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猫咪书屋小说网|2020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书库>历史军事>江阳王> 第五十七章 三军六阵的建立(一)

第五十七章 三军六阵的建立(一)

    杜月仙和牧凡聊的非常投缘。

    这事说明有些人天生就是比较容易聊的来,且这事无解。

    仿佛他们此前就是朋友,只不过是许久未见,所以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有了杜月仙和牧凡这样的人才加入,白少阳也逐渐开始觉得自己有了更大“能量”,此时正是吸引人才的时候,所以白少阳对于这些奇奇怪怪的人才就没有过多苛刻的要求。

    能为己所用这才是关键。

    在能力方面,杜月仙和牧凡自不用说。

    他们都是非同凡响的顶级高手,但他们并未有过带兵打仗的经验,更没有大将军的威严,这是实话。

    所以,对于这两个人白少阳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带兵打仗可不是儿戏。

    历史上不乏很多有能力带兵打仗的将领,他们往往能带领部队打的敌人闻风丧胆,毫不夸张的说,有些大将军只要大喝一声,就能直接把人吓死。

    张飞暴喝一声吓死夏侯杰的故事便广为流传。

    三国演义中,写到刘备为避曹操而逃,却被曹操追上,此时情况非常危急,当时两军于当阳长坂坡相遇。

    由于曹军势大,刘备军被轻松击败,几乎是溃不成军。在战乱中,糜夫人与幼主刘禅被曹军围困,竟然不知所踪。

    后来便有了赵云在万军之中七进七出,救出幼主刘禅。

    张飞在当阳桥前,以一人之力抵挡曹操十万精锐,以保证刘备的安全撤退。

    而在这次对峙中,张飞只用了一声大喝,就将曹操身边的部将夏侯杰吓的肝胆俱裂,坠马而亡。

    虽然这只是一个典故,但白少阳认为,作为一个大将军就必须要有这样的勇猛性格。

    历来名将都熟读兵书,并且心中有着滔天的谋略,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带领部队打胜仗。

    但如果只是一个莽夫,不懂得用策略的话,在战场上往往会死的非常惨的,不仅如此,如果犯下低级错误的话还会害死很多无辜的士兵的,这样的武将往往不能担当大将。

    白少阳从未正儿八经的去清点清点自己究竟有多少家底,以至于自己究竟有多少人马,或者说有多少手下,又或者说有多少忠诚于自己的部下,这一切都是一个迷。

    但牧凡却在这方面非常感兴趣,他倒是非常有兴趣想知道这方方面面的事情,有这么一个能够体贴入微的左膀右臂,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年轻人嘛,总是要给他机会的!

    因为年轻,所以有改正的机会,年轻人总是要让他历练的,白少阳正准备打造一支年轻的军队,一支充满活力的军队。

    那木国的勇士们,是最先经过考验的第一批勇士,他们有着弥足珍贵的宝贵作战经验。

    他们的体内有着天生的作战热血,他们是最豁达敞亮的人,如草原上的野狼一般凶猛。

    他们亦也有温柔的一面,对待朋友非常热情。

    当然,他们也是最血腥的人,对待侵略者是毫不手软的。

    现在那木国军队拥有的这一种优良品质,被深深植入到了白少阳的大脑里。

    “死而复生”的白少阳给这个时代的人们带来的震撼力是有着极强冲击力的,对于这些普通老百姓而言,这属于理解范围之外的事情。

    或许,王就是王,总是与普通百姓不同的。

    李彪、张虎、刘麻子三个归顺白少阳的山贼对于杜月仙和牧凡的加入显得却是很冷淡,他们认为杜月仙和牧凡是来抢夺自己位置来的。

    谁家孩子不争宠?

    怎么也得讲究一个先来后到吧?

