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准备好撤?

    梁大鹏呢,这个时候有一些惊讶的说:“队长那样说起来这个事情还是相当的麻烦的,有成为悬案的可能呀。”

    李磊很是自然的说这个当然了,我看这个事情真是有可能成为悬案的。

    其实这个事情一开始我就说没有那么简单,这个事情一开始发生的就比较的让人感觉到疑惑,那个像我为什么会离开呢?匈奴在城堡里面算是比较安全的,其实一开始我就怀疑有内鬼,你知道吗?

    但是呢,内鬼到底是谁不知道,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内鬼是什么样子的人。但是呢,我怀疑这其中有内鬼,我怀疑一是他们兄妹三人中的一个人做的内鬼,但是现在你想一想林如海的弟弟妹妹都被干掉了,他们两个会是内鬼吗?这也不好查呀,因为人已经死了,再想查的话几乎就是没有可能查下去了,那么这个内鬼是林如海吗?

    不好说呀,因为现在这种情况看他继承邻家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就算他们家老爷子在外面有私生子私生女什么的,那也不太可能能够阻碍林荣海继承家族的财富,这一点呢基本上没有问题,所以说呢他更没有必要做这个事情啊。

    因此呢,我就有点想要推翻自己的怀疑,到底是不是内鬼做的,但是偷这个香炉他肯定是非常熟悉城堡的人,就算不是内鬼的话,那和林家的关系应该也是非常。的那种正常是林家熟悉地形的那种人。

    所以说呢,在这样的一个问题上面呢,我到现在也是在琢磨这个人是谁,但是没有线索,然后这个人做事情太老道了,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在现场,就像那个香炉居然是出现了一样,而且那个香炉现在在意大利,好家伙,等一等吧,这个事情至少要先等杰克回来,然后才综合一些条件来推断这个项目到底是和什么人有关系。

    但是现在对于整体的这个案子来讲,我没有信心,我一点信心都没有啊。

    尤其是说现在现在这样的一个情况呢,怎么样说呢,反正整个事情都是比较的紧张的,一触即发,林如海这个人呢,怎么说不敢说是胸无大志吧,这时候他还有自己的志向的,但是他的志向和他的野心是不成正比的,你知道吗?尤其是说他的志向和他的野心,加上他的能力是不匹配的,他的能力不够支撑他的志向和野心你知道吗?

    就是这种情况,所以说呢一开始林大木就不太想把自己的产业转给林如海,这也导致了林间呢比较被动的一个局面,如果林达木能够早早的确定自己的大儿子林如海就能够继承自己的家族的话,那其他的一切可能都好说,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呢就是说,怎么说呢例如。

    还是想要继承林家这样的一些财富,但是呢,结果可能比你们想的要复杂的多,林如海没有能力呀,这是林英大墓为什么一直犹豫不定的原因,但是现在不用犹豫,到现在林家的嫡系传人只有林如海一个人了,所以说呢就非他不可了,这种情况呢,我觉得其实是比较危险的,如果有林大木在的话,那他可以压制一些情况,但是林大木一旦不在了,林家分崩离析也就是很正常了。”

    顺子跟的就说:“队长你不是说琳达木是死而复生吗?他根本没有使他只不过是假死脱身,这个时候林大木好像活得好好的呀,我也见过了岭南路了,虽然他的脚趾头身上非常,因为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这个老爷子身体还算是可以啊,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

    李磊笑呵呵地说:“这也许这个造影法呢,也许是林大木自己放出来的一个小的消息避免呢,林家被其他的人惦记,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呀,像是林大木这个年纪的人。不能够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还说自己克隆了一个自己本人呢,这事情值得相信吗?也许是也许不是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他一定就说的是真的。”

    梁大鹏呢,对这个问题呢,本来还是深信不疑的,这个时候他就跟着说:“队长啊,你要这样说,警察那边怎么样骗过的警察那边不是也是说了当时间是证明确实是林大木本人,如果不是林打木本人的话,那么验收报告可能宣布林大幕死亡了,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要是不能从那边这点职业道德还是有的吧。”

    叶明毫不犹豫的就说:“这个很难说呀,职业道德很厉害,我说职业道德开玩笑,大朋友你在我们这行玩的也不是一年两年的对不对的,这样那个情况下你告诉我什么叫做职业道德呢,你那慕自己假死脱身的时候,他就收买了苏格兰塘那边的人还把办理遗产继承的警察给整到国外去旅行了,这就是职业道德吗?

    开玩笑,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任何的职业道德都是可以交换的,你知道吗?

    忠诚啊,这个事情呢,只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如果给你足够的筹码的话,那相信愿意背叛的人还是很多的,他既然能够做第1次就能够做第2次验收报告的人,他就不能收买吗?

    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至少在资本主义这边呢,基本上任何的一个事情呢,都是你买流量的,只要你给够钱,基本上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如果有的话那是因为你给的钱不够。所以说呢,在这样的一个问题上面呢,任何人都值得怀疑,包括你们两个,刚才我和杰克他们说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也说了,包括你们两个我都怀疑。

    甚至呢,马上就哭天抹泪的说这个队长,你让我们太伤心了,我们两个可是你忠实的部下,你居然怀疑我们两个闻着伤心听着流泪呀,甚至甚至也就是跟着大哭起来,但是哭的样子也挺假的,连三岁小孩子都骗不了,反正呢就是和演戏差不多了,而且是拙劣的演戏那种,很显然呢,甚至对这个事情呢,并不怎么样放在心上。

    怀疑因为这个事情怀疑的人多了去了,甚至呢就根本不在乎这种怀疑,梁大鹏呢也是跟他说,队长你在怀疑我们两个确实让我们伤心呀,我们两个可是你的忠诚不下这一点毫无疑问的咱们还是老乡,你怀疑我们两个这说不过去呀。李雷呢,这个时候哈哈大笑,说我们作为一个侦探,你们难道就忘记了怀疑的精神了吗?

