众人眼前,白少阳已经成为了一个死去的人。

    玉红很得意的笑,并与那些所谓的宾客们在讨论着如何分赃。

    世态炎凉,白少阳的躯体还未完全“冰冷”,他们便理所当然的认为下溪镇和永丰镇已然是他们的领地。

    但,白少阳并没有死,那两枪还不足以杀死他,时空猎人并没有那么脆弱,也没有那么不堪一击。

    白少阳选择将计就计,等待着他们处理自己的遗体,只是白少阳想不明白,那个青年为何会出现,而自己又为何会“死”在他的手上。

    “呼~”

    “该死!”

    “若不是我替你挡住了这两枪,恐怕你早就一命呜呼了!”

    时空猎人很不满,对于白少阳的懦弱也表现出来了极大的鄙视。

    “那个青年究竟谁?”

    时空猎人的问话让白少阳也惊呆了,他实在想不通时空猎人居然也不认识他,这说明还有更厉害的人存在。

    “你不是时空猎人吗?怎么也有不懂的时候?”

    “或许还有另一股隐形的力量在操控着什么!”

    时空猎人也并非是全知全能,遇到更厉害的,也是无可奈何的。

    “该死!”

    “居然被暗算了!”

    被人刺了两枪的时空猎人元气大伤,此刻也无心去过问暗算自己的人究竟是谁。

    时空猎人神秘无敌的形象也被逐渐的掀开,一个又一个深藏的秘密和阴谋也逐渐浮出水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