    只是现在还没到封爵封侯的时候,所以李彪、张虎、刘麻子三人也就没有把内心的不满情绪全部发泄出来,毕竟从良的山贼也是需要脸皮的。

    但年少轻狂的白少阳显然还不能理解这方方面面的事情,有些事情了解的越深,越发会觉得自己是那样的无知。

    所谓察言观色,向来只是社会下层人士对于社会上层人士才有的。让一个高高在上的王去看自己下级的脸色,这是绝大多数人难做到的。

    杜月仙、牧凡、李彪、张虎、刘麻子等比较被白少阳看中的高级别人物站立在白少阳面前,在前方的一块平坦校场上面整齐的站立着三千混编大军。

    在大军之中也不乏有那木国的中高级别将领。

    白少阳想要讲话,把自己的满腔热情告诉这些将士们。

    真正看到几千大军时,白少阳突然对自己脑子里即将要讲的话产生了怀疑,因为白少阳突然觉得自己的气场可能镇不住这些虎狼之师,但作为一个身份高贵的落魄王爷,白少阳又觉得自己又必要把自己心里该说的话都说出来。

    此刻,白少阳突然又怀念起公孙弘和李鼎霸他们,如果有他们在这里,白少阳一定会轻松许多,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紧张。

    气氛还是需要酝酿一下的,白少阳揉了揉眼睛,脑子里在飞速旋转着,此刻非常想有一个可以给自己写演讲稿的军师。

    十几个当作传话筒的大胖子早已经准备好,他们齐刷刷站立成一排,等待着江阳王的训话。

    白少阳润了润嗓子,望着属于自己的三千大军,激动的差点从台子上面跌落下来。他的手缓缓的抬起,然后缓缓从自己的眼前像轻盈的燕子一样滑动过去。

    我,白少阳,江阳城城主,受朝廷委派...

    说完这句话,白少阳还特意交代这几个传声大话筒务必把这句话说的轰轰烈烈一些,特别是“受朝廷委派”这五个字更是有必要多说几遍,声音要大,感情要深。

    “作为一城之主,本王殚精竭虑,夜不能寐,天天想的都是如何为发展计,如何为百姓想,却不想被贼人所迫害,以至于本王不得不暂时逃离江阳城。所谓故土难离,本王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有朝一日能够重回故土,回到江阳城。”

    “然而...残暴的军阀,他们为了权势居然将江阳城祸害成一块战火弥漫的人间地狱,本王能够坐视不管吗?”

    “本王能吗”

    “不...本王不能!为了江阳城的百姓,舍得一身剐,也要把那些腌臜的土军阀一网打尽,还江阳城百姓们一个安宁的朗朗乾坤!”

    说到此处,白少阳停顿了一下,哽咽了一会道:“本王知道你们苦,你们累,甚至还会有牺牲,但是你们放心,只要把江阳城平定了,本王一定论功行赏,奖罚分明!”

    “你们的家人也会因此而获得荣耀。你们的孩子也会因此而获得优待,你们就是江阳城的功臣,江阳城的主人,但是现在我们必须要把盘踞在江阳城的大小毒瘤扫除干净!”

    几个移动传声筒把白少阳所说的话一字一顿的传遍整个“校场”,声音振动的整个校场都开始颤抖起来。

    下面一时之间竟安静的如没有半个人影一般,一片寂静。

    随后有一个小士兵如离弦之箭冲出队伍,直奔校台,但很快便被护卫拦住。

    “放开他!”

    白少阳对拦住的护卫大声呵斥。

    “你对本王有意见?”

    小士兵也不说话,脸憋的通红,嘴里的话又生生吞咽下去。

    说!

    刘麻子瞪大眼睛看着这个小士兵,道:“莫非你要搞行刺?”

    杜月仙态度温和一些,道:“江阳王,此人敢于在王爷训话之时冲破人群,必然有不得已的苦衷!”

    牧凡跟着点头表示认可。

    白少阳并不说话,看了看李彪和张虎二人,道:“不知你们有何见解?”

    李彪张虎两人相视一愣,李彪先开了口,道:“按照绿林中的规矩,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以下犯上之事一律都按江湖规矩处置,只是如今我们是正规军,不再是绿林中人,究竟该如何处置我也不清楚!”

    张虎道:“李彪所言不虚,如此狂妄之辈本该重打三十棍,但江阳王仁慈之心古今罕至,究竟如何处置,还得江阳王拿主意才是!”

    白少阳道:“如此冒冒失失,有违军容,将其拿下交由…”

    交由…

    说到这里,白少阳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也正是这个冒冒失失的小士兵才让他想到此问题的严重。

    不论是奖罚措施,或是一个军队该有的体系,甚至是连最基本的军人条例,这些基础的东西都未构建。

    把这小士兵交给哪个部门来处罚这成了一个问题。

    “穿越不可怕,就怕穿越之前没文化。”

    “我去!”