    我们作为一个侦探,任何的一个疑点呢,都是有可能会被怀疑的,这一点毫无疑问,所以现在我说怀疑你们两个也是很正常呀,抛砖引玉而已,就是告诉杰克他们,我对这个案子呢,现在开始保持了怀疑的态度,任何人我都怀疑,就算你们两个是我的队员,我一样的怀疑。

    更何况他们两个呢,我这意思就告诉他们,他们两个也是我怀疑的对象,让他们做事情的时候要努力一些,如果不想自己被怀疑的话,那只记得找到凶手那是最好的了,如果找不到凶手的话,任何人都有值得怀疑的可能的,所以说呢,这些事情呢就不用太过斤斤计较了。

    有时候呢,你自己太过斤斤计较了,那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变化的,这一点呢,我想不是你们两个希望看到的吧,现在这种情况三个案子。复杂了,如果再发生一些什么变化的话,那这个事情就很难说,怎么样能够解决了。

    任何人都要怀疑,在真正的凶手没有抓到之前,我们任何的人都要怀疑,不一定怀疑是凶手啊,也许怀疑和凶手有关系,包括你们也可以怀疑我呀,这是一个震荡起码的原则,只要你发现蛛丝马迹的话,任何的人都可以怀疑的,就算是杰克你敢说和这个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也不一定啊对不对,所以说在这样的一个问题上面任何的人都值得怀疑,只是说你怀疑这个人是真凶啊还是帮凶啊,这个就很难界定了。反正就保持这种怀疑精神就够了,不然的话做侦探挺累的。

    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呢,我们自己真正的感觉到的就是那种我们内心的骄傲,他告诉我们怎么样去办这个案子,然后呢,我们就认定了一个方向,义无反顾地长下去。”

    梁大鹏这个时候呢。似乎若有所悟,点点头说:“这些啊,这个事情啊,你说我们这是怎么着了,我们怀疑我们要是怀疑错了呢。”

    李磊十分肯定地说:“可以出了就回去做了,背书了从头再来呀,快臭了总比不怀疑要好的多吧,对不对?

    所以说在这样的一个问题上面呢,你们要搞清楚,你要怀疑每一个人,杰克英子林如海,甚至说林大木他们都是值得怀疑的,只要是找到相关的线索的话,那我们就去离真相要快一步。

    我们是奔着,如果一旦有意外我们就直接撤退,我们没有必要一定把这个案子给搞清楚,我们安全第一知道吗?我们只要是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然后在这样的情况下才能查案子,如果连自己的安全都保证不了,还查什么案子呢,所以说在这样的一个问题上面呢,我们还是要努力的保护自己是最合适的,所以说查清楚事情的真相,这个随后再说了并不是我们一个人的事情,也不是我们这些人努力就能够做到的,看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线索发现。

    反正呢这个事情基本上现在也是一团乱麻的,如果考查清楚的话还好说,如果搞不清楚的话,那真的就是一团乱麻了。

    杰克和英子两个人,我估计也是有后手的,真的是和林家就那么直接的合作的话,未必都是真心的啊,大家不过是虚与委蛇,毕竟大家的目标是一样的。

    找到幕后黑手,林大木他们是为了报仇,我们是为留面子,当然这是在能找到幕后黑手的前提下啊,如果找不到的话,那这个时候,就真的很难说了,到时候该撤退还是一定要撤退的。”

    叶明有点没有把握,因此,撤退的事情还是一定要告诉自己的队员的,毕竟算是自己人,要照顾一下,不然到后来,直接的散伙,他们两个人没有准备好走人,那就不合适了。

    其实叶明做事情,还是很够意思的。

    梁大鹏呢,这个时候其实呢,还是有一些失望,他很无奈的说:“本来就想着这个事情呢,能够搞点钱的,顺便呢能够帮一下自己的朋友,但是呢,现在看起来很难说呀,听队长你的话你对这个案子并不是保持十分的信心呀。”

    这一点李磊倒是没有隐瞒,而是点点头说:“没有错,到现在看起来呢,我越来越没有信心了,如果一开始的话,我还是很有信心找到幕后黑手的,赚钱当然是很高兴的事情了。

    但是现在也不只是说赚钱的事情了,也是关系到我面子的问题,但凡有一点办法我都是想把凶手给绳之以法的,但是有些时候呢,这个事情呢,并不是说你想把犯罪分子称自己发就一定能够成自己法的犯罪分子,是什么人必须要有证据,就算不要有足够的证据,但是至少你也有,有证据证明某个人是呀。

    所以说在这样的一个问题上面呢,怎么说呢,很难搞清楚,这个案子牵扯到具体的一些恩怨,林达木对我们有所隐瞒,虽然他甚至要和我们合作,但是呢,他肯定无所隐瞒的,这样的话呢,我们小型破案就不是特别容易了,不过呢,我也想一想这个事情可以理解,家丑不可外扬,有些事情呢很难说清楚。

    林大木是我捡到过的最狡猾的一个人,没有之一,这家伙,不愧是能够在伦敦这边立足的人,没有两把刷子的话,那早晚是被人给吞并的。

    但是现在看起来,林家这样子的财富,那也不是随便弄到手的,一切应该都是有林大木的背影在的,这个老狐狸,值得我们非常的小心啊。”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