    白少阳居然因为没有一套合理的奖罚体系,而不能对这个小士兵有任何的处罚。

    虽然白少阳贵为一个王,但用江阳王的头衔来震慑这个小士兵未免有些不地道。

    历史经验告诉白少阳,要士兵守法,用法来治军,前提必须要有一套完备的“法典”。

    然而,在这一方面,几乎是一片空白。

    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为了今后能够更好治军,否则扯着虎皮来为自己错误求情的事情便会经常发生。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老祖宗的教诲总是没有错的。

    此刻,场面一度陷入尴尬。小士兵虽有说不过去的错,但也不至于在众将士面前随意将其问斩,否则白少阳很容易就会失去军心,只是若就此放过,又显得太过不严肃。

    一时之间,白少阳也显得有些拘谨,不知该如何是好。

    正无奈之时,一部法典神奇的进入了白少阳的脑海里,这种感觉并不突兀,非常适宜。

    融合了时空猎人十分之一躯体和十分之一思想的白少阳,逐渐能够透悟异界时空的东西。

    这样的感觉此前并没有太多,亦没有此刻感受那么深。

    瞬间的回眸,脑子里居然便已有了一部“法典”的大纲架构,这是非常玄奇的。

    由于,白少阳的军队还没有一个完整的编制,根据脑子里的这部“法典”的提示,给白少阳指出了一个非常合理而又正确的方向。

    “给予记过处分,并关禁闭!”

    虽说这个处分比较温和,有些不痛不痒,但将士们均也能感受到江阳王的威严。

    白少阳望着底下的将士们,继续道:“本王对于扰乱军纪者绝不手软,但对于有功之人也绝不会吝啬!”

    “来人!”

    随着白少阳的话音落下,在十几个彪形大汉出现了,他们抬出了一箱又一箱的“金疙瘩”。

    这是江阳城极少有人见过的,来自另一个时代的--“马铃薯”,俗语“洋芋”,又名“土豆”。

    “土豆!”

    一种神奇的食物,不论你是煎炒还是蒸煮,都能让人欲罢不能。

    土豆是白少阳的最爱,自从掌握了土豆的独家培育种植秘方后,白少阳一直没有停下种植土豆的脚步。

    用土豆来拉拢人心,虽然并不靠谱,给这些兵士一点甜头,也能表达白少阳的爱民之心。

    不仅仅是底下的那些普通士兵,就连杜月仙、牧凡以及李彪、张虎、刘麻子这几个级别更高一些的将领也未见过“金疙瘩”。

    “这是…”

    白少阳望着惊呆的现场,道:“这叫土豆,是本王犒劳众将士的,已经煮熟了,请众将士们品尝…”

    随后土豆被分发到众将士手上,大伙面面相觑,竟都不敢食用。

    胆大的士兵忍不住尝了一口,随后表情就僵硬了,眼睛闭上,体验这种美妙的感觉。

    土豆…

    拉进了白少阳与这些将士们之间的感情。

    在众将士大快朵颐之后,白少阳宣布了几道临时任命和改革。

    首先定把大军分为三军六阵,三军为:

    江阳步军、江阳马军、江阳骑军。

    每军为八百人。

    六阵为:

    陈皮阵、半夏阵、枳壳阵、麻黄阵、狼毒阵、吴茱萸阵。

    每阵为百人。

    另外白少阳还特意独立出来一个部门,这个部门只听从他命令的“亲军”,人数为三百人。

    为了避免杜月仙、牧凡、李彪、张虎、刘麻子以及原那木国的高级别将领之间造成隔阂,白少阳并未把大权交给任何一方。

    分权是必须的。

    哪怕是与自己身边最亲的人。

    一个萝卜一个坑,三军六阵都已有了统帅者,唯独最为隐蔽的“亲军”统帅的职位被白少阳空缺出来。

    这个作为隐蔽的亲军统帅职位,是离白少阳最近的人,自然也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权利和地位。

    总的来说,白少阳将会对自己的队伍进行一个大的整编,并逐渐令其规范起来。

    因为所有的职位任免都是临时的,所以也就不排除“能者上,庸者下”这样的情况的出现。

    有了这样的一个清晰构架,军队便开始进入到了整编阶段。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